新闻 > 军政 > 正文

川普外交特色: 回归宗教信仰立国之本 为外交政策注入坚实基础

美国总统川普(右)和国务卿蓬佩奥(左)。

美国川普政府对华政策较前届政府相比已经大转向,最近在外交、科技、金融、军事等各方面频频出击,让北京政府从疲于接招到无法接招,不得不放软身段。美国学者认为,不管今年大选结果会如何,川普总统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美中之间的关系,甚至改变了欧洲和中国之间的关系。

那么,川普总统的外交政策有什么秘诀和特点?与往届美国总统相比,川普的外交原则有什么根本上的不同?本台「走入美国」主持人辛恬就此采访了两位美国学者专家,一位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前美国外交官、中国问题专家堪琵博士(Alicia Campi);另一位是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经典学家汉森教授(Victor Hanson),他们对以上问题从美国立国的文明基础的角度分析了川普总统的外交政策、对华政策背后的理念支柱。

川普政府的外交政策“是以宗教自由为先”的外交政策

堪琵博士说,川普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美中之间的关系,也改变了欧洲和中国之间的关系。他能做到这一点,跟他的外交政策原则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7月中旬受邀在爱荷华州(Iowa)的家庭领袖高峰会上,谈到川普政府所执行的外交政策时说,川普政府所执行的外交政策,“是注重以美国优先的国家安全外交政策、是以宗教自由为先的外交政策、是注重生命的外交政策”。蓬佩奥一语道出了川普政府的外交特色。

川普政府重新回到美国立国之本,把人权问题聚焦在宗教自由上

显然,川普政府的外交政策中,宗教自由占有重要的位置。一般人普遍认为,宗教自由是人权的一部分,但是作为学习历史的人来说,他们有不同的认知。堪琵博士表示,川普政府把西方国家80年来用于应对共产国家的人权议题,转变成了人权的一部分,重新回到并聚焦在宗教自由上。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其实人权的整个概念来自于某些宗教的传统。

汉森教授与堪琵博士有着不谋而合的认同,他说,美国之所以特别,是因为她的建国理念深受古希腊罗马的影响,拥有深厚的宗教基础。其实人们一直有争议,我们的立国之父们对宗教的信仰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大多数人都称立国之父们为「自然神论者」,他们相信神的价值。他们中有些人是虔诚的教徒,但即便有些可能不是,他们很多人也都是学者或科学家,他们认为「自然神论」是很重要的。

什么意思呢?比方说,你并不去教堂、没有洗礼或没有阅读《圣经》,但是你看到那些做这些事情的教徒,就认为他们是有道德、有价值的公民;这些人一般比较遵纪守法、或是以正面积极的态度生活,所以你就支持这种行为。很多立国之父就是这样的人,他们在谈话中经常提到上帝,他们谈到神的指引,但他们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虔诚的基督徒,而他们认同基督教的理念是很有价值的;他们不是强制人们去相信,而是提供一个国家的基调,这跟古典学的政治和政府管理理念是一致的。

所以美国先父们会说:我们是超越了人的,我们的权力是神授予的。绝大多数不是基督徒的人也明白基督教义对美国人的生活起到正面作用。这就是为什么说,美国传统的人权概念根植于宗教信仰。

二次大战后联合国建立,国际组织谈人权偏离了宗教信仰本身

那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偏离了美国的立国基调的呢?堪琵博士指出,那是在二次大战后,创建了联合国,人们发现,随着几十年过去,这些国际组织在谈论人权的时候,他们并不注重于宗教自由,而只是在关注其它方面,如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工作自由等等。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其中一个原因是联合国这样的国际组织里有各种文化和宗教背景不同的国家,如果注重宗教的话,有些国家认为自己的宗教高于其它宗教,会要求其他人都来信仰他们的宗教,就会造成文化冲突。

为了避免这种麻烦,那些国际组织就开始把人权的概念从关注保护宗教、保护教堂上,转移到了保护得到就业的权利、表达和集会的权利上了。然后,就去谈人们得到工作的障碍是什么,谈获得教育的机会,往后就是肤色问题、种族问题,再就是性别取向问题等等。然而所有这些都离宗教非常远。

共产意识形态渗透是导致人权抽离出宗教信仰的另一因素

其实,导致这种偏离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包括中共在内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国家对联合国和国际组织的渗透影响。主持人辛恬例举了两个她自己的经历。

一次是2001-2002年期间,当任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的前爱尔兰总统玛丽•访问斯坦福大学,作为于1998年首位对中国进行访问的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她跟中共政府签署了一项协议,“开展广泛技术合作来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辛恬当时采访罗宾逊时问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如何推动中国人民的人权?罗宾逊回答说,中共政府已经答应会合作,不过前提是不能公开批评中国人权问题,可以在台面下说。世界后来看到这种合作的效果了。

另一次经历是在2004年,纽约召开联合国大会,辛恬和几位同事申请了媒体证前去采访。一开始很顺利,后来突然说让他们进去。前去交涉,一位负责人在办公室接待了他们,当问到是否因为中共政府施加了压力,负责人突然伸出手指示意不要出声,然后把他们领出办公室才告诉说,她的办公室是被中共政府监听的。可见在16年前,中共政府就已经把联合国总部渗透到什么地步了。

川普政府回归人权到更传统的宗教信仰基础上

为什么川普知道应该把人权概念回归到宗教信仰基础上?堪琵博士认为,川普赢得2016年大选的一个主要原因,因为他获得了福音派宗教信仰者以及保守派犹太裔选民的选票。

堪琵博士说,国务院里有人权办公室,那么川普政府的人权办公室注重在什么方面?宗教。他拨款在国务院增设了宗教事务办公室,由布朗伯克(Sam Brownback)担任宗教大使,从宗教就延伸到了中国等一些少数族裔群体及宗教信仰者。因此,川普改变了有关人权部分的讨论,因为他把人权的概念带回到了传统的宗教信仰的自由权利。所以说,川普政府改了人权的定义,回到了更传统的宗教角度。

整个世界花了相当一段时间才意识到川普在做什么

川普刚上台的时候,中共政府认为他是个实用主义者。因为以前美国和西方国家领导人经常批评中共在劳工法、网络封锁方面的做法,而川普主要谈的是贸易这个具体问题。有些人就指责他没有支持那些抗议中共政府审查互联网,或者抗议中共钳制言论自由和选举自由。但是到了后来,川普就提起了宗教信仰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在前总统克林顿、布什时期就存在着,但那时不是人权办公室的重点议题,但现在成为了重点。因此,中共政府对宗教信仰的迫害也成为了川普政府施压的重点。

堪琵博士表示,整个世界花了相当一段时间才意识到川普在做什么。在他执政的头两年,人们批评他对中共政权太软弱。而现在因为他的政府在中共镇压少数族裔宗教信仰方面的恶行施压,使得欧洲国家也开始把这些议题结合在他们对华的人权交涉中。

有的国家甚至相信无神论,称信仰宗教过时了,我们国家没什么人去教堂等等,现在也不得不采取川普政府的策略。这是非常有意思的现象。甚至连美国的那些精英层,包括时政分析人士,都没有看懂川普在人权方面的做法。

中共方面原来也认为川普重商不重人权,但事实让他们大跌眼镜。其中一个突出的例子就是法轮功信仰,川普是这个信仰团体受到中共迫害21年以来首位在白宫正式会见法轮功学员的美国总统。

川普知道宗教信仰作为一种社会动力的重要性,符合美国立国之本

2016年大选,川普为什么能成功地吸引那些曾经并不积极参与选举的选民,尤其是福音派基督徒呢?堪琵博士认为,因为川普明白宗教信仰自由的重要性。虽然他过去的个人生活,尤其在媒体描述下的,并不是一个好的基督徒,但是这些选民看到了他们之间的共同点,也是川普侧重表达的共同点–宗教信仰自由。

而且在川普当选总统后,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川普从来没有说他只提倡一种宗教,相反,他跟各种与他个人无关的宗教团体都打交道,因为他意识到宗教信仰作为一种社会动力的重要性,这一点,也符合美国的立国之本。

堪琵博士说,虽然川普过着名人的生活,他却很了解无法拥有信仰自由的痛苦,为什么?他的现任夫人梅兰妮娅来自于一个从小就无法拥有信仰自由的国家,她的母国完全被共产党掌控,不允许有教堂。从东欧国家来的人,包括波兰、斯洛伐克,当国家转型成为民主国家或者独立国家的时候,他们那一代人、教堂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其实川普的第一位夫人来自于捷克,也是一个被完全压制宗教信仰自由的社会。

所以,川普受自己的家庭影响,知道除了要采取行动,宗教信仰是非常重要的,它是人们在困难情况下能够支持自己向前的一种动力,以及可能成为推动社会积极改变的催化剂,包括在政治、经济方面。比如在西方自由社会里,大多数人都会遵守贸易合同等具有法律效应的文件,因为你违法政府会罚款,但是人们遵守商业法的主要原因是,人们知道这是对的事情。而这种想法是来自于他们的伦理和道德原则。

中共不需要人拥有道德准则和宗教信仰

堪琵博士说,共产主义的问题就在于,它没有道德原则。这也就是为什么北京政府会无视《中英联合声明》这样一个国际条约,把香港当成中国大陆一个城市对待的时候,引起美国和西方民主国家这么大的反弹,他们真切看到了中共没有道德原则的真实本性。

这也涉及到国务卿蓬佩奥曾经提到的,美国与中共之间的意识形态区别,长期以来被美国政府忽视,但中共却从来没有忽视过。

堪琵博士认为,共产党把所有责任和决定都归于它的头领,所以个人就无法独立自己做决定或选择,因为你自己做决定就要能判断,这就需要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准则。但如果你不需要自己做决定的话,你就不需要道德或宗教信仰准则。这也就是为什么像中共这样的专制政权会不遗余力地镇压迫害拥有宗教信仰的人们。正是在没有道德或宗教信仰准则的情况下,有些中国人就变成可以不择手段地追求钱财和地位,无论怎么取得都没有关系。在中共专制统治洗脑之下,有些中国人变得没有是非观念了。

堪琵博士说,根据奠定美国立国基础的犹太基督教义原则,一个人如何取得钱财和地位的过程是非常重要的,其实这跟中华传统也是异曲同工的。中国有句古话说“盗亦有道”,即使小偷也是有讲究道义的,神对你的审判是以那个过程为基础的。这就是宗教信仰起到的作用,它给予你伦理道德界限,指导你作为个人、作为家庭一员、社会一员怎样过你的生活;它帮助你做出好的决定。

但是在专制政权的国家里,你不需要自己做决定,它也不让你自己做决定。因此,它就不需要你拥有道德准则或宗教信仰准则,这是危险的。因为这些准则会成为影响你作判断和决定的因素,而它们可能不符合当局的意向。这就是为什么所有的专制政权,要么完全摧毁或禁止所有宗教信仰,或者选择一个宗教,让所有人都得信这一个宗教,而我,高高在上的领袖,就是这个宗教的领头人。

按照堪琵博士的解释,我们不难得出结论,中国共产党是什么了。

川普懂得:顺从中共的喜好建立政府关系,对美国没有好处

堪琵博士认为,川普除了懂得宗教信仰对一个社会的积极作用外,他还懂得另外一个道理:他知道,如果让中方来决定他该跟什么样的人对话,对美国是没有好处的。比如中共不想川普跟台湾人交谈,不想他跟法轮功修炼者交谈等等。川普是绝对不会允许他的政府或他的政府机构,如财政部、商业贸易部等,被外国政府来规范、缩减机会、被告知什么行为被接受、什么是不能被接受的……

即便是对所谓“政治正确”的事,他也会坚持做该做的。比如最近关于美国军事基地改名的争议,川普坚持拒绝改掉一些用邦联将军姓氏的命名。他的坚持是出于他的原则。你在告诉我要根据你的说法来命名吗?不,我要在做决定前,聆听所有人怎么说,包括少数派的意见。

被川普任命为国务卿的蓬佩奥,之前担任国会议员,有军人背景。他刚加入美军的时候,第一次出兵就被派到当时的东西德边境。蓬佩奥曾说,一边是自由,另一边是共产主义,当时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责任。今天我的任务更加重大了,但不管怎样,我们今天所面临的威胁与当时相差不大,只是来自于不同的地方。当今中国共产党试图推翻全世界的自由。蓬佩奥后来担任过中央情报局局长。在他的这些工作中,会经常跟那些被压制的弱势群体打交道。

堪琵博士认为,川普总统任命一些像蓬佩奥这样的人担任重要的位置,他知道他们不会受媒体、那些占据优势的精英层的影响,应该跟谁见面、或者应该跟谁谈话,他们不会被轻易左右。相反的,蓬佩奥会去找那些他的前任因害怕中共生气而不会去打交道的人交谈,他不在乎中方生不生气,他觉得它们生气反而是好事。

回归以宗教信仰为原则的人权理念和立国之本,为川普政府的外交政策、包括对华政策,注入了坚实的基础,从而完全改变了美中关系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2/1492501.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