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大重整:达沃斯与消灭川普的阴谋

作者:

以下内容根据《废墟视频(Ramnant Video)》节目:“大重整:达沃斯与消灭川普的阴谋”编译:

2018年,在达沃斯论坛上,国际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宣告:”我认为川普政府是这个世界的一个危险,这个危险将在2020年消失。”

如果我告诉你,比尔·盖茨(Bill Gates),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阿尔·戈尔(Al Gore),乔治·索罗斯,查尔斯王子(Prince Charles)和红衣主教特克森(Cardinal Turkson)在山中聚集开会,要通过在新冠疫情的背后策划建立一个全球新秩序阴谋,这抑或是一个令人发指的电影情节,还是绝对真实的发生?请看今晚“编辑办公桌”:《唐纳德.川普与达沃斯的关系》。

你好,女士们,先生们,这是迈克尔·马特(Michael Matt),再次从《废墟报》的办公室来到你们身边。你在这里看到的听到的内容是无法从主流媒体得到的!世界上已有1800万人感染了Covid-19,新冠病毒,但是有1060万已经康复.这是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最新数据。换句话说,绝大多数新冠病毒患者完全康复了。这还不包含那些不知道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已经康复了的数百万人。

朋友们,我们需要有一个对话。我的意思是,让我们从病毒的始发点来真正弄清楚了解事实真相。新冠病毒不是一场骗局。好吗?全世界有超过65万人,大多数是老年人,已经屈服于它。这不是一个恶作剧,即使是我们已知的到处都在发生的偏差的死亡数据报告,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病毒。但猪流感H1N1也是,它在2009年夺去了50万人的生命。1968年的香港流感也夺去了400万人的生命。流感是个肮脏的东西。

现在,你还记得这些以前的疫情吗?可能不记得了。为什么呢?因为当时的媒体没有用病毒来恐吓我们,国家没有被封锁,健康人没有被隔离,学校没有被关闭,教堂崇拜没有被取消。为什么不呢?——因为新冠病毒是一个被彻底的政治化的病毒。

我们每天得到来自专家们相互矛盾的建议,且每周的建议都在逐渐演变得越来越荒唐。

福克斯新闻主播问白宫新冠疫情应对小组成员黛博拉·伯克斯(Deborah Birx)医生:”医生,您的同事福西(Fauci)博士最近建议说要带上护镜会更好,这是指除了什么以外?哦,您是指人们已经认识到到要带口罩这现实了!我们是否要根据福西博士所说的去寻找更多其他的保护装备呢?”

伯克斯女士回答道:”嗯,我已经看到了真正很多很好的面部保护品,我已经在全国各地都看到了。你们知道政府派我走访了14个州,我看到了从下而上很多令人兴奋的面罩,这些口罩有很多至下而上。我认为美国人民还是很富有创意的。那些其实是很直接了当也很容易制作。许多大学和那些有3D打印机现在做也可以真正增加生产,其他人也正在做面罩,面罩还可以用来做装饰。”

主播说:”是这么回事吗?医生。实际上没有人对装饰品真的感兴趣,我想知道面罩还是护目镜是不是我们接下来要听到的东西。”

这真的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我很高兴看到福克斯新闻台主播直接公开嘲讽这位女士。我的意思是人们正在失业,他们失去了他们的家园,他们因为这些失去了他们的精神健康,他们的孩子不能回去上学,他们不能去教堂崇拜,而这个妄想症的带着围巾的女人却认为我们会因为具有装饰性的面罩而开心?我想这是我们封闭的第170天了,可是专家说只需要15天来减缓传播?伯克斯医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鬼话吗?因为说法一直在发生变化,难怪没人把这些人当回事了。

朋友们,我们需要认真对待这个问题,我们要认真对话,这就是我们《废墟报》在这里要做的事。我们从三月始发时就一直在说,我们质疑的不是病毒,我不想感染病毒。我知道你们中的一些人的亲人和朋友因为感染病毒而去世了!我认识不少人,现在也染上了病毒,但我还没听说我认识的任何人死于病毒了。感谢上帝,他们都从病毒中康复了。

从来都不是病毒的问题。问题是,利用疫情来大搞政治,这才是问题所在。新冠病毒疫情真的让我们所有人有理由来认真关注未来,他们不是在玩游戏。

拜托各位,这是不会消失的,你们可以不信我的话。反正我也不指望你们会这么做。那让我们来谈谈瑞士达沃斯论坛。在这里,世界各国领导人都承认我所说的,这是一个特洛伊木马,现在在达沃斯,他们称之为“大重整(The Great Reset)”的计划将在2021年1月开始。如果你想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学校可能很多都不会在秋季开学,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你戴着那个没有人性的面罩,甚至在自己的车里还戴着,那看看达沃斯论坛。

现在是历史性的时刻,不仅要对抗严重的病毒,还要塑造系统。“达沃斯论坛的发起人和董事长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如此说。

威尔士亲王查尔斯王子:“我们有一个独特的,但迅速缩小的机会之窗,来吸取教训,并使我们自己重新走上一条更可持续的道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言人:”是什么让历史把这次危机看作是重启的大好机会呢?”

联合国祕书长安东尼·古特雷斯宣称:”伟大的重整是一种可喜的认识,这种人类的悲剧必须是一个预警信号”

万事达卡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阿杰帕尔·辛格·班加(Ajaypal Singh Banga)说:”世界上的问题适合于一个三角形的三面,这是一个对多个,人对自然,是长期的不幸的对短期的不幸。”BP美国首席执行官伯纳德·鲁尼(Bernard Looney)称:“任何复苏的刺激措施都应该附加绿色条件。

英国格兰瑟姆气候变化与环境研究所(Grantham Research Institute on Climate Change and the Environment)主席尼古拉斯·斯特恩勋爵(Lord Nicholas Stern)说:“我们必须在未来20年或30年内大幅改变我们的经济,未来10年绝对是决定性的。”

中国绿色经济委员会主席、G20绿色金融研究小组共同主席、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说:“复苏必须比以往任何一次复苏都要绿色。

微软总裁布莱德·史密斯(Brad Smith)称:“然后我们需要结合新的举措,让更多的人掌握他们所需要的数字技能。”达沃斯论坛的发起人斯瓦布还宣称:“我们必须不辜负我们所创造的期望,我们会这样做。”

2020年6月2日,就在几个月前,也就二个月前,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创始人克劳斯·施瓦布在他们的网站上写了一篇文章,他在文章中直言不讳。他说:“新冠疫情给我们创造了一个难得的、狭窄的机会窗口,让我们来反思、重新想像和重整我们的世界。”这不是我的话,这是他的话。

世界经济论坛发起人克劳斯·施瓦布先生说:“世界必须联合起来,迅速行动。”“我们在社会和经济的所有方面,从教育、社会契约和工作条件等所有方面要进行全面的改革。从美国到中国的每个国家都必须参与。从石油天然气到科技的每个行业都必须进行改造。”

而施瓦布先生直接承认,他不能没有你,猜对了,比尔·盖茨。

施瓦布说:“从论坛起源到其达沃斯的年度会议上我们都特别致力于这项举措,全球基金加维(Garvey)和SAPI,连同盖茨基金会和其他创始人,这些组织尤其关键,特别是今天。”

他们都在那里,世界上所有的行动者和震撼者都在达沃斯,在不同的时间,甚至查尔斯这个难以忍受的威尔士王子,也参与了一月份在达沃斯的行动。

查尔斯王子说:”除非我们采取必要的行动,我们必须以更绿色、更可持续和更具包容性的方式进行建设,我们将面临越来越多的流行病和越来越多的灾难,这些灾难来自于不断加速的全球变暖和气候变化,所以这是一个时刻,就像你们一直说的那样,我们必须取得尽可能多的进展。”

当然还有葡萄牙前总理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他也是天主教徒,现在担任联合国祕书长。他在达沃斯也发言讲话了。古特雷斯说:“微观病毒已经关闭了整个国家和经济。”“伟大的重整是一个值得欢迎的认识,因为这种人类悲剧必须给人敲响了一个警钟。正如你所说,我们必须重新想像、重建、重新设计、重振和重新平衡我们的世界。”

朋友们,全貌应该开始出现了,我只是给你们一个样本。我的意思是,每个人都在这里发言,每一个都是全球主义社区的人,都去了达沃斯,发表了演讲。他们聚集在一起。他们结成网络。他们在规划着我们的未来。

德国总理默克尔说:“这种转变本质上意味着,我们必须结束长期以往做生意的方式,我们将不得不改变我们已经习惯于在工业时代成长的方式。在未来30年前我们都得将这一切留在的背后。”

这个新冠病毒事情是他们的黄金机会,他们当然不希望川普总统或其他人来解决这个问题。当然,不是过早的,这就是现在对羟氯喹的战争。大家想想吧?为什么?只要你提到羟氯喹,你就会被Facebook屏蔽。从Youtube上拿下来。为什么呢?这种药人们已经用了60多年,人们一直在使用它。那么为什么一下子,如果你使用它,就可能发作心脏病,所以我们必须谴责这个药。那么,为什么他们这样做呢?这是一种治疗方法,对很多人都有效,医生们现在都在用它,但他们不愿意用它。因为它不是疫苗,因为它有可能解决问题。这就是为什么那些前线医生和白大褂,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被禁止使用社交媒体,他们中的许多人现在失去了工作。他们是前线英雄,他们唯一做错的事就是现在站出来,并谈论现在可以解决的方法,而不是等待18个月后……他们不是在等待疫苗,而是他们现在就有解决办法来治愈人们,难道这不会让你有点怀疑吗?

因为我看到的问题是:这些前线医生和白大褂,如果他们是正确的,新冠病毒感染可以治愈,并不需要比尔盖茨的七十亿剂量的疫苗。他们在瑞士达沃斯一直在谈论“大重整”,那么这个“大重整”将在到达之际死亡,我们所有人都将回到我们所熟悉的生活中去。这就是为什么2021年达沃斯峰会在圣诞节后召开,达沃斯峰会和大重整就会到来,他们需要天主教徒拜登总统把我们,也就是美国交给他们,如果他赢得这次选举的话。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如此努力地想扳倒唐纳德·川普总统。

拜登不是一个严肃的候选人,我们都同意这一点,对吗?他不是严肃的,可怜的家伙。他现在正值老年,那么他们到底在做什么?他们不想要一个严肃的候选人,我不是说右派,我是说左派,他们不想要一个可以变成认真的人。每个有脉搏的人都知道乔·拜登做不了这个工作。那他在那里做什么?在我看来,他是一个个人定制的美国总统纪念碑,暴徒们会在一月份把他推倒的。他们需要重整一切,包括美国的政治和治理结构。除此之外更何况,老乔,天主教徒拜登本身一直也是新世界秩序主义者。

“我们现在任务是,呃……是真正的……呃……创造,呃……一个新的世界秩序。”乔·拜登发言道。当然,朋友们,我们听到了很多关于绿色新政及其很多说法,对吗?我们听到教宗方济各在他的通谕《愿上主受赞颂》(注1)等等都在讨论这些话题。达沃斯2021年峰会与所谓的气候变化现实项目紧密合作,猜猜看是谁在运作和推动这个项目?是“尊敬的”世界经济论坛董事阿尔伯特·戈尔(Albert Gore)。

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在达沃斯论坛上,针对气候做了以下发言:“这场危机,气候危机,比人们普遍意识到的要严重得多,严重得多。它的恶化速度比人们意识到的还要快。今天活着的这一代人肩上的行动重担是对我们道德想像力的挑战。这是温泉关战役,这是阿金库尔战役,是阿登战役,这是敦刻尔克战役。这是911事件。我们必须赢得这个机会。”

我不相信这家伙还在四处游荡。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这几乎……他几乎就像一个恶搞,是不是?这是优雅的,我的意思是,呃,它是相同的,达沃斯把这些所有的食尸鬼从全球主义沼泽地里招来了。

瑞典愤怒的环保女孩格蕾塔·桑伯格在2020年达沃斯论坛上发言道:“我们的房子还在着火,你的不作为的每一个小时都在火上浇油。我们告诉你们,你们要表现得像爱你们的孩子胜过一切。”

当然,鼓声震天响,在瑞士达沃斯有它的老政治家,乔治·索罗斯。

法国24商业频道编辑点评:“乔治·索罗斯在达沃斯的晚宴是我们这次活动的一个惯例。他通常会对一些他认为对世界局势造成困扰的事情提出强烈的批评。他在谈到美国总统时也没有回避,他说他把他描述成一个骗子和终极自恋狂,甚至世界的命运也可能在2020年受到威胁,也许是指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所以乔治·索罗斯真的利用他在达沃斯的平台,向那些来参加世界经济论坛的富人和名人发表演讲。我们知道他过去一直是美国民主党的主要捐赠者。他没有透露任何关于他在民主党初选中可能支持的候选人的信息,但肯定的是他对川普总统的批评是毫不保留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你我都知道,我想我们的心中都意识到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根本不是关于新冠病毒。这是关于一切的重整,而美国就是他们的障碍。所以他们正在努力破坏我们整个国家的稳定。

巨大的重整,实际上就是要从政治上、经济上全面实施大规模的射&惠&煮&意计划。当然,沿着全球气候变化、绿色新政的路线,规则监管将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没有人、没有国家将被允许选择退出这一点。为什么,如果一个单独的国家选择退出大重整,它将危及整个国际社会,整个世界。戈尔说气候变化将导致未来的流行病,而比尔·盖茨认为是人口过剩。你看它是如何工作的?没有一个国家可以选择退出。这就是我们在11月面临的问题。

如果你认为天主教会会保护你不受这个全球主义掌控全世界噩梦,再好好想想吧。我们已经经历了所有的这些事情,撇开帕查玛玛

(Pachamama,安第斯土著人的女神),撇开方济各的教宗通谕,这是全球主义者的通谕(宣言)这是联合国的通谕。

联合国全球气候变化大会(UN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执行祕书克里斯蒂安娜·菲格雷斯(Christiana Figueres)说:“我相信我们都读过这篇宏伟的,宏伟的,通谕。他的,呃,圣洁的方济各教皇已经祝福我们。”

这是纽约议员亚历山德里亚·科特兹(AOC)的通谕,这是绿色新政的通谕。撇开这一点,方济各去年宣布了全球经济重整。我不知道是什么让这个人认为他是个经济学家,我不知道他在阿根廷从哪里学来的这些东西。但他是个了不起的人。除了神学,他什么都懂,你注意到了吗?他已经宣布了他即将到来的全球经济重启,他谦虚地称它为“方济各经济”。“方济各经济”,记得吗?我们给你看了一点这个,我会在这里给你看更多。

“我称之为方济各的经济,因为我们需要一个新的经济,一个新的异象,而方济各教宗的教诲和其他教义帮助我们走向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这真是了不起呀!这是他在去年2019年中期宣布的,2019年,这几乎就像方济各彷佛已经知道新冠病毒流行病要来临以及由此产生的经济崩溃。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而且奇怪的是他已经在呼吁进行经济重整。可怜的方济各,他没能在1月大聚会的时候赶到达沃斯,但他确实派了他的代表——全球主义红衣主教,彼得·特尔克森(Peter Turkson)代替他去了。

达沃斯论坛主持人:“女士们,先生们,我很高兴地欢迎红衣主教特尔克森阁下,梵蒂冈城邦促进人类整体发展的主教团团长。很高兴欢迎您回到达沃斯,讲台是您的了。”

特尔克森主教说:”致克劳斯·施瓦布教授,世界经济论坛的执行主席:在世界经济论坛庆祝其50周年之际,我向您致以问候和祈祷。我向所有参加今年聚会的人致以问候和祈祷的良好祝愿。”

每个人都参与了这场伟大的重整。嗯,几乎每个人都参与了,但只有一个人有能力去阻止。你大概已经猜到我的话题要往哪个方向走,他们犯了一个错误。他们试图让川普站在他们这边,所以他们邀请川普去了达沃斯。我想有过几次了。但在1月份,当川普开始意识到他所面对的是一头野兽时,他去了达沃斯,参加了世界经济论坛,并用他巨大的手指戳进了他们的眼睛。

川普说:“我们致力于保护上帝创造的威严和我们世界的自然之美,但为了拥抱明天的可能性,我们必须拒绝常年的末日预言家和他们对世界末日的预测。这些危言耸听者总是要求同样的东西,绝对的权力来支配、改变和控制我们生活的每一个方面。我们永远不会让激进的射&惠&煮&意者毁掉我们的经济,毁掉我们的国家……”

在唐纳德·川普发表演讲的两天后,89岁的左派怪人、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进行了紧急干预。在哪?在达沃斯,他再次警告说,美国2020年的大选将决定整个世界的命运。现在在达沃斯的背景下,再看看这个,这是唐纳德·川普在达沃斯演讲并把他巨大的手指戳向他们脸上一个月之后。以下是梵蒂冈的方济各和杰佛瑞·萨克斯(Jeffrey Sachs注2)的回应。

萨克斯:“这是一个危险的国家。现在,这将是绝对危险的,如果川普赢得连任,川普赢得连任,川普赢得连任。”

方济各邀请这家伙到亚马逊参议院担任荣誉嘉宾和顾问。他也是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顾问。他在梵蒂冈做什么?为什么这个家伙,这个射&惠&煮&意的强力推动者?绝对绝对的射&惠&煮&意者伯尼·桑德斯的顾问给教皇当顾问?他又能给教皇什么样的建议?为什么他能进入梵蒂冈的朋友圈?萨克斯支持堕胎和避孕,但这不是梵蒂冈的问题,对于梵蒂冈,对于教皇方济各和他在联合国的朋友来说,唐纳德·川普才是问题。很明显,朋友们。

“很明显,我认为川普政府对世界的危险,但我认为它是一个纯粹的暂时现象,这将在2020年消失。”乔治·索罗斯在2018年达沃斯论坛上扬言道。

你明白了吗?你知道为什么对川普有这么多的仇恨?因为尽管他有很多缺点,但他是资本家,他不是全球主义者,他永远不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这就是为什么他把美国从巴黎气候协定中撤出的原因。唐纳德·川普把美国从世界卫生组织中撤出,该组织实际上就是比尔盖茨和他的公司。现在川普总统又威胁要把美国从世界贸易组织中撤出。人们说,是啊!可是唐纳德·川普结了两次婚(编者注:应该是三次),他是个坏人。真的吗?朋友们,他现在就站立在这些恶魔的面前,没有人说他是圣人,他现在正在全世界范围内敲打联合国这只金牛犊。

萨克斯说:“联合国大会现在几乎在所有事情上都以185票反对美国。”

你们还记得,说到联合国,在2019年11月,就是在新冠病毒登陆肆虐之前,川普去了联合国,在联合国大会上,他向全球主义宣战。

川普总统向世界宣告:“明智的领导人总是把自己人民和自己国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未来不属于全球主义者,未来属于爱国者。

在川普总统在联合国的发表演讲后不久,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冠状病毒被释放到世界上,而川普总统蓬勃发展的美国经济也进入了生命维持器状态。你觉得那是个意外吗?

所以,当他们告诉你,他们告诉我们所有的人呆在家里,戴上你的口罩。这样奶奶就不会生病了,请你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根本不关心你的奶奶,他们不关心老人。这些人,他们不关心婴儿,他们想把他们打掉,这样他们就可以拯救这个共同的家。打掉全世界数以百万计的婴儿,他们不关心婴儿,他们不关心老人。其实,如果你想救你的奶奶,就叫那些全球主义者离她远一点吧!

你还记得他们中的一些人,比如库默(Cuomo,纽约州长)像这样的人物,是如何把正在康复的新冠病人运送到养老院的,这就是他们对奶奶的关心。现在的游戏名称是让美国经济崩溃,脱离正道。每个人都想重整,让新常态变得无法忍受的不正常,甚至你和我也许,你知道,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乞求疫苗。因为到那时我们会被逼疯,会乞求任何其他的东西来保证我们的安全,这都取决于我们的狱卒、我们的管理人和我们的动物园管理员。你看,这就是他们想要的。所以他们一直用“新常态“这个词,你知道我们要做的就是反击,去工作,回学校,如果你身体健康,摘下口罩。看在上帝的份上,回到教堂,祈祷川普在11月获胜。这就是重启的意义。

这就是俄罗斯骗局的全部真相,这就是弹劾骗局的全部真相。你不明白四年来在美国发生的一切?他们一直在试图阻止这个人,因为如果他能让美国变得更强大,如果他能让美国重新变得伟大,如果他能让经济恢复,重整就不会发生,新的世界秩序就会倒退。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再有新冠病毒这样的机会,他们明白。所以问问你们自己,为什么他们恨这个人?这些人,这些人,他们恨上帝,恨未出生的孩子,恨传统家庭,恨你,恨唐纳德·川普。他的政敌们现在正把圣人的雕像打倒在地,他们正在殴打警察,他们正在燃烧国旗。

你说你不喜欢川普,我很抱歉,朋友们,但谁在乎呢?那已经不重要了。但你如果想的是川普的个性或他的推特,那就应该从大局出发,选择很简单,朋友们,要么现在和美国站在一起,要么在不远的将来和新的世界秩序一起倒下。别无选择。

我是“废墟电视台”的迈克尔·马特,我们下周见。

(注1)教宗通谕《愿上主受颂赞》是教宗方济各任内的第二道通谕,于2015年6月18日发表。此道通谕的副标题为“照顾我们共同的家园”,主题为生态问题。在通谕中,他批判了消费主义和过度发展。方济各呼吁各方进行积极对话,共同采取迅速且一致的行动,以对抗环境退化与气候变化(即全球变暖),他期待有关方面做出恰当决策。

(注2杰佛瑞·大卫·萨克斯(Jeffrey David Sachs,1954年11月5日-),出生于美国密歇根州底特律,美国经济学家,专长于发展经济学,以担任拉丁美洲、东欧、前南斯拉夫、前苏联、亚洲和非洲的经济顾问而闻名。现为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的教授及所长,同时为联合国祕书长潘基文的特别顾问。从2002年到2006年,他担任当时联合国祕书长科菲·安南的特别顾问及联合国千年计划的总负责人。

资料来源:https://youtu.be/sb9jRqgDOJ8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据《废墟视频(Ramnant Video)》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3/1492582.html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