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李怡:粉碎中港共分裂香港民主力量的诡计

—匹夫不可夺志

作者:

从民主派会议发表声明,指“大多数议员倾向留守议会战线”,到昨天民主党表示“透过有公信力的民调机构为我们作出调查,然后我们会依从有关的结论作出判定”,明显作了改变。其原因,或与好几位有影响力的KOL都反对接受委任有关。

听从民意,自是摆脱纠结的办法。但把政治取向诉诸民调或公投,是把责任推给公众,不是一个有承担的做法,而是无奈的做法。有原则和独立判断能力的个人或政党,应有自己的考量。

中国文革期间,最盛行的一句毛语录就是:“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若以此作行为准则,那就抹煞了“敌人”和“我们”作为“人”的共同需要。“敌人”吃饭,“我们”吃不吃?人们的言行在这句话支配下,社会就变得疯狂。

不幸,这些年香港的民主运动中,也不断有人用同样的思维方式去指导言行。往往说怎样做就中共“最高兴”,来肯定自己的反向行为。在这次关于去留的讨论中,有人就说,梁振英用激将法叫你总辞,所以不可以这么做;但谭惠珠和建制派叫泛民接受委任,难道也因这理由不接受乎?

以“敌人”想见到或不想见到的去决定自己的言行,是不动脑的奴化意识。作为独立思考的人,应首先考虑法律与原则:怎样做符合《基本法》和民主原则。其次要考虑体制的实际情况,外国全部由选举产生的民主议会中,反对派即使少数,也一定留在议会中争取下一次可以成为多数;专政体制下的所谓民主党派,有人不愿意做政治花瓶则属正常。其三要考虑社会变化的趋向,前日有网民在李柱铭文章后留言:“支持者今时不同往日,系因为睇到时势已变,已无空间喺体制内抗争。而泛民妄想自己仍有作为!既然如此,接受委任,就得接受支持者离弃!拒绝委任唔等如转向暴力抗争!拒绝委任是抗争的一种!”

不能说接受委任就是贪图高薪和资源,事实上接受委任这十个月也不容易,绝非优差。但去与留使民主派陷入进退维谷的被动境地,却令支持民主的香港人沮丧。

前天拙文提出建议:被DQ的四位议员接受委任,其他不接受。这招是老萧在网媒中提到的,他说是“接受网友的意见,留四个。是对你们的体系你们的伪善的嘲笑。”这不是我也不是老萧的高招,是“网友的建议”。

经过慎密思考,我更确定这是反守为攻、化被动为主动的一招。它的意义不仅在于对体系和伪善的嘲笑,而且是坚守《基本法》和贯彻民主理念、回应国际社会对DQ参选者和无理延期一年选举的关注,重新联结市民中的去与留两派的办法。现在的去与留都只重短期利益,它产生的是长远利益。

这是一个逆向思维:你不是说过要把被DQ的议员排除在立法会外吗?逆向思维就是让这四人接受委任、而你想他们留下做花瓶的就全部离去。尴尬吧?

对于接受委任的四位,不是做可以不出席、可以不投票,或坐在那里任凭国歌法通过的议员了。他们身负重任。在他们身后,要由不接受委任的议员、和在民主派初选胜出的参选者,组成一个“后援会”,再由这后援会联络18区民主派区议员,成为监督和为这四位议员出谋献策的民意力量。组后援会,须各路民主派同心协力!

粉碎中港共分裂香港民主力量的诡计,走出中港共编织的罗网,反过来用这个机制来团结社会上不同派别的民主力量。在中港共的强权下,香港民主力量一直挨打,越打越缩,议会力量越来越小,越打越被套进强权不断搬龙门的游戏规则。在这种情况下,必须逆向思维才能够反客为主,才能够继续贯彻香港人自主的使命。

“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香港人自主的志向是不能改变的,政治人物不能向强权示弱,任重而道远。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3/1492723.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