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新疆严厉“封城”引发反弹 民情激愤

—新疆严厉“封城” 民怨四起

今年七月中旬新疆疫情出现反弹,当地立即进入防疫“战时状态”,并实施各种封城措施,使得居民们苦不堪言,纷纷在网络披露当局的一连串“魔幻”操作,引发外界关注。在民情激愤的情况下,乌鲁木齐方面8月24日宣布小范围放宽管制措施。

身穿防护服的铁路警察在乌鲁木齐火车站前巡逻

今年七月中旬新疆疫情出现反弹,当地立即进入防疫“战时状态”,并实施各种封城措施,使得居民们苦不堪言,纷纷在网络披露当局的一连串“魔幻”操作,引发外界关注。在民情激愤的情况下,乌鲁木齐方面8月24日宣布小范围放宽管制措施。

新疆乌鲁木齐于7月15日再次出现确诊中共病毒病例后,当局立即启动应急响应预案,对社区实行封闭式管理。随后,封锁措施更是扩展到新疆其他城市。在超过一个月的“封城”状态下,当地居民过得尤为苦闷。

严格“封城”引发反弹

从网络及社交媒体流传出的信息、照片和视频显示,市民被要求居家或集中隔离,禁止外出。部分住户大门遭贴满封条,或以石头、铁钉封死,一些小区更安排官方人士驻守。如果有人离开,就会在街边被扣上手铐等候“发落”。更有市民披露,社区发放药物,并以上门监督、拍照上传确认等方式强制要求他们服药抗疫。

一名居住在乌鲁木齐的市民向本台证实强制喂药的情况。基于安全考虑,这名市民要求匿名。

“我知道的药有三种,莲花清瘟、中药冲剂、罐装中药。强制喝的都是罐装中药,要求每天三次,吃了拍照发群里。我有朋友吃完药上吐下泻。(社区)还公开威胁说,如果不按标准吃药,就会影响出疆、孩子升学。”

除此之外,网民的抱怨还包括物价上涨,无法就医等各种因“奇葩”防疫管理造成的民生问题。

出于安全理由不愿透露全名的新疆居民何先生向本台介绍说,虽然新疆在上一次疫情爆发时进行严厉防控,但舆论就新一轮的“休克式”防疫管理反响更大、更负面。

“上次是因为新年,处于冬季。旅游和农业基本是闲置或者低峰期。现在7、8月,对各个行业的打击都很大。很多人有贷款,农民地里的粮食和水果都无法采收。公务员系统也非常疲惫,因为一直没有停止的工作。”

2020年7月28日新疆乌鲁木齐爆发中共病毒疫情后,一名妇女在进入住宅楼时接受体温测量。

抗疫措施稍稍放宽民心却尽失

面对沸腾的民怨,乌鲁木齐市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星期一宣布逐步调整部分无疫情小区的防控政策,允许有限度的非聚集性个人活动。

上述乌鲁木齐居民则表示,市民们情绪有了些小好转,不过,“疫情前大家都盼着放开旅游市场,放开维稳对经济的绑架,结果这次疫情让大部分人失去了希望。现在大家的普遍想法就是疫情结束后赶快离开这里。”

防疫措施比武汉还严格?

其实,新疆在此轮疫情爆发前,一直属于轻灾区。虽然7月疫情来势汹汹,短短一个月,确诊病例达上百宗,但主要集中于乌鲁木齐,昌吉、喀什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也分别报告2例,1例和1例病例,除此之外,其它地区并无疫情。而截至目前,新疆已连续9天没有新增病例。

然而,何先生提到,新疆的防疫措施较疫情重灾区的武汉还要严格。

“别的城市都是精确防疫,封锁疫情小区,新疆却是全疆无差别封锁。最重要是无病例地区也封锁,这些都是无用功,浪费人力物力。”

今年年初,疫情最严重地区湖北政府实施了一系列强硬“封城”防疫措施,造成严重人道危机,引发社会强烈关注和谴责,有官员也因此“落马”。

然而,新疆当局没有吸取防疫过度的教训,反而决定延续具争议性的政策,导致民意反弹后,又强行压制质疑声浪。

2020年7月19日,医务工作者在新疆乌鲁木齐对居民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检测。

新疆居民:我们住在一个巨大的监狱里

对于新疆政府“铁腕式”的防疫措施,乌鲁木齐某住宅区居民选择开窗集体呐喊宣泄,被定性为违法行为、“煽动性活动”。公安也通过技术侦查,约谈相关人员。另外,曾在网络发帖披露情况的网民也表示收到当局人员的“问候”,要求他们删帖。

何先生炮轰当局不但没有试图解决问题,处理老百姓的求助,而是着重减小网络舆论影响。他形容新疆是一个高压管控的“监狱”。

“新疆的网络封锁和舆情监控都在中国最顶端,不遵守他们的规定就会被训诫。过去,新疆发出的声音相对较少,第一,发声会被警告;第二,经过将近4年的高压政策,居民普遍被驯化了;第三,在媒体的宣传下,很多人觉得新疆很特殊,有反恐或者特殊需要,继而默许认可官方的不合理政策。”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中国事务部主任伊利夏提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也说,新疆采用的正是稳定压倒一切的管理模式。

“(中央政府)对新疆的官员的要求就是政权能稳定,不出现麻烦,(至于使用什么手法)都由得他们去,是按照殖民地的管理方法。没有法律,没有任何规则,就是以保证中共的国家利益为原则,所以新疆政府可以为所欲为,不受任何限制。”

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工作人员正在检测旅客体温

不吐不快突破言论封锁?

不过,何先生认为,新疆政府这次的“一刀切”防控操作似乎也带来了一点“正面”作用。

他说,由于这段时间居民都被管控在家,互联网的普及让每个人都能分享自己的看法和遭遇,微博上有大批年轻人积极发声,披露新疆的真实情况,让很多民生问题不断在网络发酵。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6/1493791.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