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To be or not to be 中共政治的残酷卑污

作者:
张发奎很快发现张国焘不适合做领袖:“他的私生活腐化,喜欢打麻雀,说话不算数,把家中女佣都列到杂志的员工的薪酬册之中,分不清楚何谓私人开支,何谓公费。

香港以前为何可以繁荣?因为香港的政治交给英国人。而那一代的英国人,由威海卫时代到上海租界,由印度到马来半岛,对中国人及其政治有丰富的经验。今日英国这一代人也没有了,何况香港人

九七之后,香港人被迫要与中国缠玩政治。香港人玩政治约分为三派:中环精英包括官员的靠拢派,传统土共阵营、以及学者和年轻人形成的反对派。

靠拢派对中国现代历史一无所知,只有在邓小平改革开放后去大陆做生意和参观学习的经验。一不懂中国,二不懂政治。此两大病症形成今日以林郑月娥为首的“年年考第一”中国精英阵营的全面溃败。

至于反对派,亦因基因之不团结,虽然很有理想热血,但处境艰难,许多问题难敌人性正常的诱惑。

例如一旦四名民主派议员被DQ,立法会延续一年,泛民应不应该总辞的问题。

这种事情有先例。国民党将领张发奎南逃香港,记述了一件事。

三十年代在井冈山毛泽东相斗、长征路上分裂出走的另一共党领袖张国焘,一九五二年也来了香港。其实国民党与其他民国知识份子人士逃来香港,也找上了张国焘商量合伙组成反毛共联盟,决定先办一分刊物,叫做“中国之声”。

但是经费不够,张发奎和一些友人四出张罗。筹募到一点钱,请张国焘先出任刊物主编。

但是张发奎很快发现张国焘不适合做领袖:“他的私生活腐化,喜欢打麻雀,说话不算数,把家中女佣都列到杂志的员工的薪酬册之中,分不清楚何谓私人开支,何谓公费。张国焘希望将中国之声每月预算由三万元增加到三万二千。”

张发奎说经济困难,预算不能加,反而应该减。但张国焘不答应。张发奎结论:“张国焘不适合做中国共产党领袖,这就是为什么之为毛泽东,而张国焘还是张国焘了。”

如此小事,如此判断,非常重要。论做人的道德,张国焘没有错,也不能硬将张国焘与毛泽东比。毕竟毛泽东是成功了,但遗臭万年,而且虽然大权独揽,晚年很痛苦。

张国焘能移民加拿大,得以相当舒适的善终。但总之张国焘不能成为领袖,他没有错,只是他不适合吃政治这口饭。

留下来,或者全部离开,都各有利弊,因为前景不可预知。张国焘离开了,另有一种归宿,毛泽东留下,把一条命押了上去,却成为赢家,但中国却全输。只有一样确知:中国的政治,是超出想象之残酷而卑污的“事业”。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30/1495349.html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