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王毅要唤起挪威人对和平奖的惊悚回忆

作者:

2020年8月27日,王毅在挪威奥斯陆访问之际,示威者抗议(路透社)

中国外长王毅近期行走欧洲,其中一站是挪威,这是自2006年以来中国外长亲赴挪威的首访,显示了中挪两国在2010年因挪威诺贝尔和平奖颁予刘晓波,导致两国一度出现紧张关系后,早已回归“正常化”发展。但即使如此,王毅此行最重要目的,恐怕就是要警告挪威别再把和平奖赠给中国异议人士,尤其是香港抗中者。

作为全世界历史最悠久、影响力最大的和平奖筹办者,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历来屡屡惹怒中国。包括1989年颁赠和平奖给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不过,中国当时虽然高调抗议,却因为同一年才发生六四天安门事件,为免恶化国际观瞻,那年中国的反扑行动还算收敛。但2010年刘晓波获奖,中国的影响力不可同日而语,事后“制裁”挪威的举措,就相当全面且高压了。

例如立刻取消所有双边交流,且中止所有旅行团赴挪威观光,经济上的抵制最显著的就是全面阻挠挪威对中国的鲑鱼出口。今天挪威上下对那回中国发动的一场报复性海啸应该仍记忆犹新,很多原本不问世事的挪威人也都一并遭到池鱼之殃,这也是为什么王毅今天敢于如此明目张胆“指挥”挪威当局的原因,这无疑是要勾起大家关于10年前两国关系陷入冰点的惊悚回忆。

当时中国驻挪威大使曾在挪威媒体上声称:“只要挪威政府愿意就颁赠和平奖给刘晓波一事道歉,两国间的经济谈判随时可以恢复。”问题是中国始终对诺贝尔和平奖有顽固地误解。一来,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并不隶属官方,又就算代表诺贝尔奖主干的瑞典诺贝尔委员会,也左右不了挪威一方的独立运作,从提名、审议,到最后公布人选,就是挪威诺贝尔委员会自行其事,所谓“独立作业”并非虚词,中国政府要挪威政府为一独立机关所做决定道歉,挪威人第一时间其实是很难以理解的,尽管站在中国的一方,国家机器控制人民思想自由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进一步看,挪威政府迄今确实没有在刘晓波获奖一事上,做出“真正意义上的道歉”,因为此例一开,自1901年开设至今,曾表彰过无数独裁国家中的和平主义者,以及曾被无数独裁国家咒骂的诺贝尔和平奖,信誉恐会毁于一旦。只是,500万人口的挪威对上14亿人口的中国,经济打击难以想象,于是许多挪威商业领袖确实曾反过来责怪挪威政府善后不利,前挪威石油暨能源部长莫尔当年便在压力之下,以打破僵局为由,写了封长文投书挪威媒体,高调歌颂中国,而后才顺利办妥入境中国的签证,前往中国为接下来的双边经贸展开磋商。

为了尽速修补两国关系,挪威政府除一定程度守住不为和平奖赠予刘晓波而道歉的底线外,所有触及双边的交涉,则简直已到对中国言听计从的地步。也就是在那一段时间,中国借题发挥,对挪威全面压制的手段之一,还包括顺道将挪威原先的“一中政策”往“一中原则”的刻度推进不少,以至于台湾当时许多前往挪威留学、经商、依亲者,原签证上国籍栏的“台湾”标示,一夕间全盘被“电脑拣选”而成“台湾(中国的一省)”,挪威政府于是从限缩台湾的空间,换得了紧掐在它咽喉上的中国那双手可以稍微松开。

面对许多独裁国家经常指控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意图干预他国政治,委员会本身曾多次就此提出反驳:也许有人质问干预独裁国家的政府,算不算正义?但我们要问,如果所有人都采以视而不见的态度,那么,那些在自己国家受暴政统治的人民,又该向谁求助?

年初,挪威国会议员Guri Melby说他已提交香港人角逐诺贝尔和平奖,就是基于这个道理,这座奖项有超过上百年的历史,一直以来也确实都在做同样的事。王毅访问挪威,警告挪威政府“不要政治化诺贝尔奖,不要再把和平奖颁给中国异议人士。”姿态之高,则是清楚表明强权国家订下的规则,必然要在一座奖项所欲彰显的价值之上,甚而言下之意,就是中国当年因为刘晓波获奖而对挪威进行的“惩戒”,随时可以再来一次。

2010年刘晓波获奖那年,挪威国际特赦组织秘书长安格尼斯对中国事后制裁挪威之举,曾提出警语:“很显然,中国政府想展现的不仅是他们有威胁自己国家公民的能力,只要他们喜欢,进一步他们也想支配整个世界怎么说和怎么想。”自此而后,安格尼斯这席话不断在全世界各个角落获得印证。于今,中国岂止要台湾是它的一省,它对地球上每个国家其实都抱有同样期待。刘晓波事件后,挪威民间确实不乏有“也应该站在中国角度替他们想想”的论调,这或许是自居文明社会者的一种高尚反应,问题就在,就算你愿意替它想,它也从来不会替你想。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03/1496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