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移民留学 > 正文

"Corona之祸":日本大学生的压抑极限?

校园.jpg

日本全国确诊病例不断再创新高,第二波疫情来势汹汹。不仅是下学期,日本高教的前景也持续充满着危机。

转眼间,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已逾半年。各国在疫情与财政的威胁下,采取校园封锁、远距授课、停招硕博生、停聘师资甚至整并学系等应对措施的大学日渐增加。

日本的学年度是四月开始,由于疫情延后开学,目前上学期刚结束;原本疫情一度稍歇,包括大学在内陆续解封。但随着近日全国确诊病例不断再创新高,第二波疫情来势汹汹。不仅是下学期,日本高教的前景,也持续充满着危机。

"大学生,还要忍多久?"

在过去半年间,日本高中以下的学校已恢复上课,但许多大学仍维持部分或全部线上授课。主因是许多大学的学生来自全国各地,一旦恢复到校上课,势必会有一波全国移动的人流。再者,由于在开学前就宣佈全面线上授课,因此有许多外地学生并未搬到大学所在地,包括未赴日的留学生。以笔者所任教的北海道大学而言,根据校方调查,约有三成的学生并未搬到札幌来。

 alt=

日本高中以下的学校已恢复上课,但许多大学仍维持部分或全部线上授课。

日前一位艺术大学大一生Maki在twitter上贴出了自己画的一则漫画"大学生,还要忍多久?"(大学生は、いつまで我慢をすればいいのでしょうか)。描绘"入学"以来,完全没有去过学校,也没见过同学,每天在家里一个人上课写作业,毫无社交生活、社团与实作课程的孤独感,以及仍须缴交全额学费的不满。漫画在推特上打心超过30万,转推近12万,引发广泛共鸣。

无法使用校园空间的影响不仅是孤独感。日本的线上资料库并不发达,去不了大学图书馆,很难蒐集资料。有许多实验、实习课程,也难以完全用线上取代。此外,社团活动在日本不仅仅是发展兴趣与人际关系,也跟未来求职息息相关。除了社团学长姊的人脉外,日本企业也通常倾向录取活跃于社团的学生,认为他们有毅力、善于团队合作。因此许多大学社团仍试图维持运作,但近日却传出数起大学社团的集团感染案例,又再次蒙上阴影。

在经济上,疫情造成学生与父母的收入锐减。根据日本NGO"高等教育免费化Project"在四月的调查,有近三成的学生打工收入归零,另有四成收入减少,而过半的学生表示家中亲人的收入减少,因此有两成的学生基于经济理由考虑退学。而几个月来各地的相关调查亦显示,表达经济有困难的学生,均在约二到三成左右。

「大学生,还要忍多久?」艺术大学大一生Maki在twitter上贴出了自己画的漫... "大学生,还要忍多久?"艺术大学大一生Maki在twitter上贴出了自己画的漫画,描绘"入学"以来,完全没有去过学校、没见过同学,每天在家里一个人的孤独感。 图/[email protected]

大学的困境与对策

许多学校在三月时,一度犹豫是否要采线上授课,常见的担忧是学校网路设备跟不上,教师不习惯,以及学生是否有网路。日本网路费用昂贵,有不少学生为了省钱,导致其资费方案可能无法应付线上课程。但随着疫情扩散,线上授课无可避免,部分学校则以采购器材出借给学生因应。

学期初有许多学校传出"灾情",例如平时不常用的线上教学平台,往往耐不住流量,关西大学的伺服器挂掉时,甚至还成为推特热门关键字。香川大学则是在用Zoom进行线上新生训练时,遭到入侵张贴猥亵影像。敝校在提供给教师的一次Zoom讲习当中,则因讲者不熟悉操作,而不得不提前结束。

在交流线上教学经验的网路社团中,每天都有许多求助的文章,从设备建议、系统操作到教学技巧等等。例如在大班课时,为了网路顺畅,会要求学生关掉镜头。但看不见学生反应,令人不安。此时就有老师建议,可以在镜头旁摆个玩偶,对着玩偶讲课以纾解心理不安。

根据各校教学问卷初步看来,硬体问题已获解决,出席以及学习意愿也比预期中好。但在课程改为线上之后,基于确认学生的学习状况,加上资料取得困难,学生反应花在写作业的时间变多了。此外,上课时的交流不足也是问题,比起即时视讯,录影的教学满意度明显较低。

对于经济困难学生,许多学校设置了助学金。早稻田大学在四月率先宣布对经济困难学生发放10万(日币,下同)的紧急支援金,并将原有的早大紧急奖学金名额增加三倍,校友募款在六月时已募到约3亿。而日本政府也透过各大学发放10万到20万不等的纾困助学金。

根据日本学生支援机构的"学生生活调查"显示,除去房租与学费,日本大学生的平均月生活费是5万7,000,10万的助学金理论上可渡过两个月。然而,在东京等大都会,房租相当可观,有许多学生虽留在老家,但房子已经租了,房租还是要缴。而国立、公立大学学费一年约5、60万,私立大学则在百万以上。在目前所有大学均坚拒减免学费下,助学金可能救了急,但负担依旧沈重。

发放标准也是问题。文科省规定申请条件为每年家庭资助不超过150万(含学费)、外宿、自行打工支付生活费与学费、家庭资力不足、打工收入减少以及已经或预计申请助学机制。简言之,这笔钱只给"勤工俭学"的学生。而留学生则还要再加上成绩、出席率及更严格的原生家庭资力上限,文科省的理由是"留学生学成大多归国,助学金要用在对日本有贡献的人才身上",被批评歧视留学生。

国立、公立大学学费一年约5、60万,私立大学则在百万以上。在目前所有大学均坚拒减...

国立、公立大学学费一年约5、60万,私立大学则在百万以上。在目前所有大学均坚拒减免学费下,助学金可能救了急,但负担依旧沈重。图为北海道大学校园一景。

为什么要上大学?

开始有许多人在问,在萤幕中"上大学",真的有意义吗?

日本大学生在大三就开始求职,传统企业认为,录取"白纸"是最好的,较易适应企业文化,因此不收非应届生。而文科硕博士、交换留学等学经历,反而因"太专业"可能不利就业。当企业在挑选"白纸"时,大学的"品牌"及校友人脉就相当重要。

因此原本就有许多学生觉得,只要能毕业挂上"品牌",并不需要担心是否学到"专业",即便现在在家上课导致学习效果不彰,也没有关系。但许多难以靠排名招生的私校,近年开始透过产学合作、国际化、专业化等方式,主打"一技之长"的特色路线,成功改善招生。

当企业在挑选「白纸」时,大学的「品牌」及校友人脉就相当重要。图为汤岛天满宫的升学...

当企业在挑选"白纸"时,大学的"品牌"及校友人脉就相当重要。图为汤岛天满宫的升学合格祈愿。

对这些学校的学生,或考虑是否入学的高中生而言,如果学习效果不佳,再加上私校的高昂学费,直接步入职场的吸引力就大增。日本大学对留学生的依赖程度远不及美国,目前也尚未出现休学潮,但若学生觉得上大学没有意义,或是在经济上强烈不安,仍可能会直接冲击明年招生。

疫情意外推动了日本高教原先落后的数位化进程,也发现了大学不只是求职名牌或是提供课程,而是建立人际关系与开展生活的重要公共空间。未来除了如何度过经济难关之外,如何在"后疫情"时代下,活用科技与人文技术,重建大学作为公共空间的机能,并反思大学的意义,将是更重要、也更艰钜的挑战。

疫情意外推动了日本高教原先落后的数位化进程,也发现了大学不只是求职名牌或是提供课...

疫情意外推动了日本高教原先落后的数位化进程,也发现了大学不只是求职名牌或是提供课程,而是建立人际关系与开展生活的重要公共空间。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转角国际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04/1497247.html

移民留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