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娱乐评论 > 正文

香港“宝丽金一姐”迷失的10年

1989年,《香港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上,陈慧娴黑着脸带着所有团队离场。

因为她的《千千阙歌》败给了梅艳芳的《夕阳之歌》,不仅年少气盛的陈慧娴不服气,歌迷也不服气,吐槽“有黑幕”。

但也不怪他们要吐槽,那一年《夕阳之歌》大热卖了20万张,但《千千阙歌》更狠,卖到宝丽金唱片3次脱销,最终销量35万张。(两首歌同曲不同词,均改编自同一首日文歌)

黑幕谈不上,但是梅艳芳拿奖背后确实有隐情。

1989年,梅艳芳已经放话要退出歌坛,不再参加任何有竞争性的奖项。让梅艳芳体面的离开,是爱她的评委们的一点私心。

但对颁奖前呼声很高,志在必得的陈慧娴来说,实在是一大遗憾,因为她也打算退出歌坛。

为什么?

01

1984年初,18岁的陈慧娴从香港玛利诺女子中学毕业,和另外两个女孩一起发了张合辑《少女杂志》。

一张专辑10首歌,每人3首,多出的一首给了陈慧娴。

这首歌叫做《逝去的诺言》,一首歌就能红,娱乐史上没几个,陈慧娴就是其中之一。

但身为高级公务员的父亲并不高兴,他希望女儿正儿八经的读大学而不是成为艺人。

陈慧娴为了安慰严厉的父亲,只好乖巧的示好:“当我存到100万港币时,我就退出歌坛去念书。”

父亲终于点点头:那你要记住今天的话。

陈父此时还不知道,他的这句话,改变了陈慧娴一生的运势。

同样在1984年,23岁的穷小子张学友一边在航空公司卖机票,一边忙里偷闲,请假参加业余歌手大赛。

没料到竟凭着一曲《大地恩情》一举夺冠,签约如日中天的宝丽金唱片。

还是在这一年,陈慧娴的中学同学,17岁的林忆莲一边在星爷的电影里扮丑演小偷,一边眼巴巴看着老同学发歌曲,风靡香江,自己却只能当个电台DJ帮别人打歌。

《龙凤智多星》剧照

半年后,陈慧娴就有了自己的个人专辑,一曲《玻璃窗的爱》几乎屠榜。

看着MV里清纯可人的陈慧娴,林忆莲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除了眼睛小点,哪哪都不输陈慧娴。她在心里暗暗发誓:“凭什么只有她能红?我也可以。”

终于有一天,陈慧娴带着新歌来上老同学的节目,天真的指望老同学能卖力推荐自己的唱片。

没想到林忆莲并不热情,原来她发了自己的第一张唱片。

但是,林忆莲的唱片反响平平不说,很多人还质疑她形象吓人。

这一局,还是陈慧娴大胜。

02

1986年,林忆莲还在主持人的舞台上与歌星们交流音乐,根本没有人把她当做一位歌手。

1986年,21岁的陈慧娴风光无两,签约宝丽金,成为了张学友的小师妹,未来两位天王天后将因此而开启这一世的缘分。

但在此时,他们俩还没有交集,在老板郑东汉眼里,不过是两个有点才华,但又任性妄为的小年轻。

陈慧娴刚签约宝丽金时,郑老板看着眼前这身高不到一米六,单眼皮的小女生,心里直打鼓。

和当时最火的梅艳芳、徐小凤相比,小小只的陈慧娴根本就没有大明星的气场。

但很快,郑老板就“真香了”。

陈慧娴的声音天生有感染力,《跳舞街》、《傻女》、《人生何处不相逢》,张张专辑都能卖成白金唱片。

于是,陈慧娴成了宝丽金的掌上明珠“娴公主”,团队呵护,老板郑东汉的办公室也可随意来去。

郑老板渐渐发现陈慧娴有点“不好管教”:

每天不睡够10小时不工作,状态不好不录音、不跨界影视、不参与应酬。

好在郑老板管不了,但有人替他管。

这个人就是陈慧娴的唱片监制欧丁玉。

欧丁玉大陈慧娴8岁,安静少话,成熟稳重有才华,最关键是能欣赏陈慧娴。

欧丁玉、陈慧娴

他对手下另一位歌手邝美云建议说:“不如你也学一下人家陈慧娴的唱法。”

邝美云看不过他心眼太偏,气得不再唱歌,改做生意去了。

娴公主见这位欧哥哥每天为自己忙前忙后,对自己又千依百顺,还真有点心动,顺手将哥哥变成了初恋男友。

办公室恋情,谈起来都格外费劲些,尤其是摊上这位任性的“小公主”,娴公主逍遥又自在,给欧丁玉累得够呛。

“那时候我身兼数职,又是她的监制又是男友,真的好辛苦!

因为我只允许自己成功,不能失败,所以那时候的我一直都很瘦很瘦!”

这一阶段,25岁的张学友也是手握两张白金唱片的当红歌星,出道第3年时,在红馆首次举办个人演唱会,并且连开6场,居然场场无虚席。

感情生活上,张学友追到了大美人罗美薇,一时间屌丝青年得志,春风得意马蹄疾,开始找不着北,有一种自己就是天王老子,无所不能的错觉:

“我那时候喝酒、抽烟、飙车,对女友罗美薇乱发脾气。年轻气盛加上老天爷眷顾,让我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道练气、保护嗓子,不知道关心罗美薇的感受。”

果然,罗美薇被“渣男”给气走。(很快心软又回来了)

没多久报应也来了,得意忘形的张学友,连发三张专辑全部扑街,最惨的一张销量只有几千。

这下张学友懵了,在山顶的时候洋洋自得的有些明显,这一摔又太难看,怎么办?

喝酒!

喝醉了世界就与我无关,从此张学友成了香港兰桂坊酒吧的常驻人口。

梅艳芳的生日会上,大家眼睁睁看着站不稳的张学友,捧起蛋糕,砸了过来……

媒体当然最爱这类“丑闻”了,于是报纸电视铺天盖地都是张学友的“糗事”。

张学友一登台,就会被台下的观众喝倒彩。

“那个时候,我在台上唱歌,在台下唯一不会嘘我的,只有罗美薇和我妈。”

此时,有一个人看着张学友,不忍心一副好嗓子就这么毁了,就跟陈慧娴提议:咱们能不能拉他一把?

这个人就是陈慧娴的男友欧丁玉,他也是张学友的唱片制作人。

当时香港娱乐圈的氛围是真的好,长辈提携晚辈,前辈提携无名之辈,仿佛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这点,在谭咏麟张国荣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1987年,谭咏麟声明为了给新人更多的机会,决定退出以后所有的音乐颁奖,而张国荣也紧随其后在1989年退出歌坛,在金曲奖上争夺多年的谭咏麟和张国荣终于停止了争斗。其后,才有张学友、郭富城、黎明、刘德华等新生代的迅速崛起。

既然男友开了口,而且陈慧娴也乐意帮同事一把,于是邀请落魄的张学友,一起合唱了几首情歌,借着陈慧娴当时的风头,张学友又重新回到了歌迷的面前。

无论是宝丽金公司的人,还是观众,都觉得他俩站在一起,确实有一种衣衫得体的合衬的感觉——“金童玉女”的感觉。

因为感激身边人的不离不弃,张学友开始戒酒,决心要做回一个“好人”。

责任编辑: 赵丽   来源:南小姐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11/1499587.html

娱乐评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