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新冠ADE初现 疫苗将成炸弹

作者:

英国研究者大数据绘制6万武汉逃难者的旅行路线图,与瘟疫的世界性爆发一致。

2020年8月30日,第一财经网发表署名钱童心的文章《独家求证:新冠(中共病毒)疫苗的免疫反应可能导致疾病加重》,文中上海专家所说“新冠(中共病毒)疫苗ADE比例不低”,瞬间引爆了学术界——因为一旦被确证,等于判了中国新冠(中共病毒)疫苗的死刑!

中共舆控机制随即启动,命令第一财经删文的同时,责令钱童心转变立场改写文章,和中共宣传的口径一致。于是31日,钱童心的《独家|专家回应新冠(中共病毒)疫苗风险:ADE尚未定论》登场,专家说:“必须要有经同行评审的数据公布才能说话!”在政治压力下,作者被迫变换角色自我打脸,可是大陆人知道,这本身就是在打操纵言论的中共的脸。

这篇揭开新冠(中共病毒)疫苗ADE效应的报导,被中共迅速删除,勒令按中共口径改写。

也就在同时,这篇被迅速删除的文章,已经在大陆各大小网站广泛传开。中国人并不傻,新冠(中共病毒)瘟疫流行到现在,很多人在学李文亮,要让中国人民知道隐藏的真相。

(一)可怕的ADE

ADE是抗体依赖增强(antibody dependent enhancement)的缩写,以下图说明。

ADE效应简要图示。

抗生素是细菌的特效药,但是对病毒,没有特效药,只能依靠自身免疫系统产生抗体。所有抗病毒的药物,都只能靠调节免疫系统起作用。如上图,病毒S1感染后,人体免疫系统会产生抗体A1,如果A1能干掉S1或抑制住S1,人就会痊愈,否则就会死亡。

目前对于高传染性的病毒,预防方法是研制疫苗。疫苗或是无活性、低活性的病毒,或是残缺的“仿病毒”,或是生产“残缺病毒”的基因(如美国的RNA基因疫苗,转基因DNA疫苗),疫苗注入人体后,人体会把它或其产物当成病毒对待,产生多种抗体钳死(中和)它,A1-S1“抗体-病毒结合体”被免疫细胞识别,被吞噬、消化掉,结果是A1-S1同归于尽。接种疫苗几次,人反复产生大量抗体后,机体会把抗体的制造方式记忆在免疫系统中。一旦被真的病毒S1感染,免疫系统被激活,迅速产生大量抗体消灭S1,人就会康复。

对于简单病毒,疫苗是克星,如天花病毒,这是自然界数百万种病毒中,人类唯一消灭的一个。对于稍微复杂的几十种病毒,如狂犬病毒,也有疫苗针对。但是对于比较复杂多变的病毒,如流感病毒,疫苗还真谈不上成功。而对于很复杂、很“智慧”的病毒,如登革热病毒、艾滋病毒、新冠(中共病毒)病毒,疫苗可能适得其反,是因为有ADE效应存在。那么什么是ADE?以上面图示说明:针对病毒S1的疫苗接种人体,人会产生相应的抗体对抗疫苗,因为疫苗模仿病毒S1,所以这样的抗体也能对付病毒S1。但是,如果此时人产生的抗体少或质量差,不足以对抗真的S1的再次感染,抗体会被S1挟持,成了病毒进入细胞的敲门砖、万能钥匙,反而增强了病毒的毒性,这就是依赖抗体的毒性增强,即ADE(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这是发生在一代病毒的情况。

ADE还可以发生在二代、三代病毒上。病毒变异为S2、S3,针对S1的疫苗效果再好,产生的抗体浓度再高、质量再强,但是旧抗体不抗新病毒,S2、S3会挟持旧抗体,随意进入细胞,旧抗体反而成了变异病毒的面具、帮凶,轻易逃过免疫系统的识别,使病毒毒性大增,病情迅速加重,甚至速死。

(二)疫苗折戟:登革热病毒初见ADE

ADE效应,最初是1973年在登革热病毒上发现的。登革热病毒变异出四个亚种,同时通过白纹伊蚊(花蚊子)传播。人被其中一个亚种感染后,致死率不到1%,康复后产生抗体,对这个亚种病毒终身免疫。但是有一些人的抗体,会成为其它亚种登革热病毒的帮凶,人不但更易感染,二次感染的死亡率竟然飙升到20%!

世界多家药企巨头研发登革热病毒疫苗,都在ADE效应面前折戟沉沙。法国赛诺菲药业吸取前人登革热疫苗失败的教训,用了20多年,制造了一种四价疫苗,即同时做出登革热四个亚型病毒的疫苗,混合使用,让人同时产生四种抗体,这样,理论上就能够防止任何一种亚型病毒的感染了——注意,这只是最理想的情况,而一般情况下各种抗体的彼此干扰,为ADE搭桥铺路的可能性,却被忽视了。

2015年12月,赛诺菲的四价登革热疫苗登瓦夏(Dengvaxia)完成了全部动物实验和人体三期临床试验,通过了严格的科学测评。但是在长达6年的临床试验后期,在2~5岁年龄组儿童出现了15例重症住院(而未注射疫苗的仅有1例住院),赛诺菲为了保险,把疫苗接种的门槛提高到9岁。

2015年12月开始,该四价疫苗先后在墨西哥、菲律宾、巴西、萨尔瓦多、哥斯达黎加、巴拉圭、危地马拉、秘鲁、印尼、泰国、新加坡11国批准并上市,还陆续在委内瑞拉、洪都拉斯、马来西亚、澳大利亚、阿根廷、孟加拉和柬埔寨8国获得批准,但尚未上市。这些跨热带国家,都是登革热的疫区。

2016年4月,菲律宾的73万以上的儿童开始注射该疫苗。

2016年7月29日,世卫组织WHO向全球登革热流行区,郑重推荐登瓦夏,推出接种指南,建议9-16岁少儿注射。可见,WHO是在观察菲律宾大面积接种3个月后,才大胆放言。

不久,不良反应、重症相继出现。实践中发现,此款四价登革热疫苗,并不适合没得过登革热的人,也就是对没感染过登革热的人,至少是没有预防和保护作用,于是接种标准变成了“只限于登革热的康复者”。随着几十名儿童的死亡,2017年12月,菲律宾政府叫停了该疫苗,还向赛诺菲索赔7000万美元疫苗费,并准备追查其中的腐败、渎职,追责赛诺菲的数据和WHO的背书。赛诺菲一面声明那不是疫苗问题,一面答应赔偿2800万美元另加住院医疗费。奇妙的是,为赛诺菲大做广告的WHO,并不自责,依旧是指导疫情的“世界权威”。

耗时20多年,花费15亿美元,法国赛诺菲的登革热疫苗就此落马。至于世界其它药企丢进百亿美元的登革热疫苗研发,除了半途放弃的,也就此停滞。巨大的教训警醒着今人:ADE可成为疫苗的坟墓。

(三)疫苗铩羽:艾滋病毒、SARS病毒、MERS病毒都有ADE

艾滋病疫苗40年来一败再败,研发的难度表现在多个方面,ADE是主要一环。试验疫苗的志愿者都是没得艾滋病的,注射疫苗后,以身试险,均被感染。如此之惨,是科学前进的代价?实质是科学误入歧途造成的。

2003年中国爆发的萨斯(非典)瘟疫,SARS冠状病毒疫苗为什么没研发出来?我们知道,SARS病毒乍来乍走,奇怪地突然从自然界隐去,极不正常,不符合科学,钟南山院士说:“SARS还会卷土重来。”当时中国原本要做SARS疫苗的储备,有备无患。但是发现SARS病毒有ADE效应,做疫苗适得其反,只好放弃了。

2012年9月,一种早期症状类似SARS的瘟疫在沙特爆发,扩散到中东地区,被称作中东呼吸综合症(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简称MERS)。MERS冠状病毒的致死率,是SARS的4倍。研究发现,MERS病毒不但有ADE,还能挟持SARS的抗体产生ADE效应,也就是得过SARS的人,易感MERS,且易发重症。

MERS的疫苗,2015年一度宣传被“成功研发出来”,但只是动物实验成功。那显然是媒体炒作,为股市利好而已。疫苗至今无果,ADE躲不过。

(四)新冠(中共病毒)病毒,能否逃过ADE?(1)冠状病毒家族,基本都有ADE

上述病毒SARS-CoV、MERS-CoV都属于冠状病毒,冠状病毒家族,基本都有ADE。那么,当今大流行的新冠(中共病毒)病毒SARS-Cov2,能逃过ADE?很难。

(2)新冠(中共病毒)病毒SARS-Cov2与萨斯病毒SARS-Cov的ADE

不能忽视的是,如果新冠(中共病毒)病毒SARS-Cov2源于萨斯病毒SARS-Cov,它更可能继承ADE。

也许专业人士会说,专家已经说过了,这是两种不同的病毒,基因组相差20%,这么大的基因差别,不可能17年就进化出来——注意,这是中共政治压力下的学术歪曲,我们已经多次撰文指出了,其错误在于:

①20%的基因不难逾越,因为SARS冠状病毒家族存在活跃的基因重组,那是大范围的基因变化,且不可预知,所以,从单点变异计算基因进化,本身就是错误的。

②20%的基因差别不是依据,登革热病毒4个亚型之间,基因差别30%以上,还是一家亲。

③新冠(中共病毒)病毒最初被国际病毒学会基于科学原则定名为SARS-Cov2,事后被中共极力反对,强烈建议世卫组织改为病毒名为2019-nCoV是基于政治需要,因为中共早已经宣称自己战胜了SARS-Cov,再来中国一个萨斯二代SARS-Cov2,无地自容,这是割裂SARS-Cov2和萨斯病毒SARS-CoV的关系政治根源。

这样说来,SARS-Cov2承传SARS-Cov的ADE效应,几乎是难免了。

(3)疫苗ADE的担心、规避、无效

一些学者为此深表担心,展开相关讨论,问题集中在:①新冠(中共病毒)疫苗能否导致ADE效应?讨论结果来看,小组内多数人认为可能。②一旦新冠(中共病毒)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明慧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13/1500301.html

外媒看中国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