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天哪!惊心内幕!民主党致胜法宝 川普竟然落选 专家都打报不平 袁立评贺锦丽引共鸣

竟然不是川普!世界粮食计划署成今届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学者专家还有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若点评。美国民调:56%美国人认为自己过得比4年前好。邮寄选票连连大范围出问题:有的被扔,有的被偷,也有邮局雇员被捕。纽约邮报曝触目惊心作弊内幕:这就是民主党多年的致胜法宝。被奥巴马任命的法官放过,如今陪审团判决的拜登儿子商业伙伴的欺诈罪成立。崔永元好友袁立评美国副总统辩论,一句话引共鸣。专家和网友都有犀利观察,令人称道。国际专家揭美国骚乱背后推手,美国2个亲中共的社会主义组织曝光。

今届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竟然不是川普!学者专家王笃然点评

 

2020年诺贝尔和平奖揭盎,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me)以「冷门」姿态夺得诺贝尔和平奖,以表扬世界粮食计划署致力根除饥饿问题。

美国商学院教授谢田推特上分析说,给“世界粮食计划署”颁奖是荒唐的,获奖说明说该组织对抗饥饿、防止用饥荒作为战争武器等等。如果真这样,联合国才应该得奖,因为是联合国设立了粮食计划署。粮食计划署只做了分内的事,本来就是为这设立的,谈不上对世界和平有什么贡献。按这逻辑,联合国每年都该囊括诺奖,因为UN使命,就是世界和平。

 

美国作家曹长青说,经川普铺陈斡旋,最近阿联酋巴林、科索沃(穆斯林国家)都和以色列建交,塞尔维亚也把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还会有其它国家跟进。中东出现空前的和平景象!挪威议员、瑞典议员都相继提名川普获“诺贝尔和平奖”。奥巴马刚当上总统,什么政绩都没有,挪威的谄媚们就送上一个“诺奖”。川普做出了实实在在的外交成就,历史性地促进了中东和平,理所当然应获“诺奖”。连一向反川的左媒《纽约时报》也承认,川普的外交努力促进了中东和平。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认为,诺贝尔和平奖曾给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的奥巴马,如今,川普在中东的问题上的作为史无前例,但是诺奖却不给他,只能说诺贝尔和平奖是刻意的不给川普,这个和平奖完全不是用推动和平来评估的,辜负了诺贝尔的心愿。

民调:56%美国人认为自己过得比4年前好

美国盖洛普(Gallup)10月7日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56%的美国人表示现在比2016年过得好,创下总统大选年幸福度最高的历史纪录。尽管有疫情和关停经济造成的冲击。

图像

 

 

 

邮寄选票出问题:有的被扔 有的被偷 邮局雇员被捕


美国邮寄选票档案图。

本周三(10月7日),在加利福尼亚州发现有从居民信箱里偷出来的选票邮件又被丢弃掉;而在新泽西,一名负责运送选票的邮局雇员博切尼被捕,他被发现扔掉了近百份邮寄选票和上千份其他邮件。这加剧了人们对邮寄选票问题的担忧,也让川普总统对邮寄选票可能作弊的抨击又有了新证据。

川普总统在周四(8日)晚间的推特上特别转贴了这起邮局雇员丢弃选票邮件而被捕的消息,川普只用了一次词“hello!”来提请大家的关注。

 

 

无独有偶,在加利福尼亚州的莫龙戈盆地(Morongo Basin)的警局在本周三也收到不少民众报案,提醒警方有丢弃邮件,包括丢弃选票邮件的情况。

 纽约邮报曝触目惊心作弊内幕:这就是民主党多年的致胜法宝

 

 alt=

在美学者何清涟在推文中转发《纽约邮报》的报道说,这篇民主党高级党工在《有关选举欺诈的自白:我是固定邮寄选票的大师》列举了许多手法:收集真信封套进假选票、付养老院护工报酬让他们为老人代填、出钱贿买无家者的选票、在不查验投票人身份证件的地方让民主党党工大量投票,等等。多年来行之有效。

何清涟还说,文章中提到布隆伯格(或名彭博),这是老于此道的高手。在竞争纽约市长第三个任期时,以每票174美元的价格购买了不少收容所的无家者选票——这位党工说,其实贿买是个讨价还价的过程,有的是每票500元。

其中点了新州几位作弊上来的议员、官员的名。

有时候,一个选区百多张票就可改变格局。这是民主党多年的致胜法宝。

 

[page]

先被奥巴马任命的法官放过,今拜登儿子商业伙伴的欺诈罪成立

 

上诉法院近日推翻了一名联邦法官的判决,恢复了陪审团给拜登儿子亨特(Hunter Biden)的一位长期商业伙伴阿切(Devon Archer)定的罪。阿切将因欺诈罪而被判刑。

希望之声编译报道,亨特的商业伙伴阿切于2018年6月,因为在一系列约6,000万美元的债券发行中,涉及欺诈罪而被陪审团判刑。同案的还有加拉尼斯(John Galanis)和库尼(Bevan Cooney)。库尼去年被判处30个月监禁;加拉尼斯上个月被判处189个月监禁,并因参与了另一个欺诈计划被勒令没收8,000多万美元。

但纽约南区法官艾布拉姆斯(Ronnie Abrams)于2018年底推翻了对阿彻的定罪。艾布拉姆斯是由奥巴马总统任命的联邦法官,他裁定说,加拉尼斯确实犯下了“大规模欺诈罪”,“然而,法院注意到阿切缺乏必要的作案动机,因此判决他在本起诉讼中无罪。”

美国巡回上诉法院由三名法官组成的小组在裁决中说:“我们发现地方法院滥用了其处置权来撤消对阿切的判决。”因此,原陪审团的裁决得以恢复,阿切将被判刑。

虽然上诉法院的裁决中没有提到亨特,但据《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Caller)报道,先前的法庭文件显示,被告人依靠亨特的名字来提高他们的信誉。

被判刑的库尼曾在一个秘密录音电话中说:“亨特·拜登为(阿切)工作。因此,我们有顶级的政治人物(撑腰)。我们所有人都是顶级人物。”

崔永元好友袁立评美国副总统辩论一句话引共鸣,贺锦丽尴尬了

 

美东时间7日晚,美国副总统辩论会在盐湖城犹他大学举行。中国著名影星、崔永元好友袁立,她的丈夫梁太平在推特转载袁立在大陆社交媒体的帖文,袁立称:“看完辩论,让我从表演的角度来评论一下吧。男的是专业本科班的水平,女的是业余进修班的水平!”

 

 

知名传媒人士、美国评论作家曹长青在推特称,“美国两党最重大分歧是经济政策,是走社会主义高税收、高福利(大撒钱养懒汉),还是市场经济、减税、控制福利。昨晚副总统辩论,彭斯强调减税促经济发展,哈里斯不敢反对,但她当时和之前有13次说过掌权第一天(day one)就取消川普的减税,那当然就是涨税。不仅骗人,她的轻浮、不端庄非常令人反感!”

还有网民发现:“好几次Pence(彭斯) 讲1:30就被主持人说时间到,然而有几次Harris 讲到2:20才被提醒。主持人帮民主党也太明显,幸好Pence(彭斯)很稳,不管她,继续讲。Pence(彭斯)很厉害,当Harris(贺锦丽)一直说否认Biden-Harris(拜登-贺锦丽)支持民主党的Green New Deal(绿色新政)。Pence(彭斯)马上回应:你是参议院Green New Deal(绿色新政)的共同发起人啊。当时Harris(贺锦丽)的脸超尴尬。”

“最可笑她说美国输了贸易战,还说打中国,美国年轻人就会没有工作。她难道不知道工作都流去哪里了吗?”

 

 

专家揭美骚乱背后推手 2亲中共社会主义组织曝光

 

9月26日,一名“黑命贵”(BLM)抗议者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烧毁一面美国国旗。

新西兰政治家、作家兼电影制片人特雷弗•劳登(Trevor Loudon)近日接受英文《大纪元》《十字路口》(Crossroads)节目专访时表示,近几个月席卷美国的“黑命贵”(BLM)运动,是由两个与中共相关的社会主义团体所支持的。

特雷弗•劳登在过去30多年间,致力于研究激进分子和恐怖组织,以及他们对主流政治的隐性影响。

前述两个团体是“解放之路”(Liberation Road)和“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Freedom Road Socialist Organization, FRSO)。前者位于加州湾区,与当地的中共领馆和“华人进步会”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华人进步会来自明州明尼阿波利斯,曾公开支持中国共产党

劳登说,解放之路“基本上是由中国人领导的运动”。其网站表明,这是一个社会主义组织,推崇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明确地致力于建立反川普的阵线”。数年前,在是否要与民主党合作的问题上,该组织与“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产生分歧,从此分道扬镳。

劳登解释说,“(解放之路)是黑命贵运动的母体(parent body)”,身为黑命贵运动创始人之一的艾莉西亚•加尔萨(Alicia Garza)及其另外两名联合创始人,都“直接隶属于解放之路”。加尔萨同时也是“黑人未来实验室”(Black Future Labs)的负责人。该组织的官网募款页面上写道:“黑人未来实验室是华人进步会的财政资助项目。”

“黑人未来实验室”(Black Futures Lab)的捐赠页面写着:这是华人进步会(CPA)的一项财政资助项目。 CPA是501(c)(3)免税组织。(Black Futures Lab网站)

劳登还透露,黑命贵运动已通过其盟友组织《亚洲人支持黑命贵(Asians for Black Lives)》与中共建立了联系。他说,亚洲人支持黑命贵的两位主要创始人亚历克斯•汤姆(Alex Tom)和埃里克•马尔(Eric Mar)都曾是“华人进步会”的领导人。

劳登说,汤姆是第二代华裔美国人,他曾公开谈论自己与中共大使馆中领馆的联系;而马尔则是中共间谍刘绍汉(Russell Lowe)“非常亲密的盟友”。刘绍汉是中共派出的知名间谍,曾在加州民主党参议员黛安娜•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的办公室工作了大约20年。

此外,根据“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官网,该组织基于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希望在美国实现社会主义,并寻求建立新的共产党

劳登说,“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官网公开宣称其亲中共立场,而且它在40年前就已是毛泽东主义运动的一部分。它至今仍与中国共产党保持着密切联系,并遵循中共的宣传,甚至一些领导者都住在中国。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10/1510686.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