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我们很多人都没有被真正‌‌“看见‌‌”过

作者:
我放弃了以前一切人人羡慕的东西,一条条撕下了身上的标签,扯下的都是血肉。

我们很多人,从小都没有被真正‌‌“看见‌‌”过。

我们是一个给每个人贴满了标签的民族,从小孩子的成绩,特长,听话,争气,到青年人的学历,事业,收入,资产,到成年人的恋爱,婚育,社会地位,到老年人的儿孙绕膝,没病没灾。

我从小就非常聪明,成绩名列前茅。我听话懂事,会做饭会做家务,勤劳善良,乐于助人,给奶奶端屎端尿,给爸妈洗脚捶背。我封斋祷告,穿衣保守,谨守教规,不和非回族恋爱。本科和硕士学校都是985211,先进央企,然后裸辞,然后进外企,一直做到中层管理。我自己在天津买了房,收入可观,年假充足,年年国内外旅游。我还算个美女,我喜欢的人基本都会喜欢我。

我是个山窝里飞出的金凤凰,不仅是我的家人,连我的家乡人,都为我觉得骄傲。

我得到过主流价值观的一切赞美,我曾经以为,这些都是普通人中非常难得的成就,我应该满足了。接下来,就是找个条件不错的对象,结婚生子,安稳度日。

我21岁的时候,去德国法国实习,去巴黎圣母院参观。我坐在教堂的长椅上,金色夕阳透过彩色的玻璃窗洒在身上,风琴缓缓演奏,乐声袅袅盘旋。旁边头发银白的老太太双手握在胸前,低着头虔诚祷告。我抬头看着教堂高高的屋顶,突然觉得心中一动,仿佛冥冥之中,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我。而这种感觉,以前只在我虔诚封斋拜主的时候有过。

那是我第一次怀疑宗教。或许,不是上帝,也不是真主。或许,一直都是我自己,在注视着我自己。

我觉得人生的真相就像手机贴膜,翘起了一个角我就会忍不住把它全撕下来。我花了四年,读完了古**兰经和圣训,还读了一部分英文版,看了很多很多全世界阿訇讲义的视频,越看越觉得不对劲,我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我就是没有办法,我不信就是不信。

可是走到了这一步,我怕了。当一个人开始怀疑自己被灌输的观念的时候,你的第一反应,是内疚。我对父母和族人产生了深刻的内疚,我叛教,自私,罪人,我会引起真主的震怒,不得好死,我会下地狱,而且会连累父母一起下地狱,我不配做回民。

当我怀疑爱国主义教育是愚民教育的时候,当我认为平等、尊重、自由大于生命的时候,我对国家产生了内疚,我不爱国,崇洋媚外,吃里扒外,我不配做中国人

当我怀疑儒家阶级制度的时候,我对师长、领导和我爱过的男人们产生了内疚,我以下犯上,不知好歹,不懂感恩,我不是个好女人,不配得到幸福。

当我怀疑孝道的时候,我对父母、长辈感到内疚,我不孝、白眼狼、道德败坏,我不配为人。

现在所有骂我的人,你们说的话,在我脑子装的都是屎的时候,都曾经骂过自己,无数次,这么多年下来也免疫了。所以也知道你们骂我的出发点,你需要维护自己的世界观,毕竟攻击别人比反省自己容易多了,都是别人有问题,你就不用面对自己‌‌“错了‌‌”的可能性。而且你们说的荡妇啊崇洋媚外啊睡出来的绿卡啊,我都认,真的,不反驳,这就跟说我胸大一样,属于事实观察,我也不觉得这是骂我,我不仅不生气,我还要夸你们呢,那我夸你们一句表里如一两小无猜吧。

那么当时我怎么办,只能伪装。环境太强大了,我斗不过,连自己都在一直规训和攻击自己。我只能伪装成和别人一样的样子,就这么过下去罢。

可是我一年比一年觉得空虚,我仿佛漂在大海上,无边无际,身心俱疲。无数个漫漫长夜,我不停流泪。我一眼就能看透我余下的人生将在谎言中度过,除了我身上所有的标签,我是谁?

有人能看见我吗?我自己看见过自己吗?这样的人生值得过吗?

我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试图与我妈沟通。用过利诱,大小节日买礼物,换一屋子家电,国内外旅游,给钱。用过威逼,哭喊,吵架,冷战。用过动之以情,哭诉我的痛苦和不甘。用过晓之以理,写长信,当面谈,讲法律,讲人性,讲古**兰经。

十年下来,她的链条却收得越来越紧,威胁用得越来越多,反应越来越激烈,她不是听不懂,而是她根本不允许自己去听。当一个人一生为了某种理想,放弃了自己的人性,接受了一切不公和压迫,她的沉没成本太大了,她无法抛弃,不敢醒悟,只能坚持下去。那么我的痛苦,她选择视而不见,我的哭喊,她一律按下了静音键。从那时候开始,我死心了,我终于意识到,假如我还想有自由的可能,我与她之间,必有一战。

众生皆苦,有感受力的人尤其苦。可是如果不诚实去感受,我对不起这仅有一次的生命。

幼有神童之誉,少怀大志,长而无闻,终乃与草木同朽。

我不是个斗士,我跑了,我是个逃兵。但同时我也是个斗士,我没有屈服,没有把自己嵌套进吃人的链条,为虎作伥。

内疚与我或许永远不会分离。在我出国几个月之后,我还是天天晚上做噩梦,梦里我妈对我歇斯底里地哭喊,梦见我自己自杀,摔死淹死,醒来头昏脑胀,没有起床的力气。

我有一次恐慌发作,无法呼吸,脸憋的通红,眼睛看不见了,意识都变得模糊。Carl把我紧紧抱在怀里,陪着我一起呼吸,轻声安慰我,听着我撕心裂肺地痛哭。

我放弃了以前一切人人羡慕的东西,一条条撕下了身上的标签,扯下的都是血肉。

世界上没有童话。弱势反抗强势,如果你形单影只,不可能姿势优雅,结局圆满。绝大多数时候,你就是舍得一身剐,扒了一层皮,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所以我为什么要把我的经历说出来,我当然不一定是正确的,但是我想让姐妹们看到,这条路我走过了,我活下来了,现在也活得不错。后面的姐妹,就不会觉得自己是孤军奋战的。

而且当我真正换了环境,我发现在一个地方,绝对错误的东西,在另一个地方,是正确的。反抗专**制压迫,反抗宗教强制,反抗婚姻不自由,反抗性别不平等,反抗家长专制,反抗别人入侵我的私人边界,反抗别人插手我的私人决定,这些,都是正确的,是被鼓励的,被认可的,被欣赏的。

扯下来的血肉最终会慢慢愈合。现在的我,虽然依然要面对生活的琐碎,但是人生中第一次,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我在天地之间,有了存在感。最最真实的我,我的灵魂,我的挣扎,我的向往和恐惧,我的坚强和软弱,我的痛苦和快乐,都是是被看见,被接受,被理解,被爱的。

我不再只是别人的女儿,别人的恋人,别人的妻子,未来的别人的母亲,别人的统治对象,别人的下属,不再只是各种等级链条里的一环。从此以后,我,就以‌‌“我‌‌”的角色而活着。

责任编辑: 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15/1512329.html

民意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