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你红色教授要钱救命 中共要面子

—要钱还是要面子

作者:
曹亚雄的工作就是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到处宣扬鼓掌,还远至“一带一路”的国家交换教授,宣扬马克思主义伟大,生病后才发现,中共每个月扣掉医疗保险,但是,生病时候才知道,原来医疗保险是假的

台湾民众反对红色媒体(图片来源:看中国/杨戎真)

中共花大钱大外宣之下,全世界的两极对抗,最早到来的战争就是媒体战争,支持中共和反对中共的媒体壁垒分明,所以现代人吸收资讯要准备两个脑袋,否则很容易陷入迷雾之中。

左派媒体颂赞中共

拥抱熊猫派的左派媒体,努力为中共统治擦脂抹粉,为中共的病毒罪责开脱,甚至与长期迫害人权的惯犯取暖,互相拥抱,终于这些小偷可以洗白,变成公安,进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大开香槟,震惊世人,证实联合国一半机构被中共控制,这个机构应该快速搬到北京上班。

武汉瘟疫之后,全球陷入经济地狱痛苦时间,这些红色媒体却不忘为中共治理成功,鼓掌叫好,宣称中国目前经济好得很,这是所谓歌颂派,中国经济回到正成长,属于V字形反转,从谷底上升等等。

但是,第二种唱衰派比较务实,这些媒体专家客观看到外资撤退的真实数字,看到本来的工业大城,失业女性沦为廉价性奴隶,看到城中村的落后破败,聚集无法回到农村的农民工,揭开中国经济没有救了,就像吃了老实药的李克强说,“大家持续缩紧裤腰带”。

可是习皇帝还是装作一派轻松,大喇喇效法邓小平南巡,从潮州一路到深圳,鼓励打造深圳为中国硅谷,打算关门自力更生,原来,干掉香港金鸡母的目标,就是拉抬深圳,过去深圳可以从农村走向繁荣,是因为香港的资金外溢效应,现在,失去香港奥援金钱,深圳可以自己一夕变成伟大吗?习皇帝并不知道,中国华为5G基地建构,只有一成属于中国自己制造,其他全部要靠进口,中国的所谓芯片大学,还在萌芽之中,深圳变成硅谷,恐怕习皇帝这辈子看不到了。

李克强比较务实,他说,“中国要闭关锁国,搞内循环经济,最低条件是有9亿人口变成中产阶级收入,而目前,有能力消费的中国人只有4亿”,算一算,至少还要十年以上的经济成长需要外资,那些一个月只赚1000元的六亿人口,才有可能达到目标,意思就是一旦中国和西方资本国家脱钩,资金进不来,工资无法发放,这个内循环目标就无法达到,问题是,中共管制资金越来越严格,外资不敢把钱投进来,说白了,政策左右矛盾,怎么努力也是没有用。

中产阶级生活痛苦

10月14日大纪元报导,这是中共同路人以及红色媒体最痛恨的报纸,因为报导太真实,报导说,一位武汉大学马克思学院的退休教授曹亚雄,因为在媒体上公开募款,遭受党国上级打压,理由是堂堂大学教授,还要在报纸上公然募款,实在太伤中共党国颜面,这位老教授之所以变成大乞丐,原因不是胡乱花钱,而是罹患癌症,为了治病,已经花掉所有积蓄,现在每月还要4万医疗费用,他公开募款募到30万,给钱的有一千多人。

武汉大学教授曹亚雄患癌公开募捐(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说起来很感慨,马克思学院就是传播“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摇篮,我追查了一下,在中国这样一级大学的教授,每月薪资大约是一万五千人民币,但是扣掉社保基金等等,实际落袋只有8000人民币,意思就是每年不吃喝,可以存款9万多人民币,以武汉生活水平,养活一个家庭每月要五千块,这位教授的积蓄40万,恐怕要存10年。

曹亚雄的工作就是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到处宣扬鼓掌,还远至“一带一路”的国家交换教授,宣扬马克思主义伟大,生病后才发现,中共每个月扣掉医疗保险,但是,生病时候才知道,原来医疗保险是假的,所以,从挂号开始都要自费,40万很快就光了,但是,癌症还没有医好,走投无路之下,只好向社会募款,毕竟中国还是有一些有钱人和善心人,这个行为却触犯了党国忌讳,你教授要命,可是中共要面子,这就是这个故事的黑色悲剧所在。

教授职业在中国,至少算是中产阶级,收入比起每月一千块的六亿人口多出很多,这样的中产阶级还看不起病,那么,你可以理解,当那些贪污公安被逮捕时说,“出门去办案,当然就是捞钱”,你就会为中国人被中共统治深刻同情了,并且庆幸自己生活在台湾

金钱不是人生全部,有一阵时间,我为主奉献事工,一天只需一百台币生活,但是,吸收自由空气无价,所以每日快乐。

我不知道,更不理解,那些炒作统一大梦的统派,为什么有自信,台湾被中共并吞,可以继续用健保,可以持续工作赚钱,可以无需生病要募款,可以活得贫穷却自由,有人可以告诉我吗?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17/1513075.html

文集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