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面对强权 知识人的最大最可恶的伪善

—最大最可恶的伪善

作者:
和理非抗争、和平协商、和平共处是说给善良文明的人听的,极权政体也说,但他们自己并不相信,他们只相信暴力形成的权力,为了稳固没有得到民意授权的绝对权力,就必须不断在内部和外部制造敌人。面对强权,向被欺压的弱势呼吁和平,是知识人的最大最可恶的伪善。

警察抓捕香港抗议者,2020年10月1日(路透社

拙文〈以理抗势〉刊出后,友人告知,我所提到去年对香港事不置一词的作家其实有两次“为港人说话”,还被小粉红追击。附帖文连结。我确实没有读过,于是赶快读。读后不仅觉得我没有错判,而且更难忍受这种扮中立、扮正义而纵恶的虚伪矫情文字。小粉红的追击只是无知,不能反证其正确。

去年9月,一向支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陈方安生,接受BBC《HARDTalk》访问,被问到是不是仍然支持现在香港的街头暴力抗争,她回答说是,因为警方施加不受限制的暴力,因为她认同抗争者的目标是为香港争取自由民主。

自2003年以来,香港的和理非抗争持续了十多年,2014年雨伞运动是一次大规模的“违法达义”和理非抗争。这么多年,争取到了什么?强权暴政会给香港人一些政治权利吗?还是越来越对香港的自由法治干预掌控?从暗到明,从遮遮掩掩到堂而皇之,从对国际有所顾虑到我行我素。

和理非抗争,印度甘地成功过,美国马丁路德金成功过,南非曼德拉成功过。成功除了因为他们的勇气和不惜牺牲的精神之外,不能否认的是,还因为他们抗争的对手是文明的、纵非民主也是有言论自由的政体。换了是专制极权政体,就没有和理非抗争成功的例子了。共产党的统治,是人类有史以来权力最绝对的政体,苏联东欧国家内部对极权的抗争,从来失败,中国八九民运的和理非抗争失败,香港的多次抗争也失败。

面对一个专制极权的政体,处于无权状态的人民,以和理非手段争取应有的权利,历史上从未有过成功的例子;以呼吁和平、妥协的方式要一个专制极权的政体放弃对外扩张,历史上也没有成功的例子。张伯伦对纳粹的绥靖没有使纳粹放弃侵略波兰。和平主义的高道德呼吁没能阻止纳粹杀犹太人,没能阻止史太林对波兰俘虏进行卡廷森林大屠杀,没有让日本军国主义放弃侵华。

和理非抗争、和平协商、和平共处是说给善良文明的人听的,极权政体也说,但他们自己并不相信,他们只相信暴力形成的权力,为了稳固没有得到民意授权的绝对权力,就必须不断在内部和外部制造敌人。

什么因素导致苏联解体?真正的原因是美国列根总统的星球大战计划,增加军费、扩充军力,迫使苏联也投入大量资源作军备竞赛,终于压垮了经济。信奉美国传统价值的列根,主张小政府,减税,政府松绑,但却投入最大的军费。特朗普上台也奉行减税却提出美国历史上最高的国防预算,建立太空军,要“建立地球上的任何敌人都无法匹敌的美军力量,技能,勇气”。

继承美国传统价值的人物,都知道光有好心、善良是不够的,光讲和平是没有用的,还要有实力。世界有恶霸,因此也需要有善霸。谈判要在实力地位谈判,和平也需要在世界推动人权民主才能实现。现任副总统彭斯出身于海军陆战队蓬佩奥出身西点军校,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曾任驻中国记者7年,2005年他31岁,虽超龄却去参加海军陆战队,并经历三次战争。

专制极权国家,就是邪恶帝国,就是人类文明的敌人,有天然的向恶性:对内压制和对外扩张。向它释出任何的和平、善意、退让,都不能够改变这种向恶性。无论处于多么弱势也只有奋起反抗才有出路。面对强权,向被欺压的弱势呼吁和平,是知识人的最大最可恶的伪善。

2020-10-12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18/1513428.html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