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陶杰:对泰国乐观

作者:
与其邻国相比,泰国虽然也是远东的小农人口,毕竟没有几千年的包袱。更幸有十九世纪英国女教师安娜亲自来暹罗,教当时的朱拉隆功国王英文,帮助他开拓视野,告诉他何谓西方工业革命与民权思想,一段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佳话(邻国之溥仪与庄士敦,即无此缘份),后来改编成舞台音乐剧“国王与我”,虽然泰国政府不满意,毕竟令人欣喜。

泰国事变,年轻人反对现任这位国王,觉得与他前任爱民如子的老爸蒲眉王相比,生活腐化浪费,尤其武肺期间,长期躲在国外,如此带有小农基因的所谓君主立宪制,到这一代国王终于出了问题。

蒲眉王拉玛九世,在位七十年,八十九岁逝世,品格敦厚,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知道民生艰难、人性险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继任人一上位,早晚会出事。

中国人世代盼出一个明君,老蒲眉王就是其中的代表典型。坐泰国航空公司飞机去曼谷,飞机降落前,机舱播出一段短片:泰国农民在一阵微雨中,喜孜孜地看着稻田遍地的新绿,感恩大地赐予的收获,也向天上的国王肖像合十致敬。

这样的好日子,只能是暂时。因为万一继位的下一个皇帝不贤,清明之治又可以维持几世?只要正常的智商,就知道小农基因的那种东方帝王统治绝对不可行,连争论的时间也是浪费。此所以有数以亿计的愚昧人口,整天噜噜苏苏,网络群组、学术论坛、知识分子、粉毛大妈,吵了几十年都如此低端的话题,令人烦厌。

与其邻国相比,泰国虽然也是远东的小农人口,毕竟没有几千年的包袱。更幸有十九世纪英国女教师安娜亲自来暹罗,教当时的朱拉隆功国王英文,帮助他开拓视野,告诉他何谓西方工业革命与民权思想,一段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佳话(邻国之溥仪与庄士敦,即无此缘份),后来改编成舞台音乐剧“国王与我”,虽然泰国政府不满意,毕竟令人欣喜。

因此,泰国的文明基础比其他国家好,并以佛教为正宗,英国式的君主立宪如果学到手,将会是另一个日本,东西方文化精髓的完美结合,七十年代泰国坚守全球自由世界的阵地,不随陷共的越南寮国高棉赤化,即是现代文明的胜利。

民族基因里的一些缺陷,压抑了几十年,全球时势变易,一些没有解决好的根本问题,始终会发作。泰国北面的那邻国,周期性的固然如此,政治制度远远走在前面的泰国,也不能例外。

毕竟,暹罗民族的基本品格没有变坏,泰国还是令人乐观的。我在曼谷买了房子。这一注我押下去,我乐观。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21/1514427.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