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美禁共产党员移民 入籍多年也被揪出

美国移民局10月初新增移民政策,禁止共产党进入美国,以及申请绿卡和移民。最近接连出现几宗案件,有人在美国入籍多年,被揪出入籍填表格时隐瞒事实,面临被除籍甚至遣返的命运。

退党义工在东湾华人超市前,将美国移民局公布禁止共产党员申请移民的消息,做成展版,让广大的华人民众知道。

美国移民局10月初新增移民政策,禁止共产党进入美国,以及申请绿卡和移民。最近接连出现几宗案件,有人在美国入籍多年,被揪出入籍填表格时隐瞒事实,面临被除籍甚至遣返的命运。

据《大纪元》10月20日报导,美国司法部2020年2月宣布成立了一个新的隶属单位——叫“除籍科”,专门负责处理撤销外国人以非法手段取得公民身份的案件。

正好,最近接连出现几宗案件,都指向了“美国公民身份”。有的人在美国归化入籍多年后,被揪出来N年前入籍填表格时“隐瞒重大事实或故意歪曲事实”,面临被除籍甚至遣返的命运;有的人则被发现入境时隐瞒共产党员身份,申请入籍被拒。

我们今天就来讲讲这些案例,看看这些真实的案例带来了哪些启示?

一:华人高级工程师被追查入籍表格

前几天有这么一条新闻,马萨诸塞州勒星顿镇一名工程师余浩洋(Haoyang Yu,音译)和他妻子涉嫌盗窃麻州最大的上市公司之一、半导体公司Analog Devices(ADI)的数百份机密文件,为夫妻俩合办的公司牟利,10月1日被麻省联邦法庭的大陪审团正式起诉。

波士顿的联邦检察官10月1日宣布了替代起诉书。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工程专业,今年41岁,已归化入美国籍的余浩洋被加控“签证欺诈罪”以及“非法获得美国公民身份”两项罪名,加上盗窃商业机密以及违反美国出口管制法律的走私罪等,余浩洋共计被控24项罪名。

他现年22岁的妻子陈彦之(Yanzhi Chen,音译)也被控3项电汇欺诈以及“协助和教唆”罪。

这是怎么回事呢?从起诉书看,余浩洋从清华毕业到美国留学,留学7年后,在2009年获得绿卡,2014年作为首席设计工程师加入美国半导体制造商ADI公司,开发“单片微波集成电路”。

ADI是美国芯片巨头之一。目前正在收购它的竞争对手Maxim Integrated Products Inc.公司,以提高ADI在汽车和5G芯片制造领域的市场份额,这是2020年度最大的收购之一,交易价值大约210亿美元,将使ADI公司的员工总数增加近50%。截至2019年11月,ADI公司在全球拥有约16,400名员工。

余浩洋工作的这家公司,看起来发展前景不错。

检察官办公室表示,在ADI任职期间,余浩洋涉嫌下载数百份高度机密的原理图设计文件和建模文件,并把部分文件复制到电子表格中,并将其上传到他自己的谷歌网盘。这些文件有些价值数百万美元,是ADI公司最赚钱的一些知识产权

根据起诉书,余浩洋2017年成为美国公民,就在这一年他和妻子创办自己的公司。5个月后,余浩洋就从ADI辞职。离职时,他签署了一份协议书,确认他已将所有的专有信息和数据交还给ADI。

但是依据指控,直到2018年12月他的谷歌网盘中仍存有这些信息,到2019年6月,他还将这些文件保存在他家中的各种个人电子设备上。

起诉书指控,余浩洋自己销售了大约20种ADI设计,甚至使用了与ADI相同的台湾半导体制造厂来制造自己的零件。他用于代替ADI的部件与ADI本身的产品高度相似。

检控官原本去年只是指控余浩洋盗窃商业机密罪,但后来开始调查怎么拿身份的。发现他在入籍申请书(N-400表格)中没有披露有关盗窃ADI商业秘密的重大事实和信息,从而犯下了签证欺诈罪、并非法获得了美国公民身份。

具体来说,余浩洋在2016年3月1日左右,向美国国土安全部提交了入籍申请。

在N-400表格的第12部分的第22题“你有没有犯过或企图犯任何罪行,而没有被逮捕?”以及第11部分的第31题“你有没有将任何虚假、欺诈或误导的资料或文件提供给美国政府官员”、第32题“你有没有欺骗任何美国政府官员而获取入境许可到美国,或在美国获得移民福利”,他的回答都是“没有”。

到2017年2月15日左右,余浩洋在移民局官员面试时,确认了他对上述问题的回答,而那个时候他已经非法复制并下载了ADI拥有的商业秘密,却再次在N-400表格上签名,在明知作伪证会被惩罚的情况下,他还是签署了“本人证明、发誓或确认,内容真实正确”一栏。

所以,大陪审团根据这个行为,起诉他“签证欺诈”和“非法获取公民身份”罪名。

二:家人是党员也算和共产党有联系

第二个案例是纽约皇后区111分局警员昂旺的案子,他被控非法充当中共的代理人而没有知会美国司法部。同样被追究他早年是否以非法手段取得公民资格,或者申请入籍时刻意隐瞒事实或作不实陈述。

其中多项问题,昂旺填写的答案似乎都与他早年申请政治庇护的事实不符,尤其是其中一项“是否参加过共产党或在任何情况下与共产党有(直接或间接)联系?”

虽然昂旺回答“没有”,但他被联邦调查人员锁定,厘清是否符合撤籍条件。

其中联邦检察官基尔蒂(Michael T. Keilty)指出,有文件证明,昂旺的妈妈就是中共党员。起诉书中摘录的一段电话录音中,昂旺也说,他的母亲在中国曾因是官员而需要撰写年度总结报告。

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大家知道中共党员很多,新华社2020年6月30日一篇文章说,“党员9191.4万名基层党组织468.1万个,中国共产党党员队伍继续发展壮大”。特别是中国精英阶层,他们当中的确有很多人和共产党有密切关系,或者配偶和直系亲属中有关系。

移民局这道题问“是否和共产党有直接或间接联系”,到底连家人都算,还是只看个人的隶属关系,例如与共产党外围组织的关系,都有很多看点。这个案子现在还在进行中,我们会继续跟踪。

三:知名民运人士入籍被拒

第三个案例是旅美30年的民运人士杨建利入籍被拒,原因是他1983年在北京师范大学攻读数学硕士时加入中共,1986年申请到美国留学时,被中共的外事部门人员警告必须隐瞒党员身份,说“一旦承认党员身份就会拿不到签证”。

于是杨建利在申请表中是否共产党员的一栏上,填写“不是”。

结果现在,美国移民局不但拒绝了他的入籍申请,还查出他早前政治庇护申请绿卡时,也没有诚实交代在过去5年内曾是中共党员身份。

杨建利日前撰文详细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虽然他现在争取豁免,但估计也是麻烦不小,有关审讯序程可能要好几年。

消息传出,在社交媒体上很多人说,相信现在美国,那些隐瞒身份入境的共产党员身份者,多如过江之鲫。

移民局怎么处理共产党的外围组织?

虽然,剥夺国籍的情形在美国移民历史上极少见,一般一年几乎不超过10个案例。但从目前的信息来看,川普政府在移民欺诈追查方面要加强。

CNN新闻报导,司法部一名官员表示,自2008年以来,司法部已提起228起民事除籍诉讼案,其中94起是在过去三年内提出,占比为41%。

此外也有人在社交媒体上公布他通过《信息自由法》(FOIA)索取的司法部的文件,显示2018年遣返39例,2019年遣返18例。

上述案例说明,并不是入籍成为公民之后就能高枕无忧了。如果被发现是通过欺诈隐瞒,有可能触犯伪证罪,以致撤销绿卡或公民,这个没有时效限制。也就是说,获得的身份也不会长久,无法永久保持身份,甚至连累家人。

因为,一旦被被剥夺公民身份,他们将被认为从未获得美国国籍。通过他们所递交的移民申请而获得身份的任何家庭成员,可能会被告上移民法庭,并被送回其本国,除非他们有一些独立的证据可获留在美国的权利。

例如在上述的工程师余浩洋的案例中,他的妻子就是通过婚姻入籍的。可能也会连带受到影响。

另外,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10月2日发布的政策指南中,强调凡是申请移民的共产党员或其他极权主义政党的党员或与之相关的成员,都不会获得受理。

众所周知,在中国,所有组织和团体章程的第一条都是拥护共产党的领导,还有妇联、工会、工商业联合会、文化教育团体等,还有海外华人比较了解的、打着民间团体旗号的统促会、友联会等,——这些大多由中共党员领导,被认为具有推动某一政治议程的任务,实际是共产党的外围组织。

美国移民机构会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公众正拭目以待。

据记者了解,纽约这边已经有尚未拿身份的华人把他们在国内任职或兼职的职务,把这些挂名的头衔,悄悄的辞去了。因为虽然普通基层党员由于难以查证,但这些团体有案可稽,比较容易被移民局查证。

据总部位于纽约法拉盛的“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工作人员表示,从美国禁止共产党员移民的消息发出第二天起,在该中心网站(tuidang.org)在线以真名办理《退党证书》的人数激增几十倍。

此外,通过电话、邮件、网页留言进行的咨询也激增;还有人要求查找之前的档案记录,补办《退党证书》。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易蓉表示,由他们发出的“退党证书”,可获得美国当局承认,美移民局欢迎申办移民的华人提出退党证书,华人熟读《九评》有助于移民考试。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21/1514561.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