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她完美的表现几乎确定成为美国新任大法官

 

 

虽然前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一直希望能见证新总统的上任,但是她并未能如愿,还是在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任期内的最后时刻不幸离世。金斯伯格的去世使得美国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的席位空缺了一位,也给了川普第三次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机会。如果此次共和党总统提名的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能于10月26日获得参议院的最终确认,那么现年48岁的巴雷特将取代自由派的金斯伯格成为美国最高法院的第6名保守派大法官,届时保守派将以5:4的优势进一步使最高法院向保守派倾斜,将会影响女性堕胎,同性恋婚姻,《患者保护与平价医疗法案》(奥巴马医疗法案,Obamacare),甚至2020总统大选结果在内的多个具有指标性意义的争议法案判决。

现任美国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的巴雷特是美国壳牌石油公司律师的女儿,也是前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尼·格雷戈里·斯卡利亚(Antonin Gregory Scalia)的得意弟子。在川普提名巴雷特为大法官候选人的仪式上,巴雷特开玩笑称她一定会在由9个人组成的最高法院中如鱼得水:因为自己是7个兄弟姐妹中的长女,加上父母,从小就生活在9个人的团体中;成年后生育5个孩子,又在海地领养了两名孤儿,加上丈夫,也是9个人的家庭生活。从巴雷特众多兄弟姐妹和子女的生活环境中我们不难看出保守派天主教对她深刻的影响。很多人担心巴雷特保守派的宗教信仰会左右她对争议案件的审判。不过这位来自美国私立天主教圣母大学的法学教授在长达四天的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上的近乎完美的表现为她消除了不少争议。

《奥巴马医疗法案》吸引了最多的火力:民主党参议员艾米·科洛布彻(Amy Klobuchar)首先针对此议题发起责难:“你认为我们应该把总统先生所说的‘这个(最高法院)候选人将会作出正确的判决来推翻奥巴马医疗法案’这句话当真吗?”

巴雷特回答称:“我不能代表总统发表言论,我也不知道总统先生在Twitter上说了什么,至少他没有当面要求过我什么。我可以明确地承诺没有任何人给我列举或提出任何要求,我100%地致力于不受政治干扰的司法独立。这也是为什么最高法院大法官是终身任职,任期不受总统换届选举的影响。这可以保证他们能够公正地解读并实施法律,而不是出于选举或政治考虑而向舆论屈服。我曾郑重宣誓会遵循法律裁决案件,从没有预先承诺,也永远不会预先承诺对案件进行任何偏向的判决。我并不是带着摧毁《奥巴马医疗法案》的任务来参加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的听证会,我只是在这里遵循法治的精神。”

《奥巴马医疗法案》成为听证会的攻击重点有两个原因,首先:最高法院预期将于11月美国大选后听取反对该法案的口头辩论。其次:金斯伯格大法官的离世增加了该法案被推翻的可能性。导致的后果可能是减少医疗法案覆盖人群和增加医疗费用,这对身患重病依靠《奥巴马医疗法案》才得以生存的民众来说将是巨大的打击。因为巴雷特法官曾批评了最高法院关于“全国独立企业联盟诉西贝利厄斯案”(National Federation of Independent Business V. Sebelius)的判决(5票支持:4票反对)。该案件的判决支持了《奥巴马医疗法案》的大部分条款,但是一些组织认为《奥巴马医疗法案》中“强制所有美国公民购买医疗保险,否则需要缴纳罚款“的条款违反宪法。但是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John Roberts)撰写的结案陈词中认为罚款可视作一种税收,因而符合国会对于征税的授权,而并不违反宪法。巴雷特曾于2017年对这个判决提出质疑,她在学术论文中写道:“罗伯茨大法官把《奥巴马医疗法案》推向了超越其看似合理的意义,以挽救该法案的境地。”

作为美国宪法原典主义者(Originalism),巴雷特和他的精神导师大法官斯卡利亚都不赞同大法官罗伯茨这种“偏离法案表面文本含义的法律解读,以达到偏向于他的结果”。巴雷特还在同一篇论文中提到了“金诉伯韦尔案”(King V. Burwell,最高法院以6:3的裁决支持向所有州符合资格的人提供医疗保险税收抵免),称此判决已经将《奥巴马医疗法案》(Obamacare)变成了《最高法院医疗法案》(SCOTUScare: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 care)。

除此之外,女性的堕胎权利也是参议员们关注的热点。身为虔诚的天主教徒,巴雷特即便在身怀第五个孩子时已经得知胎儿患有唐氏综合症,她依然坚持把孩子生了下来。因此保守派的巴雷特和自由派的金斯伯格对于堕胎权利自然有不同的见解。金斯伯格在她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听证会上被问到《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美最高法院于1973年承认妇女的堕胎权,受到宪法隐私权的保护。此判决至今受到社会各界争议,各州均制定不同法律,限制不一)的问题时称:“是否将孩子生下来是决定女性生活尊严的关键,如果政府阻挠这个决定,一个女性就不是一个完整的成年人,因为她将无法为政府逼迫她做出的选择负责。”巴雷特则认为生命始于受孕,她曾于2006年签署了一封公开信,谴责《罗诉韦德案》中堕胎的野蛮行为,并敦促恢复“保护未出生儿童生命”的法律条款。但是当巴雷特在听证会上再次被参议员黛安·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问到是否会推翻《罗诉韦德案》的判决时,巴雷特称她并没有关于此案的议程。

即使巴雷特采用了“没有被提起诉讼案件不做假想预测,不讨论政治,不做出承诺,没有预先态度”的战术回应了争议案件,但是我们不难从她对案件的描述中听出她的态度。当她形容《布朗诉托皮卡教育局案》(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1954年最高法院的判决终止了美国社会存在已久的白人黑人必须分开就读不同公立学校的种族隔离现象)时使用了“前所未有的创举”等词语;但是当描述堕胎法案时,巴雷特只是表示《罗诉韦德案》并不是毫无前案所参考,因此不难判断她认为堕胎权利值得重新评估。

美国总统大选首场辩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大法官的提名,自然大法官的听证会也少不了关于总统选举的问题。此前因川普一直拒绝承诺如果败选将和平交权,因此如果大选的投票结果极其相似时,并不排除上诉到最高法院的特殊情况。2000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是美国历史上选举结果最接近的几次。两个主要参选人:时任得克萨斯州州长的共和党候选人乔治·W·布什(George Walker Bush),以及时任美国副总统的民主党候选人阿尔·戈尔(Albert Arnold Gore)就曾因为佛罗里达州的选举结果上诉到最高法院,《布什诉戈尔案》(Bush V. Gore)在经历了36天的争议后,最高法院以7:2票决定“重新点算选票”违宪,以5:4票决定禁止进行任何新一轮的选票重点工作。当参议员科里·布克(Cory Booker)问到“怎样看待川普‘等等看会发生什么’,不承诺和平交权的态度”时,巴雷特拒绝做出回避大选案件审理的承诺,她表示:这是一个政治争议话题,鉴于大选结果仍然未知,她作为法官不想做出假想判断,也不想被用作是大选的棋子,为美国人民决定选举结果。

因此次川普在历史上颇具争议的大选竞选活动最后时刻提名这样一位保守的上诉法院法官取代去世的大法官金斯伯格,给很多民主党参议员带来了新的反抗情绪。但是巴雷特法官专业,沉稳,面对责难不卑不亢的表现,为她赢来了不少的民众好感。参议员约翰·科宁(John Cornyn)在听证会中要求巴雷特向众人展示笔记:“很多人在接受问询的时候,都会在桌子上放有各种资料,你能给我们看一下你的笔记吗?”巴雷特自信地拿起她的笔记本,上面空无一字,全靠精准的记忆回答所有案件争议,令人印象深刻。

被参议员约翰·科宁在听证会中要求巴雷特向众人展示笔记,巴雷特自信地拿起她空无一字的笔记本。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利在个人Twitter上诙谐地加上了一句话:我有7个孩子,你认为听证会很难吗?([email protected])

民主党参议员们知道可能无法阻挡巴雷特成为新一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因此以拜登(Joe Biden)的竞选副手贺锦丽(Kamala Harris)为代表的众多民主党参议员干脆把向巴雷特提问的机会变成了演讲,呼吁民众关注川普不承认的气候变暖等问题,试图为大选拉票,而不是阻止巴雷特入选最高法院法官席。两天后的10月22日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将会对巴雷特大法官的任命举行投票。全体参议院最早于大选前一周零一天的10月26日对此任命进行投票,而届时共和党还将占有参议院多数席位,看起来巴雷特几乎可以确定将成为美国最高法院新一任的大法官。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多维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22/1514868.html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