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中共的流氓外交与贾樟柯遇见“小粉红”

—贾樟柯遇见的“小粉红”

作者:
这些“爱国主义者”的逻辑,就是基于那些虚幻的国家意识,而忽略活生生人的命运,这其实是畸形的爱国主义,“脱离人本主义的爱国主义是可怕的!

2020年9月29日,上海浦东机场

中国名导演贾彰柯到北美宣传他的电影《海上传奇》,这一部描绘上海变迁的电影纪录片里,访问许多名人的“上海记忆”,试图述说这座城市的百年沧桑。贾彰柯对于满场的观众表示,聆听个人生命经验的细节,才能理解历史,因为“没有细节的历史是抽象的”。在场的翻译是八岁就离开中国的华人,她一下子不找不到恰当的措辞,就将这句话翻译成“历史是模糊的”。没想到,台下一位年龄不超过25岁的中国女生,突然站起来打断贾樟柯的谈话,高声说道:“翻译在篡改导演的讲话”。

突兀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愣住,这名中国女生接着宣称:导演说历史是抽象的,而翻译却故意翻译成历史是模糊的,这让西方观众以为中国不重视历史,什么都是模糊的,是别有用心地抹黑中国。楞在一旁的贾樟柯说,他一下子没想明白“抽象”与“模糊”的差别,也忙着理解一个翻译上的错误,是否有必要上纲上线说成故意抹黑中国?就在他走下台之后,这名年轻女生继续拉着贾激动地说:“你的翻译是不是台湾人?看样子应该是,她故意歪曲你的讲话,抹黑中国,应该是‘台独分子’。”

贾樟柯说:不,她是天津人。女孩的低龄让贾樟柯吃惊,他在微博写道:“是什么造就了一个生活在北美的中国女孩如此激烈的国家主义信仰,和如此脆弱的国家信心?”

来到晚上的电影放映,又是一位二十岁左右怯生生的女生,放映后她问贾樟柯:“导演,我想问你一个会让你不愉快的问题,你为什么要拍这样脏兮兮的上海,拍这些有政治色彩的人,给西方人看吗?”贾樟柯回应,他是在拍上海某个侧面,“生活就是这个样子,上海就是这个样子。”没想到女生突然愤怒说,贾导演有没有考虑电影被外国人看到,会影响他们对上海、对中国的印象?贾樟柯也激动地说,为了外国人怎么看中国,就忽视一种真实的存在吗?中国13亿人口中有很多人依旧生活在贫穷的环境中,难道可以无视吗?

女孩轻蔑地接话称:是啊!为了祖国的尊严,当然不应该描述那些人的情况。贾樟柯说他被女孩的话惊成了傻子,突然发现了这些“爱国主义者”的逻辑,就是基于那些虚幻的国家意识,而忽略活生生人的命运,这其实是畸形的爱国主义,“脱离人本主义的爱国主义是可怕的!”贾樟柯写道。

斐济台湾代表处日前举行国庆酒会,两名中国外交人员闯了进来,说是要拍照蒐证,遭我方外馆人员拦阻,双方推挤拉扯,对方竟暴力相向,导致我外馆人员脑震荡住院。消息传回台湾后,朝野群情激愤,震惊这种行为不只是“战狼外交”,而是“流氓外交”。其实,这与贾樟柯在海外碰到的中国小粉红是同一件事。

原本,外界以为当中国变有钱,生活改善了,越来越多中国人能出国留学,接触到民主自由之后,民主制度会慢慢降临到这个古老大国;但事实上,这种传统的现代化理论从来没在中国生根。在近年出版的《无声的入侵》与《大熊猫的利爪》两本书里,分别描述了中国锐实力对澳洲加拿大的渗透、影响以及威吓。又例如在去年九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校长才发表声明,抗拒美国FBI鼓励美国大学监管中国留学生的作为;但两个月后,该校却以“无法保障与会者安全”为由,取消了一场国际人权组织在哥大举办的中国人权研讨会。

民族主义不但是共产党巩固其政权正当性的工具,也成为许多缺乏政治参与途径的中国人,证明自己“会生气”,继而发泄不满的情绪出口。而这种揉合了国耻意识、悲情色彩以及复仇心理的中国式的民族主义,更是一种畸形且棘手的构造;台湾人在应对它时要格外小心,切忌因一时的情绪随之起舞。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24/1515596.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