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王赫:美国误判中共八十年 川普找到了误判关键点

作者:
中共窃据中国的战略恶果很快就显现了出来。中苏连成一片,美国被迫退到海上,组建三条岛链来围堵中共、截断共产主义的扩张。还先后被迫打了韩战(1950-1953)与越战(1955-1975)这两场大规模的局部战争,损失惨重。尤其,在韩战中,白宫姑息忍让决策,1951年4月12日解除联合国军统帅麦克阿瑟的军职,不容其坚决抗共。其后,麦克阿瑟在美国国会说,由于对华政策的失败,引起一连串灾难,是美国百年来政治的最大败笔。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接受CBS新闻采访时表示,美国最大的敌手是中共

1936年,一位已在华7年了的30岁的美国记者,来到西北苏区,采访了三个多月(包括多次与毛泽东长谈),出了本书,深深地影响了美国人对中共的认知;直到80年后,一位70岁亿万富翁奇迹般地赢得了美国总统大选,美国才开始认清中共。

那位美国记者,名叫斯诺,那本书就是《红星照耀中国》(中文译名《西行漫记》)。这本书成为了中共最早也是最成功的一次大外宣。《西行漫记》开始是以单篇报导文章与读者见面的。多家英美报刊向斯诺高价索取报导图片,例如美国《生活》(Life)杂志以一千美元索购苏区图片七十五张。英文单行本最早于1937年10月在伦敦推出,一再加印,依然供不应求;在美国印行数十万册,拥有数百万读者。这是中共的正面形象(斯诺眼中的)第一次呈现在美国和西方读者面前。

《西行漫记》的影响,不亚于甚至超过了《震撼世界的十天》——美国记者约翰‧里德写的关于俄国十月暴动的一本书,列宁作序,称“我希望这本书能发行千百万册,译成各种文字”。

美国总统罗斯福读了《红星照耀中国》,三次约见斯诺(1942年2月24日、1944年5月26日、1945年3月3日),听他讲述中共的情况,调整了美国的对华政策,考虑过同中共合作和向延安提供类似给予南斯拉夫游击战争那样的援助。

当时,日本偷袭珍珠港,美中联合对日作战。罗斯福支持蒋介石,同时又希望中国各派政治力量,特别是国共两党团结起来,从而有效地进行抗战。美国决定与中共直接接触。1944年7月22日至1947年3月,美军向延安派驻观察组(“迪克西使团”)。组长包瑞德负责军事情报,谢伟思负责政治分析向国务院报告。谢首途延安,一住三个多月,和毛交谈五十余次。毛视为“外交统战的开始”,称他为“战友”。观察组为毛和中共大唱赞歌。

事实上,美军和美国政府中,有着一股强有力的亲中共声浪。抗战胜利后,美国派声名卓著的马歇尔来华调停国共冲突,却铩羽而归。(1946年第二次四平会战,林彪部队几乎全给打垮了,马歇尔却不让蒋介石趁胜追击,搞和平谈判。林彪趁这个机会,在东北搞“放开大路,占领两厢”,半年以后,就恢复元气了。再卷土重来,国民党就已经打不了了。蒋介石最恨的两个人,马歇尔是其中之一。)

“马歇尔对蒋介石成见太深”,认为民国政府不可救药,而相信中共是一个“农民改革者”,可寄予希望。因此,马歇尔1947年初回到华府,总统杜鲁门马上就对国民政府断援,长达一年。马歇尔也很快荣升国务卿。

所以,我们就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1947年冷战开始,美国提出“杜鲁门主义”(“自由人民正在抵抗少数武装分子或外来势力征服之意图,美国政策必须支持他们”),相对苏联大力支援中共而言,美国对国民政府的援助不多,甚至一度中断。美国也没有军事介入国共内战。对中共抱有幻想,直至“尘埃落定”。虽然国民党快速丢掉大陆有多重原因,但美国也应承担其相应责任。

中共窃据中国的战略恶果很快就显现了出来。中苏连成一片,美国被迫退到海上,组建三条岛链来围堵中共、截断共产主义的扩张。还先后被迫打了韩战(1950-1953)与越战(1955-1975)这两场大规模的局部战争,损失惨重。

尤其,在韩战中,白宫姑息忍让决策,1951年4月12日解除联合国军统帅麦克阿瑟的军职,不容其坚决抗共。其后,麦克阿瑟在美国国会说,由于对华政策的失败,引起一连串灾难,是美国百年来政治的最大败笔,“我们未来几代人要为此付出代价:或许要一百年之久。”如金钟先生《华府统帅部的中国因素——名将之争:马歇尔与麦克阿瑟》一文中所说:韩战是“美国高层继‘失去中国’后,又一次姑息纵敌,是大陆失败的继续,麦帅事件显示中共毒素侵染力不容低估。”

韩战之后至尼克松访华期间,美国对中共的一个重大误判,是对中共发展核武器无所作为。中共50年代中期就开始搞核武导弹,十多年时间搞出了“两弹一星”。蒋介石曾在中共核爆炸不久提出,应采取军事行动,在研制出核运载工具之前,摧毁它的核设施。但在美国人那里,蒋碰了软钉子。显然,美国对中共核野心及核疯狂的认识明显不足。现在追悔莫及。(据赫鲁晓夫回忆,毛泽东曾经对他说:如果核战让世界人口损失一半,但还会剩下一半,那样帝国主义将会被全部毁灭,而社会主义还会存在……当然,美国和苏联先后也曾动过念头,对中共核设施进行“外科手术”,但阴差阳错,都未成行。也算是中共运气好极了。)

1972年尼克松访华是中美关系的一个转折点,更是对中共的一次历史性的误判。共产党窃国后,毛泽东治国无术、斗争在行,反右、大跃进大饥荒文革等等,国家到了崩溃的边缘,9.13林彪事件标志着毛的政治破产,对外还“两个拳头打人”(既反美又反苏),内外交困。居然,尼克松这时来与中共和解,真是对毛、对中共大拉一把。(蒋介石最恨的两个人,尼克松是其中一个。)

尼克松对中共的绥靖政策一搞就是44年。其中,1979年中美建交,中共出兵越南让美国喜不自胜,联合抗苏和中共的“改革开放”,使中美关系进入蜜月期。可是,1989年的六四大屠杀,给许多美国人浇了一盆冰水,令他们清醒许多,包括美国汉学权威费正清。费与中共颇有关系,在1991年去世前两天出版的《中国新史》一书中,改变了以往的观点,认为:中共政权是专制王朝的现代翻版,如果不是日本侵略,南京政府也可以逐渐导使中国现代化,而中共的崛起也并非不可压制。

美国政府却没有被浇清醒。布什政府虽然表面上联合制裁中国,但却暗地里派特使访华,没多久制裁就不了了之。之后的克林顿政府,先是把中共人权问题和最惠国待遇脱钩,后又放中共进入WTO。中共利用经济利益横扫美国和西方。美国政府还自欺欺人地说:中国的经济发展将会推动政治民主化,中国将融入国际大家庭。

2001年小布什上台,因中美矛盾有所发展,一度欲调整对华政策,但立即又被“9.11”模糊了战略视野,将恐怖主义作为美国的主要敌人,竟联合中共反恐。一些人鼓吹“中美国”,中美联合主导全球治理。2009年“社会主义总统”奥巴马上台,对中共绥靖的路就走得更远了。中共乘机做大,2010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全球野心膨胀。美国这才感觉到了危险,开始酝酿对华政策调整。

2016年奇迹般当选美国总统的那个人,就是川普,就是他完成了美国对华政策的历史性转折。他不是从尼克松那儿开始转,而是从1936年——中共的正面形象第一次呈现在美国人面前——开始转。亡羊补牢,未为晚也!

川普从2017年庄园会谈给习近平一段转型时间开始,经2018年开打美中贸易战,再到2020年的美中新冷战,内清共产主义流毒,外抗中共全面渗透。

川普正在彻底纠正美国对中共的误判。今年6月26日,美国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奥布莱恩发表对华政策讲话,反思美国对中共的错误估计——“随着中国日益富裕和强盛,我们相信中国共产党会实现自由化,可以满足本国人民日益强烈的民主渴望。”他说:“这种错误的估计已成为上世纪30年代以来美国对外政策最大的败笔。”

“那么,我们为什么会犯这样的错误?我们为什么不能看清中国共产党的本质?答案很简单,是因为我们没有注意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的确,自来到世上的那一天起,共产党的本质从来就没变过。因此,我们可以说,中美新冷战,就是解体中共及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终极之战。只有如此一战,美国才能走出误判中共八十年的这个沼泽,才能协助中国人民解体中共,才能开辟中美关系和世界未来的新天地。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27/1516669.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