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林忌:中共政经大计自己打对台

作者:
中共一面说要内循环,一面大搞自贸区,两种完全相反的经济方针与自己打对台,其“必须”的政治口号也充满中国式的自相矛盾。以教条主义来“创科”,以“习讲话”来指导创新,如何实现呢?

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闭幕,外界多想藉此知道,中共究竟会如何面对在国际上被围堵的新形势,而中共的回应,由所谓2035年达至“内外双循环”、外贸靠一带一路去应对贸易战,有如土法炼钢的全民创科,推动如5G、AI、大数据、晶片等“新基建”,去应对美国为首的西方盟国的经济脱钩,以及科技封锁,不但有药石乱投之嫌,更了无新意。

由早前深圳特区40周年庆典,习近平到场发表所谓的“十个必须”,以至海南全省变“自贸区”,遍地开花加入新的自贸区,至今全国已达21个,其目标就是希望补充外资,希望减少外国资金撤走。然而一如早几年上海自贸区的教训,当中共本身锁国,单是进出自贸区的限制,已经打倒自由贸易的目的。

边搞自贸区边说内循环

然而,进一步开放自由贸易,就和中共2035年“内循环”目标抵触,何况近年中共不断加强对民企的监管,不断国进民退;这些自贸区的目标又有谁?自贸令关税降低,因此外国货进,则是破坏“内循环”;而“内循环”比例增,则不但令外资无利可图而退场,而且无法在外贸得到外汇,只是“塘水滚塘鱼”;何况一如贸易战问题所揭露,一旦外国对中国贸易只余下逆差,那就是外国在贸易战占上风了——例如印度;由于印度买中国货的总值,远超中国买印度货,问题就变成“吃印度饭砸印度锅”,然后中国就四处投诉别国把“贸易问题政治化了”。

至于一带一路的债务问题,在短期内或达至账面的盈利,但轻易就会变成一盘坏账。例如早前因示威政变、总统宣布辞职的中亚国家吉尔吉斯,近月已多次要求中国减债;至于早前因债务问题,把汉班托塔港租借99年给中国的斯里兰卡,则刚接待前往访问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而美国更藉此租借,指这是债务陷阱、“中共是掠夺者”,中共则反指美国是“霸凌”与“胁迫”,双方互相指摘对方“欺负”斯里兰卡,而当事国却表态“中立”。这显示新冷战格局已成,未来美国将全面围堵中国,所谓一带一路的推进,将受到极大的限制。

至于在美欧各国拒绝华为,以至限制科技销售之后,中共打算突破技术封锁,以“十个必须”来操作全民土法炼钢——晶片,当然又是另一毛泽东式的狂想。由以往邓小平时代的改革开放,如今把“开放改革”变为“必须坚持党领导……正确方向”,至于如何可以做呢?就是“精神胜利大法”,例如“十个必须”提到的“必须坚持对外开放”、“必须坚持创新是第一动力”、“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以教条主义来“创科”,以“习讲话”来指导创新,如何实现呢?完全没有任何可行方案,只是空口白话。

中共一面说要内循环,一面大搞自贸区,两种完全相反的经济方针与自己打对台,其“必须”的政治口号也充满中国式的自相矛盾。例如“必须坚持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要达致就要开放政治环境,而不是坚持“党领导”。希望引进外资,其关键就是在外交层面放低姿态,减少与邻国无谓的争议,然而战狼外交下, 中共外交部变成了日日谴责,恐吓别人“死路一条”,打小人的诅咒部门,既无助于解决外交困局,也没有能力应对未来的经济危机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31/1518232.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