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一张意味深长的照片 照出女权运动的悖论

作者:

前言

本文讨论二个问题:

女权运动的本质是什么?

女权运动怎么和最打压女权的伊斯兰革命运动合流?

对于上图,标准的报道是这样的:埃米·巴雷特出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获得参议院投票确认后,巴雷特于当地时间26日晚在白宫宣誓就任。仪式由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主持。

这是川普提名的第三位保守派大法官在参院通过,这让最高法院大法官比例达到了5:4,为MAGA打下良好基础。后面四年任期,如果川普能够再任命1-2位保守派大法官,那将是上天的眷顾。

我们来造一下句子

现法官主持新法官的就任仪式;

现男法官主持新任女法官的就任仪式;

现黑人男法官托马斯主持白人女法官巴雷特的就任仪式。

一位新女法官巴雷特接任了一位刚去世的女法官金斯伯格。

这些句子都是成立的,那么:

面对女性法官就任,那位女权运动的旗手----去世的金斯伯格大法官满意吗?女权运动代言人--驴党满意吗?

驴党的悲歌

看看他们怎么说,

参院驴党领秀舒默指责:“共和党多数派利用完全矛盾的理由完成了席位窃取。这也是对他们所宣称原则的一种嘲弄,即美国人民应该在最高法院大法官的选择中拥有发言权。”

驴党副总统候选人哈里斯

哈里斯说:“共和党人否认了美国人民的意愿,通过非法程序确认了一名最高法院大法官……我们不会忘记这一点。”

不止不满意,而且充满敌意。

事实上,参议院在2016年阻止奥巴马的提名是正常职权,现在2020年通过川普的提名也是正常职权,从法理、程序上都没有任何问题。所谓的窃取和非法程序,完全是胡扯淡。

驴党动辄代表人民利益和人民意愿,这是老调重弹。而埃米·巴雷特在就职典礼上教科书式的说明,实在是让人拍案叫绝。必须贴图,重点说一下

埃米·巴雷特明确表达了米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独特定位,非民选的终身任职的联邦法官,就是要和所谓的“人民”保持距离。

因为群体的情绪是波动的、不稳定的,容易被各种舆论操控。而且,不同群体的思维深度和心理成熟度有很大差异。看下图,盖洛普关于美国不同群体对主流媒体的信任度调查:

驴党群体信任主流媒体的比例是69%,象党只有15%,说明驴党媒体更容易受主流媒体影响。这次Hunter电脑门事件,各大主流媒体与网络巨头对新闻的封锁,让很多人看清了他们的真面目。

这次投票最理想的情况,驴党有30%的人Walk Away,而15%的象党远离所谓的主流媒体。实际很难到这么多,但应该有相当比例。

有人问,怎么社会上从来没有从象党Walk Away的运动?最多也就是指责川普,而不是脱离象党。这是个好问题。道理也不难,因为正常人的思维一旦反省深化,就很难退回,这是条单行线。

那种在驴党象党来回跳跃的,比如布隆伯格,本色都是标准的驴党。而那些自称象党,却因为反川而支持拜登的,本色也是驴党。

这二百多年,正是联邦法官的大法官们秉承传统、保持审慎、拒绝与时俱进,形成了对各种进步主义思潮的有效压制,才让米国保持法治传统的长久延续,这和欧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法国人都搞第五部宪法了,还在摸石头。

但罗斯福当政的大幅左转开出恶之花,在1953-1969厄尔·沃伦法院期间,司法系统的“能动性”被激发,米帝社会走向撕裂,直到奥巴马的八年到达顶峰。

回到正题,驴党对于新法官的上任是反对的态度,而且是全面反对。参议院投票结果是52-48,巴雷特大法官成为南北战争以来,第一位没有得到任何反对党赞成票的最高法院法官。

一位女法官进入最高法院,难道不是女权旗手金斯伯格的夙愿吗?一位女法官进入最高法院,难道不是女权代言人--驴党的期待吗?都应该支持才对。

对于这样一位品行能力都非常突出的大法官候选人,现在驴党一个支持票都没有,实在问不出啥,有一个夏威夷极左议员竟然抛出了“你性侵过别人吗”这样侮辱性的问题,恶毒满满。对待这样的渣人渣问题,巴雷特大法官依然文雅。要是问老川这样的问题,那应该就直接踢回去了。

这个投票数字让我非常遗憾,又在情理之中。在前几年文章中,我就得出结论,驴党已经脱离原来英美的保守主义路线,走向激进化。驴党(金斯伯格)这些人推动的所谓女权运动,并非真正关心女性权益。

举个例子,卡瓦诺和拜登

卡瓦诺大法官在任命前,有三位女性站出来指控性侵,最有名的就是这位福特教授。在听证会上,福特说了一段缺乏人证物证的故事。如果这样的指控能够作为定罪证据,那所有男人都可以被定罪。

但女权人士(驴党)群情激愤,理由很高大上:相信女性

那么,换个人呢

下面是合集

家里也是一片混乱

上次提了一下这个事,结果后台来了一位大姐,严肃斥责我不该PS这么多照片。我说你自己去搜索一下吧,她义愤填膺地说别人已经验证了。你这是PS,就是!就是!就是!这里再发一次,加深印象。

这几天电脑门,爆出了拜登Hunter很多不堪入目的烂事情,大家有兴趣去搜一下,这一家子的混乱,保证超出正常人的想法,我就不贴了。

而老拜自己,在4月份被前参议院助手塔拉·里德指控性侵,各种信息相互印证,可信度远远高于福特的故事。

那么,女权人士(驴党)怎么说,他们是否还相信女性?结果是没看见、没看见、没看见。

更诡异的,女权运动和伊斯兰革命家走到了一起。这个问题,是那些自由主义者拼命回避的问题。

比如,2017年华盛顿女性大游行Women’s Match的核心组织者Linda Sarsour,下图红圈中头巾女

她是沙里亚法的拥趸

还直接威胁批评者阿里

游行者是这样的

拜托,现在世界上,对女性权益压迫最深的就是伊斯兰世界了,连选择服装的自由都没有。当伊斯兰主义者统治世界,这些所谓的女权活动者要么被赶回家,要么被处以石刑。真正要帮助女性,这些活动家应该去中东抗议才是。

拜登曾经公开说,不给他投票的黑人,都不是黑人。无独有偶,女权活动家格洛丽亚·斯泰纳姆Gloria Steinem也一样,她诅咒那些不投票给希拉里的女人都该下地狱。一个是开除黑籍,一个是开除女籍,真是一家人啊。

1960年代的性解放运动

综述

女性权益需要维护吗?当然要。

但现在的女权运动,早就超出了为女性争取权益的范畴,成为打着保护女性权益,去实现少数人特权的激进活动。在自由之地,女权运动做着伤害女性的事情。受损害的,不仅是社会,更是女性自己。

上世纪1960年代开始的性解放运动,就是一个典型。60年过去了,我们审视过去的二代人,女性在性解放运动中获得了自由了吗?并没有。人性无底线,所以人性需要约束,是不能解放的。这场运动其实是给了社会,无论男性女性一个自我放纵的理由,而受伤最深的,恰恰是积极参与的女权活动者。

那么,女权运动为什么会和最敌视女性的伊斯兰革命运动合作?简单地说,不管女权运动,还是伊斯兰革命运动,都是激进社会运动,他们有个共同点:激情高于理性,问题都在别人。最容易明确的敌人,就是眼前的社会。那么,法治的维护者和秩序的建设者,自然成为他们的共同敌人。放大来看,不止女权运动,BLM运动、LGBT运动或ANTIFA运动,都有同样的属性。(注:很多反川群,呈现类似的状态。)

本来为了消除男权,结果又创造出来一个女权,这难道不是南辕北辙吗?BLM运动,让黑人无法成长,伤害了社会,包括黑人自己。LGBT运动,本来不需要骄傲的群体被抬上了神坛,伤害了社会,与LGBT群体自己。而ANTIFA运动,他们正在给全社会制造绞肉机,包括自己。

人们有很多美好的愿望和初衷,但如果只有激情没有审慎,那么看似用鲜花铺就的天堂之路,往往通向地狱。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历史之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01/1518523.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