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河北省平山县首任“610”头目薛青更遭恶报死亡

二零二零年五月,河北省平山县第一任“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薛青更遭恶报,患肠淋巴瘤(肠癌),手术后遗症肠粘连,痛不欲生,最后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死去。

参与迫害法轮功教材的「610」被称为「死亡职位」,因成千上万的「610」人员遭到厄运。

二零二零年五月,河北省平山县第一任“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薛青更遭恶报,患肠淋巴瘤(肠癌),手术后遗症肠粘连,痛不欲生,最后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死去。

臭名昭著的“六一零办公室”简称“六一零”,是江泽民政治流氓集集团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系统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它可对各系统、各部门直接下达各种指令,对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实施各种迫害。

“六一零”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它是当年的“中央文革小组”再现。

由于“六一零办公室”这个名字名声太坏,二零零三年,中共为了欺骗外界把“六一零办公室”对外名称改成了“防范和处理×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对外则称“六一零办公室”已经被“撤销”。实际上是换汤不换药,即使对外挂的名称改了,但“六一零”在内部的名称一直没有改变。

直至现在,所有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都是由各级“六一零”系统直接指挥、督促、胁迫、操控公、检、法、司和各级政府相关机构实施的。善恶有报是天理,如今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六一零”被称为“死亡职位”,因“六一零”人员遭恶报的数目成千上万。

薛青更,平山县南甸镇东庄村人。从一九九九年六月至二零零一年四月,任职“六一零”头子,是第一任“六一零”头目,期间,正是大法弟子前仆后继进京上访时期,也是各乡镇按照“六一零”指令对上访大法弟子大肆抓捕、拘押、毒打、抢劫、罚款、酷刑的严重时期。

薛青更自从走上这个“死亡职位”之后,他的家庭就没有了安宁。在县医院当医生的妻子康随竹却莫名其妙地当了电梯工;次子薛振华不幸摔断了腿,后来又出了车祸;二零零一年四月长子薛国华又无端被人在腹部及胳膊上连捅数刀,恶报殃及家庭成员。真可谓祸不单行,灾祸连连。

那么,看看薛青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原下槐镇人大主席法轮功学员崔鸿俊,依法进京上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中午,崔鸿俊刚回到家,已守候几天的下槐镇副书记张建设、派出所所长王新堂带队开车闯入家中,威逼崔鸿俊放弃大法修炼。崔鸿俊当然不答应。张建设当场宣布说:“接县六一零主任薛青更通知,镇党委决定从一九九九年六月一日起停发崔鸿俊全部工资。”

二零零七年,流离失所多年的崔鸿俊曾去找到薛青更(当时薛青更已经调离六一零)讲法轮功真相,并要求恢复工资,但薛青更仍威逼崔鸿俊:只要写出“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可以恢复工资。崔鸿俊当然不答应。现已七十七岁高龄的崔鸿俊从一九九九年六月至今已被扣发二十一年多工资,累计已是几十万元。崔鸿俊工作了一辈子,只因信仰“真善忍”,却被中共迫害的身无分文。这就是“六一零”的邪恶在薛青更身上的真实展现。

薛青更任职“六一零”头子期间,除在公安局、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几十名大法弟子之外,还将迫害延伸到乡镇。

大吾乡邪党书记侯同霄,政法书记芦素芳还多次非法囚禁本乡大法弟子,私设公堂,并对他们毒打、罚款、抄家、抢劫等。抢劫的物品有:拖拉机、摩托车、三轮车、自行车、电刨子、压面机、电视机、手推车等各种物品,仅大吾乡累计对大法弟子的罚款数额就达数万元。

政法书记芦素芳狂妄的叫嚣:国家就是往死闹你们法轮功,把你们法轮功闹不过的……

下槐镇邪党书记赵振芳、政法书记秘春英(女)、镇长陈跃峰、带领镇政府干部、派出所恶警到各村绑架大法弟子家、抄家、勒索钱财,在政府大院非法囚禁大法弟子,私设公堂,毒打折磨大法弟子。寒冬腊月,他们把大法弟子们双手抱树铐起来,连续数天,将崔长江毒打致昏死,派医生抢救。特别是赵振芳亲自下手毒打韩食堂、封同书夫妇。恶警、恶人们在村子里见什么抢劫什么。如:粮食、拖拉机、立柜、桌子、椅子、床、电视机、电风扇、缝纫机、收录机、液化气炉具、石英钟、高压锅、座钟、台灯等,堪比当年的日本鬼子扫荡。

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薛青更任职“六一零”期间,被非法判刑者一人(赵建梅);被非法劳教两人(马素平、李静丽);被开除公职者三人(安三庆、康瑞竹、王树全),被流离失所者五人(安三庆、封强、崔鸿志、封同书、李桃妮)。

这桩桩、件件迫害佛法的罪恶,迫害修炼人的罪恶,都是“六一零”薛青更指令的体现。

稍微有头脑的人应该静心想一想,中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直接残害的是法轮功学员,而间接祸害的是追随中共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中共祸害的还不止这两类人,所有听信了中共污蔑法轮功谎言的人,都在危险之中。大瘟疫和各种天灾人祸都是针对这些人来的。

“湛湛青天不可欺,未曾举意已先知。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正义可能迟到,但绝不会缺席。古往今来,善恶有报是天理,至今仍把迫害当作工作的中共体制内人士应立即悬崖勒马,认清中共的邪恶,看清其即将灭亡的大势,在历史的最后关头,为自己的生命留一条后路。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明慧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06/1520418.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