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阿波罗网编译】政府文件揭示中共监控中国民众的新证据

作者:
10月30日,由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办、致力于介绍中国新闻的非盈利性网络杂志—《中参馆》(ChinaFile)发表文章,《政府采购文件揭示中共监控人民的新证据》。文章披露中共近几年来,为了维稳,利用高科技技术对中国人进行全方位的深入监控活动。阿波罗网记者李晨宇对此文进行编译报道。

 

 

【阿波罗新闻网2020-11-2讯】作者:阿波罗网李晨宇编译报道

10月30日,由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办、致力于介绍中国新闻的非盈利性网络杂志—《中参馆》(ChinaFile)发表文章,《政府采购文件揭示中共监控人民的新证据》。文章披露中共近几年来,为了维稳,利用高科技技术对中国人进行全方位的深入监控活动。阿波罗网记者李晨宇对此文进行编译报道。

在整个中国,无论是繁华都市,还是偏僻小镇,各地政府官员为了贯彻中共对中国人的监控蓝图,掀起了前所未有的监视系统采购狂潮。由此产生了遍布全国数百万台摄像机和侦听设备。虽然当前还无法对中国进行全覆盖布局,效果也不确定,但中共官员正在努力使这些系统尽可能有效和保持技术先进。

本文是《中参馆》对2004年至2020年5月期间、中央和地方政府,用于购买监控技术而产生的约76,000份政府采购公告和相应文件进行分析后,得出的主要结论。这是迄今为止,对中国监控网络建设的最全面的统计分析。

2020年底计划全面监控中国大陆关键公共场所

2015年,中共九大党政部门发布文件,要求在中国各地进行"公共安全视频监控建设、联网和应用"。该文件称,监控系统不仅用于打击犯罪,也是加强"社会管理"、"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重要机制,用于预防跨地区群体聚集、非法集会等事件。在"天网工程"、"平安城市"和其他以往监控项目的基础上,中共的目标是在今年年底前,要将视频监控系统全面覆盖中国大陆所有"关键公共场所"然而,中共意愿虽是如此,但却无法达到其目的。

记者和宣传团体正确地将大部分监视报道集中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国政府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建立了激进的入侵系统,以监测该地区的少数民族穆斯林。很难看到的是该国其他地方建立的监视的详细信息。新疆在多大程度上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PRC)的榜样?究竟是谁在其他地方的地方政府试图追踪?他们为什么认为这样的监视是必要的?国家监视计划的应用在各地有多少不同?对地方政府来说有多贵?这些系统中的任何一个实际工作得如何?

下面是《中参馆》分析来自中国政府采购网网站的采购通知书,用于公开招标。许多采购通知书还包括冗长的附录,这些附录揭示了官员如何购买热成像相机, WiFi嗅探器或面部识别软件。

 

 

可以肯定的是,地方官员们的构想,甚至最终购买的东西,远不能准确达到他们想要部署的目的。中共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能力也是有限的。出于任职的临时性,受制于官僚主义,以及时间、金钱、优先事项和人为错误等因素制约。

《中参馆》分析的数万份采购通知书,更加清晰的勾勒出中共渴望有能力深入中国公民的私生活,并对流动人口产生恐惧的鲜明意图,同时还体现了中共领导层的极大自信,只要它拥有足够数量的监控技术,就不存在任何无法探测和消除的威胁。今年新冠肺炎(中共病毒)的发生,以及随之而来的封锁、接触者追踪和健康评估,更会加剧这种“冲动”。

监控设备经费巨大,中央地方两套系统

2018年和2019年,中共监控产品的购买量达到了一个更高水平,不仅包括摄像头,还包括预测性警务软件、智能手机取证系统以及综合性数据平台。仅在2019年,中国至少大约占全国三分之一、998个县级市,已经布置了某种类型的监控设备。地方政府对面部识别系统的采购在中国各地越来越普遍,与传统视频监控系统采购形成互补。

《中参馆》分析,中央和地方政府在监控推进方面的资金投入。2016年至2020年期间,支出超过140亿元人民币(21亿美元),这个数字还不包括其他监控项目的支出。地方政府的监控支出差异很大,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波动,有时达到相当于某一年公安总支出的一半。

中共不满足于执法部门对中国公民的监控,中共统治体系自身也购买了设备,安装了监控系统,并与地方监控系统相连接,受中央直接管辖。

在不同地区实现不同监控目的

《中参馆》分析了中国三个地方政府采购监控系统的特点,以分析其目的。

在广东西樵镇,当局部署面部识别基础设施的方案,揭示了整个系统的理论基础,包括当局认为哪些类型的人是危险的。

在新疆沙湾县,当局计划建立一个广泛的新监控系统,用于特殊的极端监控制度。

在哈尔滨,官员们正在努力扩大他们的监控能力,以预测当地中国人会去哪里以及他们会做什么。

尽管目前仍不确定这些技术的效果如何,但其意图是明确的:全力侵入中国人活动的所有公共场所。

西桥镇"人像感知网"

去年,在广东省西樵镇综治信访维稳办,对人们日常活动所带来的固有危险保持警惕,开始着手建设称为"人像感知网络"的项目。该计划要求购买300个与面部识别软件兼容的摄像头。

带有人脸识别功能摄像头布局覆盖人们生活的"四大基本需求",衣、食、住、行,以及另外五种"生活质量需求":医疗、金融、文教艺术、娱乐、休闲旅游。西樵将在餐厅、杂货店、商场、公交车站、幼儿园、电影院,甚至是武术馆的出入口,将"人像"反馈到监控系统中。

同时,根据在人们在公共场所时被监视的难易程度,对各公共场所进行分类:

"核心"区域,比如机场或地铁站的安检口,可以实时了解进出镇区人员。

关键”区域,是指学校、医院、宾馆、商场、娱乐场所等场所的区域,人流有一定的高峰。

“辅助“区域,如人行道、人行横道或景区。

人脸识别摄像头(254个布置图)

监控系统的智能化发展

摄像头与庞大的面部图像数据库协同工作,采用越来越复杂的算法,将新捕捉到的面部图像与数据库中已有的图像进行匹配。警方不仅希望摄像头系统能将路人与现有档案联系起来,还希望系统能够利用机器学习来识别“伪装”。以广西陆川县为例,公安局要开发一种面部识别算法,能检测出人们"戴帽子、口罩、眼镜、墨镜、假发、假胡子”等伪装行为。

由于资金限制,各地方政府购买的带有为人脸识别功能的摄像头,仍然少于其他类型的摄像头。通常情况下,会将面部识别摄像头定位在人流密集的地方,例如,汽车站、寺庙、旅游景点等。

网格化监控管理

除了人脸识别之外,地方政府还希望监控系统具备“网格化管理”功能。该功能用于监控进入本地区的外地人员信息。例如,南方某城镇综治信访维稳办,在2019年要采购一套能够识别和记录非本地车牌的摄像系统,以分析第一次进城的车辆及人员是否存在违法情况",并可自动向公安人员发送"警示短信"。同时,有些监控系统还可以实现风险评估功能,对于"首次进入"特定区域、是否出现在"高危区域"、是否"只进不出"等人何以进行风险评估分析,甚至可以对每一个人每天进行风险积分评估。

 

 

列入2019年西樵采购公告截图,展示当局如何考核居民日常需求,以及如何在居民区放置摄像头

通过监控产生恐惧而约束人民

监控系统不仅可监控黑名单上的人,也是为了阻止普通公民"跨辖区结伙、非法集会",或者是为了识别之前不在政府监控范围内的个人。中共收集这些信息可能会引起人们的警惕。"如果你意识到中共会收集和监控这些数据,久而久之,你就会将产生恐惧,从而约束个人行为。"

加州大学伯克利信息学院专注于技术和人权的研究员肖强说。"有多少中国人不想在微信上说敏感话题,因为他们知道中共在监控也不想给自己带来麻烦。这种恐惧在中国是真实存在的。一旦你有了这种恐惧感后,当到处都是摄像头的时候,人们就会因心生恐惧,而自我约束行为。"

中共新疆的监控与分割

相对于中国西北部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西樵镇的监控手段就不值得一提了。新疆是目前中共最有侵犯性的监控系统所在地,该系统旨在区分民族群体,并针对该地区的少数民族人口,可以去区分少数民族的面部毛发、家庭人口、名字,所有这些特征都被视为危险信号。中共政府以降低"威胁"的名义,强行降低出生率,大规模关押维吾尔族人,在集中营进行劳动。

中共对新疆的监控手段相对于其他地区有过之而无不及,有时听起来堪称极致,在住家门上贴上QR码,警察可以通过扫描,来获取住户信息;要求居民刷身份证给汽车加油。这让新疆显得与世隔绝。新疆可能是中国国家监控报道最多,也是最极端的地方,针对特定民族和宗教群体的所有成员,包括少数民族穆斯林,其中许多是维吾尔族人,是新疆的主要监控对象。

"社会问题与政府目标分析",作为2017年沙湾政府采购公告的一部分,一份长达200页的监控可行性研究报告声称他们:

加剧了他们"西化"、"分裂"我国的阴谋,随着冷战的结束,随着国际泛伊斯兰主义、泛突厥主义活动的猖獗,新疆境内外"三股势力"[分裂主义、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勾结升级,反动宣传,不遗余力地煽动动乱,制造混乱,严重影响了社会大局稳定和国家安全,给各族人民生命财产造成了巨大损失。

人权观察组织关于新疆大规模监控系统"综合联合行动平台"的报告指出,当该系统检测到司机不是车辆登记的对象时,可以向警方发出警报。这种匹配方式在中国其他地方也有发生。广西壮族自治区的一个县政府,希望其交通摄像头系统能够将司机的脸部图像与汽车的图像分开拍摄并保存。在辽宁省,北票市寻求具有"混合捕捉模式"的摄像头,使其能够同时跟踪行人、非机动车和机动车,并"将人脸与身体、车牌和车辆联系起来"

但由于这项技术是如此的无孔不入,而且每个人都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它,你留下的痕迹被人工智能收集和计算,以便得出一些针对每个人的算法。不仅仅是针对罪犯,恐怖分子,或者是安全机构所关注的人。我们说的是处理这些信息并监控每个人的能力。

无孔不入的监控网络

沙湾官员为了能够建立“自动识别和调查参与恐怖主义和“威胁社会稳定”的关键人员”计算机系统。沙县中共政府研究了更全面的监视系统。即在前端包括4791台联网的高清摄像机,其中70台将是面部识别单元,将被放置在人流密集拥挤的地方;在后端:一组互联平台将跨越三个管理级别,即村庄/乡镇级、县级和市级,三个网络层(公共Internet,私有视频网络以及公安局的自己的Intranet)。至关重要的是,该系统将允许信息通过“社会资源整合平台”从私人摄像机传到警察网络平台,而该平台源自“旅馆,网吧,加油站,学校,医院监控,自行车出租点和沿街的商店等。”这种系统并非新疆独有。山东,福建,黑龙江和山西省以及北京的采购通知书中都提到了类似需求。

WiFi嗅探器

监控系统无论数量多么庞大,都只能提供视觉(或者听觉)信息。很多地区希望通过WiFi嗅探器收集更多数据。WiFi嗅探器(有时安装在监视摄像头附近或正下方),通过侦听个人电话的唯一标识信息来工作,可以是移动电话号码,也可以是将电话与绑定的其他数据(例如电话的媒体访问控制(MAC)地址,服务集标识符(SSID),国际移动设备身份(IMEI)或国际移动用户身份(IMSI))。然后,根据定位,当局的监视算法可能会将这些信息与摄像机镜头进行匹配。

另外,嗅探者可能会更深入地挖掘一个人的在线历史,比如,可以确定个人的“虚拟身份”,在流行网站和社交媒体平台(例如QQ,微信和淘宝)上的用户帐户信息等等。

“预测性策略软件

中共当局希望配备“预测性策略”软件的系统,以实现提前预警。尽管本地监视计划源自中央计划,但是各地数据集成仍然受到限制。目前,还没有一个数据库包含全国所有监视数据。当监视目标越过城市界线时,即使是最复杂的跟踪系统也可能会失效。

2017年,哈尔滨官员希望根据天网运动的指示,购买一种能够更深入地了解居民生活的系统。香坊区公安局计划采购多“模块”功能,希望能够对目标个人进行更细致的跟踪。

关键人物控制模块:利用跟踪人的手机信息,铁路客票的购买,以及酒店住宿,进行“多维分析”

基金分析模块:根据银行卡号和交易数据重建个人的国际“金融交易关系。”

轨道分析模块:将采用地理信息系统技术显示目标的日常旅行轨迹。可以使“研究人员从区域的角度分析关键人物的活动模式,以便发现任何异常情况并提前进行干预。”

多变量分析模块:将利用多个人、多个车辆或多个案件之间的联系。可以将住在同一家酒店,使用同一家网吧或乘坐同一架飞机的人们联系在一起,并反馈到算法中进行问题分析。

恐怖分子和暴力者预测模块:将涉及“恐怖主义和暴力”的现有案例文件,输入警察计算机系统,以“对所有人进行分类和预测,以识别有可能卷入恐怖主义的关键人物、爆炸事件等等。”

AI和人权法专家Daragh Murray说,结果是“许多预测性警务算法会产生歧视性输出。”他们还削弱了尊重个人决策和“以人为本”的根本承诺。

奥威尔式的监视国家

《中参馆》分析的采购文件本身不能完全说明中国当地的实际情况。但者却充分反映了中共当局对中国人的全面监视野心。媒体报道称,中国将在2020年成为奥威尔式的监视国家,“虽然不准确、很愚蠢,但实际上可能是现实。”

随着新冠肺炎(中共病毒)的扩散,中共采取的隔离措施,地方政府实施数字检查站和位置跟踪,以确定允许居民去的地方。该系统不只是被动地收集信息,要求人们积极参与,使用智能手机扫描QR码以乘坐出租车或参观餐馆,银行和其他公共场所。有人报告说,官员在他们的公寓外甚至在室内安装了摄像头监视他们的家。

阿波罗评论员林峰分析:当中共的集权感受到对人民的恐惧与防范加剧的时候,越显示出他们的岌岌可危,越害怕出现群体事件而形成燎原之势。然而监控设备再先进也无法阻挡历史的车轮向前推进。本文只是针对中国大陆各地政府的监控设备采购文件的分析,而实际应用的监控设备到底能否达到预期效果,我们还是持怀疑态度的。如之前我们报道的美国对中国大陆进行芯片管制,截断了监控设备的核心产品外购渠道。而国际社会对中共的制裁愈演愈烈,从而也会限制国外的监控设备卖给中共;同时,产品质量有时也不尽如人意,因此综合来看,中共要想实现其全民监控的目的还是很难的。

原文链接:https://www.chinafile.com/state-surveillance-china

责任编辑: 王君   来源:网络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08/1520943.html

大陆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