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中国文化没有了载体

作者:
大家庭,连厨房的伙头,闺房的乳娘,即使不识字,也都有一大箩筐民间故事的记忆:三国、说岳、隋唐演义,不但历史一代一代流传,忠奸曲直,是非黑白,做人的熏陶教养,也一样不缺。

中华文化如何“复兴”之前,首先要定义什么是中国文化

中华帝王政治中,君臣主奴,家长威权,包括国人经营生意,不信外人,只信子女亲宠,内残互斗,有人说是糟粕,有人说是“国情”,这部分倒不必卖力气“复兴”,一向根深蒂固。

除此之外,急待“复兴”的,公认无非是琴棋书画,京戏昆曲之类的中华文化精华。诗词、对联、中医、本草、汉服、许多人满怀激情,这些传统精致文化,都有不同程度的复辟。中国人只要见洋人穿一套中山装抱拳作揖,用流利普通话说一句“您好”,就会心理上感到一丝欣慰,减轻了一点民族自卑,提高自信,倒也不失为美事一桩。

然而,全方位复兴中华文化的精华,真的那么可行吗?不妨评估一下现实。文化需要“载体”,犹如打水,总要一只木桶来盛载。首先,中国的传统建筑,亭台楼阁,檐瓦庭廊,就是中华文化主要的载体之一。广州的西关,北京的胡同,山西晋商古宅,同里的巷陌楼台,宅门深处,多富贵人家。富而且贵,不分先后,必须并存,锦衣美食,诗礼风流,除了有钱,都不离一个“贵”字。

中国社会的结构,本来一向稳定和谐,有一个地主阶级,地主养了一批士大夫,本有一套自足的文化生态,承传千百年,只要不拆房子,不斗地主,文化就不会沦亡,胡适、蒋梦麟、梁启超,都是博达古今中外的通人,王世襄成为传统文化的守墓人。

这套文化生态,先要有文化载体:厅堂楼阁、园林假山,除了所谓“风水”,宅院布置讲究的其实是礼数,这个阶层,是中国的精致文化之所依,中国精致文化包括尊师重道,为子弟延聘先生,读诗诵经;高堂生日,搭一座戏台贺寿,逢年过节张灯结彩,吃月饼、猜灯谜,无一不是文化的生活修养。这样的大家庭,连厨房的伙头,闺房的乳娘,即使不识字,也都有一大箩筐民间故事的记忆:三国、说岳、隋唐演义,不但历史一代一代流传,忠奸曲直,是非黑白,做人的熏陶教养,也一样不缺。

只嫌自己的传统文化沉闷,只觉美国的文化爽快,电影花木兰为中国品牌贴金,贴到了新疆引起争议的外景,岂知人算不如天算。

再迷恋荷里活,都知道是死路一条。不如看以色列和法国的电影,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文化承传。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2/1522448.html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