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维权 > 正文

蛋壳公寓北京再有数百人维权 发生肢体冲突

作者:

图为示意图。

一个月之内,长租公寓平台“蛋壳公寓”北京总部至少两次集结了数百人进行维权。蛋壳公寓深陷多方讨债窘境,引发“爆雷”的猜测。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导,11月9日,蛋壳公寓北京总部聚集数百人维权,几乎含盖了整个链条,包含租户、供应商、保洁、维修人员,现场发生肢体冲突。

来自苏州的承包商表示,蛋壳公寓拖欠其工程款近160万元(人民币,下同),其中59万拖欠了2年多。今年七八月份开始完全不付款了,蛋壳一开始给出的解释是遇到疫情,让大家一起扛一扛。一开始承包商还和蛋壳站在一起,但如今工人的工资都发不起了。而蛋壳却完全不付款,让承包商完全扛不住了,只能到总部来维权。

另据一名安徽承包商透露,蛋壳公寓合计欠他款项超100万,蛋壳曾对他承诺分期支付欠款,但从去年12月至今他仍未收到欠款。

蛋壳公寓子公司百家修的维修人员表示,蛋壳已拖欠百家修的数百名员工薪资长达4个月。

面对维权,蛋壳公寓方面仍没有给出明确答复。据凤凰网科技报导,截止目前,有工作人员对供应商的回答是,“公司没有钱,请回家等待。”

不仅供应商等被拖欠账款,蛋壳公寓的房东、租客也爆出相关问题。多个城市的租户由于蛋壳公寓停交水电费、网络运营商费等,普遍出现停水停电、网络中断、保洁中断、修理自费承担的情况。

央视财经报导,近期,深圳地区的一些蛋壳公寓租客在网上发文投诉称,自己租住的蛋壳公寓出现了大面积断网。

陆媒报导,今年10月中旬,蛋壳公寓倒闭破产的传闻就在网络上发酵,有消息指,浙江杭州蛋壳公寓分部破产倒闭,北京总部亦传有多名“债主”上门讨债。有被拖欠合作款的合作商先后表示,蛋壳公寓在上海南京湖北武汉等地拖欠装修款,拖欠时间大约一年,金额从几十万元至1000万元不等。

但是,蛋壳公寓曾在微博回应:近期,部分合作方因与本公司存在商业纠纷,采取了过激行为。散布“蛋壳跑路、倒闭”等相关不实言论、视频、图片,公司已报警处理。目前,蛋壳公寓经营活动一切正常。

《商学院》杂志的记者于10月15日下午来到了北京“蛋壳公寓”总部,该大楼保洁向其确认了蛋壳公寓近日被讨债的事实。

多名来讨债的蛋壳业主向《商学院》反映,“现在找人都找不到,蛋壳两头坑,租客的钱要不回来,房东的钱不打款。”一名蛋壳公寓的供应商抱怨,“蛋壳公寓拖欠的账款至今未打款。”

蛋壳公寓产品形态涵盖合租公寓、整租公寓等,主要的用户群体是都市年轻白领,现已进入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天津、武汉、南京、成都、苏州、无锡重庆、西安等13地市场。

据公开信息显示,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公司成立于2015年初,蛋壳公寓是其旗下的中高端公寓品牌,是分散式长租公寓代表企业之一。

2020年1月17日,蛋壳公寓以“DNK”为交易代码正式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继青客公寓之后第二家赴美上市的长租公寓企业,蛋壳上市募集资金为1.5亿美元。

上市后,蛋壳公寓便迅速破发。资料显示,蛋壳公寓最新股价仅剩下1.6美元,相较于上市时已暴跌近90%,市值仅剩2.92亿美元,蒸发超20亿美元。

最新披露的财报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蛋壳的公寓从去年底的43.83万间降至41.9万间,暴跌近2万间。

今年5月,中概股蛋壳公寓的投资者至纽约南区联邦法庭提告,指其在上市文件中存在重大虚假误导信息,没有告知其上市前收到租客投诉的性质和程度,以及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将严重影响该公司业务市场需求的不利信息,令投资者受损。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4/1523011.html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