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习近平要赶尽杀绝? 孙大午任志强马云有区别 北京高官罕见认走出红利期

抓孙大午恐吓民营企业家? 猪中茅台蒸发超1000亿股价 马云好友在香港大街被砍

11日,大午集团创办人孙大午被抓牵动许多海内外中国人的心。是因言获罪?亦或“黑打”变“打黑”?孙大午、任志强马云最近都因言获罪,区别在哪?

蚂蚁遭踩,孙大午被拘,中共民营企业遭遇厄运。马云们只是短暂时代的特殊产物?习近平要赶尽杀绝吗?

中国经济过去二十年的快速发展,巨大的人口红利是不可或缺的因素。不过,近日北京高官罕见坦承中国已走出人口红利期,2035年老人达4亿。

“猪中茅台”被打回原形!市值蒸发超1000亿,股价暴跌30%。马云好友,大陆富豪「钱多多」在香港大街被砍。谷歌摊上事了!165家欧美公司发联名信,敦促欧盟尽快行动。

“猪中茅台”被打回原形!市值蒸发超1000亿股价暴跌30%

最近,受到猪肉价格下行的影响,大涨了两年的猪肉股风光不再,股价出现了大幅的下跌。

根据数据统计显示,自从2020年9月以来,才两个月的时间,猪肉板块整体已经下跌了22.42%,而多只龙头股也大幅下跌,其中有"猪中茅台"之称的牧原股份表现尤为惨烈,股价相较于高点暴跌超过30%,市值已经蒸发了1157亿。

谷歌摊上事了!165家欧美公司发联名信敦促欧盟尽快行动

由165家公司和行业组织组成的团体呼吁欧盟反垄断执法者对谷歌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称这家美国科技巨头在其网络搜索结果中不公平地偏袒该公司自己的服务。

在过去三年时间里,欧盟反垄断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已经对谷歌处以总计82.5亿欧元(约合97亿美元)的罚款,理由是该公司滥用其市场力量偏袒自己的购物比较服务、Android移动操作系统和广告业务。

因言获罪?“黑打”变“打黑”?孙大午、任志强和马云因言惹祸,区别在哪?

11月11日凌晨,河北民营实业家、大午集团创办人孙大午及该公司高管突然被警方抓捕。大午集团及28家子公司全被官方接管。有知情人士说,这次高碑店市警方抓捕显示背后可能有河北省高层授意。

阿波罗网昨天已经事件做了报道,详见:《抗暴!中国人洗版抗议中共,企业家孙大午感人事迹传出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大午集团法律顾问等人,11日下午到北京市友邦律师事务所与该所主任赵光进行了1个多小时的咨询。

图:大午集团工人和村民分批到政府和公安局前讨说法。

赵光表示,大午集团此次涉案,或与一起土地纠纷相关。大午集团微信公号曾发布讯息称,多年前,郎五庄村曾将740亩土地交由徐水国营农场耕种。但实际上,徐水国营农场占用郎五庄村土地超2000亩。为了土地确权问题,双方数年间争执不下。后来,郎五庄村将地租给了大午种业公司。

2020年6月21日,大午集团人员与徐水国营农场人员发生了第一次冲突。8月4日,双方再次发生冲突,徐水区公安介入,并与大午集团员工发生了肢体冲突。这两次事件被称为“6.21事件”和“8.4事件”。

赵光说,结合现有信息分析认为,虽然该事件目前还没有“戴黑帽”,但从警方目前的办案力度和动用的警力来看,“戴黑帽”可能性很大。这不是一般的抓捕行动,而是类似于抓捕严重暴力犯罪嫌疑人的力度、强度。

律师事务所兼职律师吴丹红此前与孙大午有过接触,孙大午给吴丹红留下了“草莽英雄”的印象。吴丹红说,“他是个理想主义者,横冲直撞,破坏潜规则,所以也得罪了不少人”。

孙大午今年10月曾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公有制是共产党发明的,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理应是私有经济,但是实践上很难实现。

今年5月孙大午曾在网上表达对许志永维权律师的赞佩之意,“他们让受害者看到了一点亮光,保持了一点对法律的信心,点亮了他们生存下去的希望”。

2015年,孙大午撰文公开支持维权律师。他说:律师这种前仆后继的壮举让人揪心,让人绝望,也会让人们发出求救声,毕竟社会还有良知的体现。

他说,现在尽力和国家保持着距离,“我算是死里逃生、九死一生,也算是遍体鳞伤。说话我不敢像任志强那么敢说。我们的体制仍然是计划经济的体制,可是走的方向是市场经济的道路。也就是有开放,没改革。”

2003年4月,大午集团公司因在其网站上发表了《小康社会的建设及难点》、《悼念李慎之》、《两位民间商人关于中国的时局及历史的对话》三篇文章而受到警方的警告。

蚂蚁集团沪港两地即将IPO之际遭中共紧急喊停,外界认为这是因为马云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上的发言,不但激怒了中共监管部门,更是直接打脸习近平的“中国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言论。

孙大午的遭遇,也不禁让人想到任志强。今年九月二十二日,北京华远集团前董事长任志强因“贪污、受贿、挪用公款”遭重判十八年。

自由亚洲评论文章称,在某种程度上孙大午和马云二人也是“因言获罪”,孙大午是一以贯之,带有某种异议人士的特点;马云则是从乖巧商人一飞冲天,得意忘形口无遮拦,而撞上早已埋伏好的官式枪口。二人虽然与当局的关系不同,然其言论却也都涉及体制,前者涉及经济政治体制,后者涉及金融体制。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5/1523616.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