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地方国企债市作乱 习近平防不胜防

作者:
国企逃废债不能没有实控人地方政府高层授意,这不是顶风作案吗?这些国企发债,玩的就是拚命融资的金钱游戏,中国经济真的好吗?如果逃废债的风气蔓延,各个省都效仿,千亿级大国企串连逃废债,百亿规模的债市留下一个接一个烂摊子,习近平担心的金融 系统性风险就要到了。

中国“以新债养旧债”的经济模式,政府债务是长期问题

按照习近平在年初会议的谈话指示,2020年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收官之年。人行一把手郭树清8月16日官媒刊文也表示今年将会“如期收官”。而中国债券市场规模目前超过100万亿,是比A股股市还大的直接金融市场,值此收官倒计时,却爆发剧烈动荡。

综合近日媒体报导,自10月下旬以来,紫光集团、青海国投、华晨集团再到永煤控股的多只债券,接力爆雷,引发了11月债市一片恐慌,持续至11月13日连环跌,甚至日内盘中交易数度“熔断”,有的债券净价(不含债息的交易价格)单日暴跌超90%。即面值100元一张的债券大跌至地板,很多的交易价格直降到4、5元,这在股市来说就是崩盘

领衔这一轮债市爆雷潮的,紫光集团、青海国投先后决定不履行赎回到期永续债,“除本兑息”变相违约。华晨与永煤二家公司,总资产分别超过1900亿、1700亿,账上也分别有400多亿、500多亿的现金,却公告还不起10亿元,特别是在违约前,仍“若无其事”的发新债券,另一方面暗中进行“脱产”,种种行径显然不是无力偿债而是有意赖账。业界普遍认为很恶劣,专业的术语叫做“逃废债”。

这一轮“逃废债”的发行主体,紫光集团是清华大学控股51%、中共教育部透过代持控股49%。青海国投、辽宁华晨、河南永媒,是信用等级最高的省属国企。不论是高校系央企债,还是省级AAA国企债,先发债券借钱,然后转移核心资产,导致无法履约,投资人求偿无门,这这完全是一种有组织、有预谋的恶意倒账行为。而业内公开的秘密,国企逃废债都有地方政府高层的授意和国资系统的配合。

就像这次圈内人士透露,华晨集团违约前期,辽宁省委副书记、省长刘宁曾经下指示:“其实也可以不还”。

事实上,国企逃废债不是今日产物。公开信息显示,早在90年代出现的逃债废债潮,各级国企利用申请破产不失为躲避还债的“合法”途径。江泽民文选自曝相关内容:“国有大中型企业一哄而起、逃废债务和国有资产流失”。1999年的逃债和废债给中国经济造成很大内伤,却被地方政府以及产能过剩的国企视为“政绩”与“重生良机”。例如1999年赵乐际任省长的青海省。

值得注意的,刘宁是在今年7月,即青海省“隐形首富”非法采煤案在中共北戴河会议之际曝光的前一个月,被由青海调职入辽。此外,这次河南违约的河南书记王国声2016年至2018年是青海省书记,时任的青海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省长就是刘宁。

债券圈曾流行一种说法,不做青海省债市,青海省恶意逃废债务前科累累。今年青海国投永续债续期突然变卦,去年青海盐湖(昔日钾肥之王)账面10亿蹊跷被439万债拖垮。现在青海官员跨省任职,显然也在履新的省份复制逃废债此一恶劣作法。

国企逃废债不能没有实控人地方政府高层授意,这不是顶风作案吗?这些国企发债,玩的就是拚命融资的金钱游戏,中国经济真的好吗?如果逃废债的风气蔓延,各个省都效仿,千亿级大国企串连逃废债,百亿规模的债市留下一个接一个烂摊子,习近平担心的金融系统性风险就要到了。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7/1524085.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