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陶杰:再论拥川普你得罪了谁

作者:
香港的文史训练本来就薄弱,一个长期炒股票赌马的城市,下注“买边个赢”、斩仓、押宝之类现实词彚,长期统摄心智。此百年未见的魔幻之局,连西方知识分子也迷糊困惑,更何况殖民地基因成长的香港。在这种乱世,坚持非常清醒的独立思考,也是对于做人、为畜、为奴三者之间的严肃抉择。

美国川拜大战,网络世界,全球各国民间都可以评论,各由利益角度希望哪一个胜出。

网民不是政府,若香港人希望川普胜,不等同“政治押注”。若全球只有香港涌现一百万撑川普大游行,示威者展现美国旗及数百张川普画像,并有女性流泪大呼川普是她们心中的哥哥张国荣,这样的情景,用英文来说,就比较Awkward。

支持川普的香港人,大多只关注美中港三边关系。然而也可以在另一高层次陈述:并非“支持川普”,只是学术地、科学地、超然地认为“拜登比起川普,更不适合做总统。”

理由可以与政治无关:川普比拜登有活力、川普有大闹天宫的孙悟空魅力性格,与“飞越疯人院”的主角和“海贼王”相同;拜登则性格形象俱弱势。

更可以是:希望川普赢,不是情迷川普这个积尼高逊型的狂人,川普只是一个图腾,川普的团队,更能代表文艺复兴以来的西方文明与华盛顿美国宪法的初心价值观。

而拜登那一边:你看清楚,由“乱世佳人”电影下架开始,到主流传媒凭主观喜好审查,到“黑命贵”和建立川普支持者的告密热线,与这种人几十年来口口声声声讨的所谓麦卡锡主义,凡此种种,俱是何讯号,代表了那类“自由派”的反动潮流?

世界其他国家的人民并无义务接受美国白左的道德判断标准,因为世界舆论和美国东西岸之外任何人的大脑,不是推特、Google、荷李活、CNN和哈佛柏克莱的殖民地。

至于川普和拜登,谁更反共?在高端的智者眼中,反而属于低级问题。正如问一个高僧:眼前有两个女明星,一个安夏素蕙(Anne Hathaway),另一个是七十岁的夏绿蒂蓝萍(Charlotte Rampling),你喜欢哪一个?高僧和我都说:我选择夏绿蒂蓝萍。

因为你眼中的年轻貌美,在高僧眼中终究是一具臭皮囊;选择夏绿蒂蓝萍是Prefer她的内涵与韵味。层次不同,不必勉强。

亦即若希望川普赢,可以是支持彭斯远多于贺锦丽。可以喜欢彭斯代表的美国基督教福音派,这股势力由司徒雷登为代表,在民国的大陆建立了许多大学向中国人启迪思想、启蒙理性,引入文明的阳光。一切只是饮水思源。

因此你若比较希望川普赢,原因不必向美国的左胶民意交代,因为你判断拜粉其智商与见识,永远不会明白。正如费正清之流,对毛泽东和延安的向往,看在胡适的眼中,知道是无知,但对美国汉学家,由秦始皇朱元璋讲起,以其智商与识见,也不明白。

愚昧的人一生都肤浅;拒绝愚的昧的人追求Sophistication。在前者眼中,川普是一切肤浅的表现,在后者眼中,肉身和色相并不重要,价值观和意义,如何超越川普这个人,就是夏虫不可语于冰之争。确实,蚂蚁的一生都不明白这个世界有三维空间:长、阔、高。人不会跟蚂蚁争论这个问题。

至于大选完毕,川普指控民主党系统性作弊,需要证据。

大选期间,香港的抗争从政者,可以也与拜登connect,因为他们在从政,从政和PR一样讲策略,尽量团结大多数,不但没有问题,而且必要。

但身为观众,可以坚持言论自由。当然,希望川普赢是一回事,选后坚持要有确实证据才会相信民主党系统性作弊、而且由某外国势力参与开发的投票软件作弊,要有证据才接受此一指控,这是另一个问题。

香港一些网民在这方面情绪尚未落定,陷入资讯困惑状态。因西方百年主流媒体,因其意识形态之障执,已经不可信;支持川普的另类媒体,又未崛起至建立可信的境地。

香港网民倚赖中介的华文网媒,包括强烈支持川普者,多缺少新闻侦查训练,又多事实证据不足。反川普者,则为纽约时报CNN长期海外殖民地。其间外国势力拼命提供挑拨离间的谣言与评论,将美国人发明的网络科技向“1984”的奥威尔式目标狂推,趁美国内乱,倒没有浪费分秒。

香港的文史训练本来就薄弱,一个长期炒股票赌马的城市,下注“买边个赢”、斩仓、押宝之类现实词彚,长期统摄心智。此百年未见的魔幻之局,连西方知识分子也迷糊困惑,更何况殖民地基因成长的香港。在这种乱世,坚持非常清醒的独立思考,也是对于做人、为畜、为奴三者之间的严肃抉择。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8/1524416.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