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方伟:核爆级新闻发布会或成选举征战分水岭

11月19日,美国东部时间上午9点10分,川普阵营举办了自选举日以来最详尽的一次新闻发布会。川普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川普阵营知名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团队成员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向公众呈现了大规模选举欺诈的重要证据,并说明将从9大领域突破法律战,以揭穿拜登团伙的选举欺诈,保卫美国宪法和选举公正。

方伟:核爆级新闻发布会或成为这次选举征战的一个分水岭。(SOH合成图片)

11月19日,美国东部时间上午9点10分,川普阵营举办了自选举日以来最详尽的一次新闻发布会。川普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川普阵营知名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团队成员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向公众呈现了大规模选举欺诈的重要证据,并说明将从9大领域突破法律战,以揭穿拜登团伙的选举欺诈,保卫美国宪法和选举公正。

希望之声TV》跟踪这一新闻大事件并迅速直播,传递新闻发布会资讯,美国常识学者、时政评论人士方伟做出了点评和解读。

核爆级新闻发布会或成为这次选举征战的一个分水岭

川普律师团队所做的新闻发布会,让我们都想知道到底怎么了?川普团队手里究竟有些什么样的证据?在过去两周之内,萦绕在我们心头的是几个事情,所有的川普团队或者说支持川普团队的法律诉讼,在各州的法庭都失利了;那些所谓“主流媒体”都说没有选举舞弊证据,没有规模性欺诈的可能性。

这个新闻发布会之后,现在我就跟大家说结论,这个结论是:这是一个核爆级的新闻发布会,它很可能会成为整个这次选举争议或者叫选举征战的一个分水岭。

我想跟大家把选举欺诈说清楚,和大量手工做票的关系是什么?在100分钟的新闻发布会中完整说了一遍。100分钟的信息量非常大,我尽量跟大家说清楚。但是我跟大家说,这个新闻发布会我们讲两整天、讲三整天都不为过,它的分量就这么重。

大选舞弊是由中央控制计划,再由各地统一执行的大规模欺诈

美东时间12:11分,川普律师团队由前市长朱利安尼律师带队的川普最精英的律师团队做了新闻发布会,时长大约100分钟。

首先,第一个发言的是朱利安尼。他说,基本上我们都知道,在选举夜,川普是遥遥领先,光在宾夕法尼亚一个地方,他就领先70万到80万票,一夜过后,所有的领先都没有了,川普“输掉了”。那么在统计学讲,我们有很多统计学的证据,都证明这个不可能。他说,我们就不说统计学了,就算他们说得不算数,我们来看一看到底什么算数?

朱利安尼说:在过去这么两周之内,很多我们的调查工作,很多美国勇敢的爱国者,爱国的美国人、证人,他们走出来,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选举的欺诈,不是在一个州,不是在一个地方,它是在很多州,而且以同样的、一模一样的行为发生。得到的结论是什么呢?那就是:这是一个中央控制的欺诈指挥部。首先是中央控制,因为在各州呈现的行为模式一模一样,因此是中央控制、中央计划,然后各地统一执行。而执行的地方主要是大城市,更准确地说,是民主党所控制着的大城市。再准确点说,是由长期腐败、做票历史的民主党控制着的大城市。

其中一个大城市就是宾州的费城。费城做票的证据可以装满一座图书馆,多到这个程度。那么对于宾州来说,对了解费城的人来说,你能在那得到的惊奇是什么?不是它做票,而是它不做票。在过去60年内,费城就不断去做选票的欺诈。

另外一个大城市就是民主党控制的密歇根州的底特律市。在这些地方,在这些民主党控制着的大城市,选举理事会是民主党控制的,警察是民主党控制的,当地的法官是民主党的朋友。总而言之,就是一派非常非常荒唐的情形。在宾州,现在的所谓的统计数据说拜登领先69140票,但是,在整个宾夕法尼亚有68万到70万张票没有被检查。这全都是宣誓作证的证人所揭出来的。

拜登团伙建成了美国史上“最好的”欺诈团队

在二、三十年前,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和里根的国务卿詹姆斯·贝克就说过,邮寄选票是非常容易作假的。后来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也说过,邮寄选票非常容易作假。美国的末流媒体《纽约时报》也认认真真报导过邮寄选票对这个国家的选举有多危险。朱利安尼说,很不幸,他们都成了预言家,他们全都说准了,这是美国第一次出现大规模大选选票作弊。

朱利安尼说,拜登的团队就像拜登在选举前几天所说的,他们建成了美国历史上最好的一个欺诈团队、一个作假团队。他的团队确实干得挺厉害,但是不够好,还是被逮着了。这里头有很多的证据,其中一个就是在数票的时候,把监票员赶走。

宾州一地有682000张选票没有被查验

他说,在这个世界上,很多国家都作选举,任何一个国家,包括非洲的坦桑尼亚,它都知道邮寄选票点票的时候要有监票员在那里。那么对于民主党共和党都是一样的,他们都得在场监察。

朱利安尼举例说,一个邮寄选票信封拿出来,填好、签上字之后,里头还有个信封,这个信封把它塞进去,然后寄出去就完了。就这样的信封,人家在家里自己弄的,它上面也不知道写什么东西。最后寄到数票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在那里监票的话,什么结果都会出来,仅在宾州一地,就有682000这样的票,完全没有被检查过。而与宾州同样的事情,在另外两个地方也发生了,一个就是费城,在费城就完全没有监票。但是在宾州的另外一个地方,就是共和党所执政的地方,就有严格的监票,同样一个州。这就是违宪,违反了宪法“相同权利”的基本原则。

违宪允许填写错误的选票重新改好,都改成了拜登的票

朱利安尼接着说,在宾州的两个大城市,一个是费城,一个是匹兹堡。在宾州其它的地方、红色的地方、共和党执政的地方,他举了一个他朋友的例子,他填选票的时候,结果填错一个东西,填错了之后,根据法律规定,你既然填错了,你的票就作废。但是在民主党所主政的地方,你填错了,他们不厌其烦回去找你,哎你填错了,把它改好。所有这些东西都是为了推高拜登的选票,而所有允许弥补、重新改好的这些举动,都是违反宾州的选举法的。宾州的选举法是不能这么做的,你既然填错了,你就丢失了你的机会,再不能跑回去让他如何如何再去改好。所谓的改好都是改成拜登的票。这是另外一个例子。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 记者辛吉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0/1525227.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