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王友群:中共大学性侵案为何那么多?

作者:
好色、性侵、淫乱,已成为当今中国最严重的社会问题之一。这是中共全面、彻底、无底线地败坏传统道德的结果。

 

11月15日,西安音乐学院钢琴系女大学生小玉(化名)的父母,在西安市长安街上举牌喊冤。牌上写着:“梁某利用职务之便,骚扰我女儿,导致她患上抑郁症,才23岁就自杀了。”此情此景,让许多人心寒齿冷。

近年来,中共的许多大学,如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电影学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国传媒大学、上海财经大学、厦门大学、南昌大学、中南大学、四川美术学院等,都爆出性侵丑闻。有的导致女生怀孕,堕胎,被迫转学,精神失常,甚至自杀。悲剧、惨剧、恶作剧仍在反复上演。

中共大学性侵案为何那么多?我认为,至少有以下三个原因:

第一,这是中共长期灌输无神论结出的恶果。

中国自古以来被称为“神州”,中国传统文化被称为“神传文化”,中华民族的列宗列宗都是信神敬神的。

中国古人讲:“人在做,天在看。”意思是说,无论你在做什么,包括你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老天爷,也就神,都看得一清二楚。古人还讲:“人间私语,天闻如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意思是说,两个人讲悄悄话,神听得真真切切;两个人在黑暗的房间里做亏心事,神的眼睛洞悉一切。古人还讲:“举头三尺有神明”,即神无处不在,到处都是。

一个人如果信神的观念根深蒂固,时时处处都能想到,无论做什么事,都有神在看着,就会自觉按照神给人确立的行为规范,做人做事;就会常怀敬畏之心,戒惧之心,提醒自己谨言慎行,不逾矩。

但是,中共当政71年来,不断给亿万中国人民灌输从它的老祖宗马克思那里继承来的无神论,让人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人在做,天在看”,不相信因果报应,不相信生死轮回,不相信天堂地狱,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丧天害理的事都敢干。

中共宣扬的无神论,从根本上摧毁了相当多中国人的正义良知,以至于“中共国”里,从上到下,为数众多的人,什么假话都敢说,什么恶事做敢做,天、地、人、佛、道、神都敢斗。

不信神,是当今中共大学里侵案频发的根本原因。

第二,这是中共长期败坏道德结出的恶果。

中国传统文化是“遵道重德”的文化。孔子的《论语》15900个字,实际上讲的是“道德”二字;释迦牟尼传法49年,从做人的层面看,也是讲的“道德”二字;老子的《道德经》5千言,更是直接在讲“道德”二字。

为什么这里谈中共大学的性侵问题要专门谈“道德”问题?因为好色之徒,古已有之。但是,当今的中国,好色之徒之多,超越古代、近代以至于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前的中国,超越国外,几乎遍及一切领域、一切地区。从最有权有钱的人到平民百姓,从老者到少年,从俗世之人到出家人,都有深陷其中者。好色、性侵、淫乱,已成为当今中国最严重的社会问题之一。这是中共全面、彻底、无底线地败坏传统道德的结果。

“道”是什么?我理解,是宇宙万物发展变化的客观规律;“德”是什么?我理解,是按照宇宙万物发展变化的客观规律做人做事的准则。

老子讲:“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天、地、人、道、自然合一,既为遵道而行,行大道,走正道;反之,就是逆天叛道,走歪道,走邪道。

中共的思想源头不是来自中华传统文化,而是来自1848年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其实质是“假、恶、斗”。这个基因传到中共身上,从1921年中共成立到2020年的今天,中共大搞“假、恶、斗”99年的结果是:把中国变成了全世界最大的假话大国,全世界超越一切道德和法律底线的野蛮大国,全世界“与天、地、人其乐无穷”的斗争大国。换句话说,中共将所有的“道”、所有的“德”,全都败坏了。

举一个典型例子。佛教中有五戒,其中之一是“戒淫邪”,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戒色”。佛经中讲,犯色戒罪大恶极,“堕落三恶道,亦云断头”。但是,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北京龙泉寺方丈、中共全国政协常委释学诚,竟然是一个大淫僧。2018年8月1日,原清华大学的两位女博士,曾任龙泉寺都监的释贤佳、释贤启,实名发布了一份长达95页的举报材料,列举了释学诚性侵多位出家女弟子的极端丑恶的罪行。

在“中共国”,连佛教界最高级别的“大和尚”,都成了“花和尚”,遑论大学校园里的那些性侵者?

第三,这是中共长期败坏男女关系结出的恶果。

“色字头上一把刀”。我们的老祖宗在最初造字的时候,为告诫后代子孙,不要犯好色淫邪之罪,专门在“色”字头,架了一把刀,其内涵是非常深刻的。

我理解,至少有三重意义:其一,好色,会败坏身心。“欲火焚烧,精髓枯竭;百病易生,窒其聪明,短其思虑;不数年有用之人,废为无用”。其二,谁胆敢在“色”的问题上胡来,这把刀切下来,就叫谁身败名裂。古往今来,这方面的例子不胜枚举。其三,好色之徒,不仅害人、害己,还祸及子孙后代。

黄帝内经》讲:“夫精者,身之本也。”精血之气是生命之根本。养精蓄锐,方可达到阴阳平衡,血气平衡,身心平衡,精、气、神足;好色之徒,则在纵情声色犬马中,消磨、损耗养命之根本。精疲者,力必竭;血气不足者,命不长。

唐代大医学家孙思邈说:“恣其情欲,则命如朝露也”。“欲固寿命之源,莫先于色欲之戒也。”

中国古代有许多戒淫邪的故事,告诫人们:一个人一旦播下邪淫的种子,早晚必将收获损德削福的恶果。最常见的恶果有:穷困潦倒,诸事不顺,厄运连连,疾病缠身,婚姻坎坷,家庭破碎,子孙不孝,甚至断子绝孙。

但是,中共的老祖宗马克思,就是一个好色之徒,与妻子燕妮的女仆海伦私通,生了一个儿子亨利。夫妻吵架,马克思不承认,让恩格斯代为受过。恩格斯憋屈,临死前说出真相。中共的二祖宗列宁也是好色之徒,最后死于淋病。中共创始人毛泽东,被他的第一任妻子杨开慧怒斥为“双料流氓”——政治流氓、生活流氓。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好色淫乱,广为人知,其与女歌星宋祖英乱搞之事,曾被中国历史学者吕加平举报。

江泽民当政和当“太上皇”时期(1989至2012),提拔重用一大批严重腐败分子,个个都是好色之徒。江带头,其亲信紧随,令中共官场男女关系之混乱,达到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程度。江苏省建设厅厅长许其耀包养的情妇达146个。其玩弄的女人,不分老小,不分美丑,不顾身份,既有公务员,也有模特及卖淫女,还包括一对母女。

如今,在“中共国”,真正明白“色字头上一把刀”的内涵者,少之又少。全社会如此,大学校园也不例外。

一个具体案例分析

2018年7月27日,一名中国传媒大学毕业的女生在微博发文,举报中国传媒大学副校长蔡翔对她的性侵。博文称,因父亲与蔡翔熟识,又是同乡,在她上大学时,将她托付给蔡翔照顾,没想到2008年遭时任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社长蔡翔性侵。

2014年7月,蔡翔被任命为中国传媒大学副校长。当时,蔡翔在会上表态说:“有一句话说给我自己,也希望大家监督:我来到这里,坐到这个位置上,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为自己提任何个人的条件,所以没有理由不去勤奋工作。我承诺:做一位公正、廉洁、善良的领导;希望在我以后的工作中,你们在我的身上,看不到腐败、专制,或其他类似时髦的名词。”

这是一番典型的假话:首先,蔡翔能够调到北京广播学院工作,是因为北京广播学院院长刘继南是他的老乡。正是刘继南把他调到广院的。刘继南与原中共教育部长陈至立关系很好。2004年,广院成立50周年塈改名为中国传媒大学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时任国务委员陈至立出席并讲话。陈至立的后台是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别看蔡翔官小,蔡翔-刘继南-陈至立-江泽民,这是一条钱上的。

其次,被任命为副校长前,蔡翔就是一个既存在“腐败”,又存在“专制”问题的人。关于蔡翔的严重违法乱纪问题,早在2001年7月20日,就有人向刘继南直至江泽民举报。就因为刘继南-陈至立-江泽民的保护,使蔡翔不仅长期逍遥法外,而且一路被提拔重用。

中国传媒大学是北京高校中一个腐败的大窝点。2015年11月24日,中国传媒大学校长苏志武、副校长吕志胜被免职,党委书记陈文申被通报批评,校长办公室主任姜纳新被撤职,财务处长刘涌、校长办公室行政科长铁俊被调岗,秘书科副科长陈莹峰、后勤处处长周哲被免职。一个大学8名领导被查处,应该算一件轰动的大事了吧。但是,对蔡翔的贪腐与淫乱,没有影响。

今年7月28日,蔡翔因犯贪污罪被判刑3年半。判决书“认定”的犯罪事实,发生在2008年6月至2017年12月间。也就是说,2015年中国传媒大学8位领导被处理后,蔡翔仍在干坏事。蔡翔是2019年6月被查的。2020年1月8日,教育部纪检组、北京市纪委发布的通报,历数了蔡翔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廉洁纪律、组织纪律、群众纪律、生活纪律。其中,违反生活纪律中,没有谈他的性侵问题,只讲“与他人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蔡翔性侵案,是中共大学性侵案的一个缩影。如果2001年蔡翔的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及时查处,他后来的许多问题,包括2008年的性侵案,都不可能发生。但是,正因为刘继南、陈至立、江泽民的包庇,蔡翔的坏事越干越多,在歪路、歧路、邪路上越走越远。

至于2019年6月蔡翔被查处,一方面,是中共选择性反腐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是他到了遭“恶报”的时候了。

尽管蔡翔被判刑了,蔡翔的性侵问题,无论是党纪政纪处分,还是刑事处罚,都没提及。换句话说,蔡翔的性侵问题,被中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结语

中共大学的性侵问题,根子在中共。中共当政71年持续不断灌输无神论,持续不断败坏全社会道德,持续不断败坏男女关系,使官场、商场、校园……社会的几乎每个角度,都变成了好色之徒可能作恶的地方。

时至今日,曾经的礼义之邦、文明古国,好色淫乱之风仍在劲吹,很多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甚至互相攀比谁的情妇更多,似乎情妇越多越有本事似的。

殊不知,这已是毁灭前的征兆。古巴比伦文明毁灭前,是淫乱至极时;古希腊文明毁灭前,是淫乱至极时;古罗马文明毁灭前,也是淫乱至极时。中共逆天叛道,败坏道德,导致色情泛滥,已将中华民族置于毁灭的边缘。

唯有解体中共,回归传统,重振道德,神州大地才能重新恢复生机与活力,进入“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的新纪元。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1/1525565.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