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陈纬霆:“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的区别

作者:
在过去的近百年时间里,西方的“社会主义”者们,以及实行“共产主义”的前苏联,一直在渗透教育机构和媒体,培养“左派”。当自由社会的“左派”越来越多的时候,“社会主义化”就更容易“合理合法”地搞下去。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行骗术》答疑

2013年12月8日,乌克兰首都基辅,市中心的一座列宁塑像被推倒后,民众拿槌子将其破坏。(ANATOLI BOIKO/AFP)

在《马克思的“共产主义”行骗术》一文发表之后,有读者提问:“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的区别是什么?这里简单回答一下,仍然采取之前的方式,不陷入那些似是而非的理论,而是从普世价值角度去对两者进行对比:

“社会主义”跟“共产主义”,本质上要达到一个目的,就是一切财富收归极权者支配。但是在实现方式以及要达到的效果上,两者不太一样。

“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要把社会上的主要资产收归“国有”。然后,谁掌控国家机器,谁就拥有这一切的支配权。实际上,就是一个极权政府将掌控主要的社会财富。

不管表面是否民主,最终是一个极权政府控制一切;而当极权政府掌控一切后,民主最终会被取消,或者成为表象。从2020年美国大选,人们已经看出来,民主表象的背后,已经是资本和权势在控制一切,公民理性的、拥有独立意志的、不受威胁、不受欺诈的投票,已经受到了严重威胁。

今天美国大选的表现,正是一个自由国家被社会主义化的征兆。不过好消息是,川普政府正在抵制国家的社会主义化,而且就是从维护美国的民主选举制度开始。

“社会主义”从进程上来看,可以理解为“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这一点,我们下面会解释。所以有人说,2020美国大选,是自由社会与共产主义的终极之战——这样说其实很恰如其分。

那麽,如何让人们放弃私有制、放弃个人财富呢?

为了让人们接受这一切,得改变人的思想。于是,在过去的近百年时间里,西方的“社会主义”者们,以及实行“共产主义”的前苏联,一直在渗透教育机构和媒体,培养“左派”。当自由社会的“左派”越来越多的时候,“社会主义化”就更容易“合理合法”地搞下去。

所谓“左派”,一方面是让人们从价值观角度,认为社会是充满阶级压迫和不平等而且是不可调和的,从而让人们觉得只有依靠一个大政府来统管一切,世界才能公平和清净。

另一方面,“社会主义”者们,不愿意看到人们心态平和地理智思考。所以“左派”被有意培养成为心态偏颇、视角狭窄、看到一点问题就抓着不放,既不看全局、也容不下异议。

大量的“左派”,是要经过几代人慢慢培养出来的,因为人类原本的文化不是这样的。

“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更激进,是要用暴力夺取国家政权,连表面的“民主选举”形式都省了,共产党直接一统天下。

另外,财产的“公有”跟“国有”,其实是一个性质,因为财富都是由国家支配。而党控制国家,所以是党支配一切——无论是“共产党”还是“社会党”。

“社会主义”要求的,是社会的大型资产国有,以此来掌握主要财富,从宏观上控制国民行为。

而“共产主义”讲一切公有,要把一切私有财产都拿来,彻底控制人的一切行为。因为没有了自由的经济活动,就没有自由。

为了能掠夺“一切私有财产”,彻底摧毁“私有制”,共产党把“国有”的口号,改成了“公有”。这纯粹是文字游戏。因为相较于“个人”,“国家”也是一个个体,只不过是一个大型的“个体”。所以人们会疑虑:既然把大型资产收归国有,是为了更好的统筹运营,“造福”全民,那麽为什么要把我们手中的私人财富也拿走呢?

而当“国有”被改写为“公有”之后,人们的嘴就被堵住了。因为“公有”,就是所有人一起拥有,所以所有的财富,包括一切私有财产,既不属于个人,也不属于国家。于是,再没有人能够提出异议。而实际上,我们在《马克思的“共产主义”行骗术》中讲了,无论表面上怎么定义财富的“所有权”,实际上的财富“支配权”,永远属于掌控国家机器的那个极权组织。

同时呢,“共产主义”为了解决人们思想上的不认同,同样要统治思想。他们叫统一思想,把人的思想规范化。方式上也是暴力实现,公民从小就开始被强制洗脑。因为在“共产主义”理论中,国家是暴力夺来的,所以就有条件使用国家专政机器,来确保暴力洗脑。这比自由社会的“社会主义”渗透制造左派还要更快、更彻底。

两种“主义”的关系

实际上,两种“主义”都会从经济和思想上剥夺人类自由,只不过“共产主义”更彻底。

如果说“社会主义”是经济与精神上的奴隶制,那么“共产主义”就是要彻底把人类打造为一条工业生产线,除了按操作者的意志生产,没有任何个人生活。

从所要达到的效果上来看,“共产主义”比“社会主义”要更进一步。所以,“社会主义”又被称为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

有人说:“社会主义”比“共产主义”的政策要温和。其实在这个事情上,“温和”或“极端”是一回事。因为所要达到的目的相同,只是因为社会条件不同,所以采取不同的推进策略。

因为在“社会主义”理论出现的时候,人类还处于宗教信仰繁盛时期,相信善恶有报,相信道德与自律。而且世界上普遍还是王权国家,人们的意识中,王权制度是正常的国家形式。这个时候,要搞“共产主义”,人们一眼就看出来是造反夺权,不会认为是什么值得推崇的新鲜事物。

而且治国也不能靠“共产主义”。苏共和中共在刚刚掌控权力的时候,都迫不及待地实施“共产主义”治国,结果造成国家的重大经济灾难、人道灾难。最后,苏共和中共都不得不结束了“共产主义”尝试,考虑如何恢复正常经济,以维持一个剥削民众的常态。

但是,“社会主义”渐进式的推进,不断改变人们的思想,把这些异端思想“正常化”。然后在当时政权的容忍程度之内,一点点地加强社团组织。到了一定的时候,再提出暴力化的“共产主义”革命方式,这样,就容易被人们接受为一种“新事物”、“新思潮”。

当马克思组织工人运动的时候,跟他搞在一起的,都是社会主义政党、社会主义运动家。马克思是在“社会主义运动”中,进一步推进他的“共产主义运动”。

所以,从历史上的铺垫关系来看,“社会主义运动”也是“共产主义运动”的初级阶段。

中共的“共产主义”

中国现在不是“共产主义”制度。1950年代的“人民公社”、“大跃进”、“大炼钢铁”等等,那时候是乱搞“共产主义”。顺便提一下,“大炼钢铁”,把所有人家的锅碗瓢盆都毁了,吃饭只能依靠公社。共产党所有的政治运动,都有背后的目的,不只是表面上乱搞。这一点,我们以后会详细介绍。

中共现在把它叫“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但是因为统治集团的内部分裂和争夺资产,已经形成了所谓的“官僚资本主义”。但是当中共政权稳固了之后,可能会继续以“国有”的名义去垄断资产,那样,中共就回到所谓的“社会主义”了。而且,现在看起来,中共正在往那个方向去。

而“共产党”仍然叫“共产党”。所以,这个党的目标,仍然是“共产主义”。当“社会主义”极权实现之后,下一步,有可能会再次走向“共产主义”极权。这是极权政治的特征:一旦走上极权,就只能越来越极权,因为稍有松懈,其政权就可能因为社会高压的反弹而土崩瓦解。

上一次中共“共产主义化”的最后,是以毛泽东政权土崩瓦解为结束。那一次因为毛泽东先死了,所以中共及时与毛泽东切割,把毛抛下神坛,才侥幸躲过一劫。这一次,如果中国重新被推向“共产主义化”,那么土崩瓦解的,也许就会是整个中共政权了。

而中国的邻居,北朝鲜,看似没有符合上述推断,其实是因为北朝鲜一直被中共政权所支持,它不是一个孤立的政权。如果离开中共的支持,那麽北朝鲜政权将不得不独力面对国内社会的高压。庞大的苏联都解体了,北朝鲜弹丸小国,有什么能力可以独自将“共产主义”暴政常态化呢?

结语

在这篇文章,我们简单介绍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差别。限于篇幅,这里没有更多的例证。有在“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制度下生活过的读者,可以结合自己的亲身体验,来判断和理解。

尚未在“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制度下生活过的读者(你们很幸运),只要依据普世价值来分析,不要陷在他们的理论里面去纠结理论,相信你也会有自己的全新看法。希望以上答疑对你们有所帮助。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1/1525568.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