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美国大选计票软件背后中共猫腻多

作者:
有一些中国网友把Dominion翻译成谐音“多猫腻”,把scytl译成“赛偷”,指出他们涉嫌偷换选票;Smartmatic最早是查维斯的偷票软体,查维斯被中共宣传是毛的“铁杆粉丝”、“反美斗士”。

2020年11月14日,美国首都华盛顿DC举行“停止窃选”(Stop the Steal)大游行,力挺川普

关于本次美国大选存在作弊行为,川普(特朗普)律师团已经指向了一个更容易被操纵的领域──投票计票使用的电脑系统。

现时有3家公司被指涉及这次美国大选关联的舞弊。选举服务共应商Dominion来自加拿大,但政商关系网显示,与美国民主党高层包括前总统奥巴马克林顿,以及民主党众议院发言人佩洛西等有联系,甚至佩洛西的资深幕僚长被指是Dominion公司的重要高管。而美国民主党的政客被指长期亲中共。

这次美国大选数据的托管商是Scytl,这是一家被Dominion收购的西班牙的公司。Scytl被收购前的官方介绍曾经显示,在德国法兰克福设有紧急备份中心。

最为关键的Dominion计票软体来自Smartmatic,该公司的总裁于选后被拜登任命为过渡团队的成员。小拜登“电邮门”的当事人曾现身指控,拜登父子与中共白手套华信叶简明有权钱交换。

川普团队律师的调查进一步指出,Smartmatic在1997年创设目的就是可以修改选举结果确保委内瑞拉前总统查维斯(Hugo Chavez)胜选需求。在查维斯胜选的2000年,Smartmatic也在美国成立公司并开始提供相关服务,后来因为舞弊问题缠身被美国选举禁用。

公开报导显示,Smartmatic系统被指参与操纵许多国家的选举,包括2017年与委内瑞拉选举“闹内哄”,委国政府公布的数据和Smartmatic计算参加投票的人数,至少相差100万人。

还有一次大的风波,2016年5月菲律宾选举。时任菲律宾选举委员会负责人Christian Robert Lim在一次议会听证会上说,“我们搜集到的信息显示,有人计划破坏大选。所以在同自动化选举技术和服务国际提供商Smartmatic协商合同的时候,我们强调了这一点。”这导致了原本计划在中国苏州一家工厂生产的9.3万部投票机,却在选前半年多临时要求改换成台湾生产。

不过选后,仍有候选人指控Smartmatic系统存在诈欺行为,并将Smartmatic连同菲律宾选举委员告上法院。据相关报导,菲律宾无政府组织“绿色选举”负责人Lito Averia介绍说,多家选举监测机构对Smartmatic的投票过程中存在的漏洞,表示忧虑。在政府或技术供应商内部,这条线路(层层汇总进行统计、数据上传)很有可能被操控,进而篡改投票结果,“这不是没有先例”。与此同时,并非所有的选票都能被准确、成功地输送到统计平台。“坏票”这个数字的比率越高,暗箱操作的空间就越大。

针对2016年菲律宾质疑选举存有弊端,时任Smartmatic总经理Elie Moreno回应强调系统软件高效、透明时,特别举用的例子就是:“2012奥巴马胜出的那场大选,我们参与其中。”

然而这次被找出来的川普8年前(2012年11月7日)的推特写着:更多关于投票机把罗姆尼的票转到奥巴马名下的报导。密切注意这些机器,不要让你的选票被偷了。(“More reports of voting machines switching Romney votes to Obama. Pay close attention to the machines, don’t let your vote be stolen.”)

Smartmatic已经在不少选举中被指作弊严重,特别是其创设与研发与声名狼藉的委内瑞拉独裁者查维斯(中国翻译查韦斯)关系密切。

新华社、《人民日报》等中共喉舌,曾于2009年4月发特稿谈到了“查韦斯奥巴马再三握手还赠书《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查韦斯在赢得第三任总统任期前曾发表电视演讲称:“如果我是美国人,我会为奥巴马投票。”他随后补充说:“如果奥巴马出生在委内瑞拉贫民窟中,他也会支持我。”

海外报导,查韦斯早就被中共党魁江泽民收买。2000年Smartmatic帮助查维斯胜选。在查维斯当选次年2001年,先是4月江泽民访问了委内瑞拉,后于5月查维斯回访中国。此后,查维斯在国际社会甘为中共马前卒。

而这个信息其实也和川普律师鲍威尔(Sidney Powell)的调查指控合上了,即查维斯选举当时的资金除了由委内瑞拉及古巴提供外,中共政府也占了很大的一部分。

这次美国大选,Smartmatic现在贴上了Dominion的商标,然后在大部分关键的州、4成选民实际上使用。有IT专家指出,Dominion计票系统的计票过程是分两步骤,Smartmatic用于第一步骤的美国国内投票、扫描、统计、汇总输出到Scytl于德国的服务器,然后在Scytl服务器处理完毕后,再传输回到美国发布出来是第二步骤。之所以要搞得这么复杂,若以事实上存在舞弊的先例可以说明,这是为了“作弊方便”而设计的。

引用新浪博客某位博主说的,本次大选过程中,软体欺诈的行为很可能是真实存在的,否则就无法解释川普的得票数为何会在某一时间点突然下降的问题(得票数只能是停滞或增长,不可能下降),也无法解释“拜登曲线”。

值得一提的还有,这次美国大选的高科技作弊,中国网民也很热衷“追剧”,不过美国很大部分新闻媒体对选举舞弊沉默以对,可以发现中国大陆一些著名或老牌的时政论坛,转贴的墙外相关消息来源,是这次坚持报导真相而异军突起的中英文《大纪元》、新唐人的一手完整报导。

有一些中国网友把Dominion翻译成谐音“多猫腻”,把scytl译成“赛偷”,指出他们涉嫌偷换选票;Smartmatic最早是查维斯的偷票软体,查维斯被中共宣传是毛的“铁杆粉丝”、“反美斗士”。网友纷纷表示,为了美国以及全世界的福祉,清查这次美国大选弊案以及幕后黑手都很重要。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1/1525576.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