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东海一枭:做一个好人---兼为好人孙大午鼓与呼

作者:

这是东海少年时代所立之志:做一个好人,无论怎样艰难困苦,无论环境怎样恶劣,社会怎样逆淘汰,都要坚持做一个好人,并且尽生平最大的能力和努力,不断争取好上加好,好之又好。

学儒以后知道,好人有等级之差,善人、信人、正人、君子、贤人、圣人,好的度数不断上升。圣贤意味着四心扩充、良知光明最大化。其喜怒哀乐发必中节,其七情六欲皆不逾矩,其意念、思想、言论、行为正确性最高,可以最大限度地唤醒人心人性,指引人类社会最正确的方向。

一个人好到圣贤的程度,就是人世间最好的人,最伟大光荣正确的人。那样的人,心光灿烂吉祥无量,必为天下万世共同尊崇信奉,鬼神也以护法为荣。故成德成圣,乃是人生最大的成就和幸福。

做一个好人,是每个人的天性。所有的人都忌讳被说成坏人,最坏的人也喜欢被说成好人,暴君恶棍、贪官恶吏邪教徒都一样。但是,好人终究是无法冒充的。是不是好人,天知道,自己知道,圣贤君子知道。

天知道和自己知道,都是天性知道。天性者,形上为天理,形内为良知。只要是人,都有良知,再怎么坏,不太可能彻底灭绝。多数坏人对于自己的坏多多少少还是知道的。

何谓圣贤君子知道?《大学》说:“小人闲居为不善,无所不至,见君子而后厌然,掩其不善而著其善。人之视己如见其肺肝然,则何益矣?此谓诚于中形于外。”小人独处时干坏事,无所不为,见到君子然后遮遮掩掩的样子,掩盖不好的一面,显露好的一面。别人看他们,就像看见他们的心肺肝脏一样,又有什么用呢?这就叫内心的真实一定会表现到外表。

孙大午就是一个好人。

孙大午与专家朋友们

对此很多人都知道,都这样称赞。没错,但孙大午不仅仅是好人,更是正人君子和儒商。儒家一阳来复,大大小小的商人自称或被称为儒商成了一种时髦,许多儒商是要打一个括号的。孙大午不需要,他是实实在在的儒商,思想立足于儒家,行为体现着仁义。

好人难免蒙难。孙大午第一次蒙难是2003年,罪名是“非法融资”,其案件轰动海内外,大量律师、学者和自由人士组成营救队伍,东海也为之呼吁。孙先生很快出宫。2004年9月应邀前往大午山庄游玩时,赠其嵌名联一副:

仁为安宅义正路,

春回大地日当空。

对联由中国书协理事、广西书协副主席林建勋书,上联赞扬孙大午在生活、企业中积极实践儒家文化,下句寄托美好的祝愿,明嵌大字,暗嵌午字。

而今,这个好人二进宫了。仍望知情人士和有识之士多多关注,多多鼓呼,通过各种方式施以援手。并祝愿孙先生仍然逢凶化吉,吉人天相,早日回家。

在反常、邪恶、逆淘汰的极权主义社会,好人最容易蒙难。不受苦受难,简直都不配称为好人。但对于正人君子来说,蒙难是一种道德磨练,也是一种很好的思想扩张和形象宣传。

迫害正人君子,罪孽、后患、恶果都很大。君子人,吉祥人也。让吉祥人蒙难的社会是最不吉祥的社会,让吉祥人蒙难的人是最不吉祥的人,也是最坏的人。

其实,即使从功利角度讲,做坏人也是不合算的。《易经》说:“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恶不积不足以灭身。”这是易理,也是天理和因果之理,具有高度正确性和普适性。把家字换成个人、社会、政党、国家,照样成立。积不善即积恶,积恶足以灭身,积大恶足以灭家乃至灭国。

遗憾的是,这个道理,坏人往往不明白。有些人死到临头仍不明白,有些人吃尽苦头历尽劫难才明白。很多人如果有机会明白一些易理儒理,及早回头,就不至于沦为坏人而害人害己了。呜呼哀哉!

人变坏有两条捷径,一是近匪人,二是读邪书。清人李绿园说:“子弟宁可不读书,不可一日近匪人。”李绿园是清朝长篇小说《歧路灯》的作者,小说描写主人公谭绍闻少年时为匪人所诱而荒废学业堕落败家,后来又在正人君子辅助下改邪归正重振家业的过程。

东海学舌曰:子弟宁可不读书,不可一日读邪书。近匪人和读邪书。所有行为不端正的人都是匪人,以盗寇和邪恶之徒为最。所有内容不正而有害的书都是邪书,以两极主义著作为最。

近匪人和读邪书,是子弟、弟子之大忌大禁,为君子可以例外。换言之,近匪人和读邪书是君子的特权,或者说资格。君子近匪人,无论能否导之向善,绝不会被匪人牵了鼻子。何况儒门广大,有教无类,对于来学和求教者,有求则教,不咎既往。君子欲辟邪说,就不能不读邪书,知己知彼,百辟不误。

责任编辑: 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2/1525963.html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