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童大焕:美国大选照见左右真面目

作者:
如果你高度相信美式民主不可能大规模作弊,美式媒体不可能大规模左转和偏袒,那么,作为民主党一方,既已胜券在握,只管川普们去折腾,去闹更多的笑话,等着他们一个个诉讼被各级法院驳回,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岂不更显自己风度,更显得川普们像跳梁小丑?!何须兴师动众甚至采取下三烂的、“针对我的安全、我的家庭、我的工作人员,甚至我的宠物”的恐吓?

白宫附近的示威者支持特朗普连任

以前以为两岸三地媒体人、知识分子群里大部分应该偏右,美国大选一照,发现十有八九都是左。

同样一条信息,反川者读出了川普投降;反民主党者则读出了川普的体恤与担当。真相是什么?

一份来自美国总务部主任Emily Murphy(墨菲)写给拜登的公开信,被反川派解读为川普准备交权。信是这样写的:

第一段部分文字:“尊敬的拜登先生,作为美国总务部主任,按1963年修订的总统交接法,我有责任提供部分选后的资源和服务来协助总统交接。我今天寄出这封信件,以便你可以接触相关资源和服务”。

第二段部分文字:“请明白,我是独立做出这个决定的,基于法律和可知的事实。我从未直接或间接地受到任何来自执行部门官员的压力,包括那些在白宫或总务部工作人员的压力。必须明确的是,我没有接受任何指令来推迟我的决定【大焕:说明前一段的拒绝是源于本人意志】。我的确,不管如何,收到了来自网上、电话和邮件的恐吓,针对我的安全、我的家庭、我的工作人员,甚至我的宠物。他们企图强迫我在未成熟的情况下做出决定。哪怕面对成千上万的威胁,我依然致力于对法律的坚持【大焕:说明她的拒绝受到了威胁】”。

第四段部分文字:“您所知道的,并非总务部主任挑选或确认总统选举的获胜者。实际上,总务部主任在法律下的角色是非常狭小的:在总统移交的过程中让资源和服务可用。正如所提到的,因为最近关于选举结果的司法挑战和确认的进程,按照相关法律条款(Section3 of the Act)的要求,我决定你可以接触到选后的资源和服务。总统选举的实际获胜者将按照宪法所描述的选举人流程来决定【大焕:重申‘我’无权决定谁是总统,最终还要法律确定】”。

两分钟后,川普发推说:我想谢谢总务局的墨菲,她具有坚定不移的奉献精神,对国家忠心耿耿。她一直受到骚扰、威胁和欺负。我真不想看到这一切发生在她、她的家人和总务局的员工身上。我们的案子将坚定地打下去,我们将继续(因为推文字数受限必须分段)战斗,我相信我们将取得斗争的胜利。无论如何,出于国家最优利益,我建议墨菲和她的团队按照原来的规程做该做的事,我一直告诉我的团队这样做(指的是按照规程办事)。

世界是你心灵的镜像,同样一件事,你读出了什么,你就是什么;而不是你读出了什么,真相就是什么。这一个很简单的事实,你读出了什么呢?

更进一步,我们再反问一下,如果你高度相信美式民主不可能大规模作弊,美式媒体不可能大规模左转和偏袒,那么,作为民主党一方,既已胜券在握,只管川普们去折腾,去闹更多的笑话,等着他们一个个诉讼被各级法院驳回,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岂不更显自己风度,更显得川普们像跳梁小丑?!何须兴师动众甚至采取下三烂的、“针对我的安全、我的家庭、我的工作人员,甚至我的宠物”的恐吓?

2020年,前有全球疫情,后有美国大选,眼花缭乱,的确让人脑子不够用。以前以为追求自由的媒体人、知识分子,一个个突然面目全非,纷纷呈现出一副左派面孔,很多时候,我一万个脑袋也想不通。

想来想去,大概无非是几个原因:

一是护犊心切,爱屋及乌,以为美式民主和媒体自由天然正确,死不相信、死不承认可能会大规模舞弊,大规模左转。

但是,民Z充其量是最不坏的制度,并不能十全十美地防范人性之恶、犯罪集团之恶。这,难道不该是常识吗?

虽然在法院终审之前,谁都没有权利、没有资格铁板钉钉100%肯定一定如此或否定说绝无此事,但如果真的相信相应制度和法律,难道不应该让争议双方的子弹先飞一会儿,并且,最终让法律而不是“我”来裁决事实真相吗?

看到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很赞同:【常识】我不会因为“灯塔蒙尘”就否认整个灯塔,正如我不会因为灯塔“高耸且明亮”就否认它也会“蒙尘”一样。

二是骨子里的民粹主义和人人平等的乌托邦幻想。

在立场先行之下,事实真相不重要了,程序正义也不重要了。“我”认定的事实才是事实,“我”相信的真相才是真相。

《人类简史》作者赫拉利说,在信息不发达的时候,人们难以获得真相。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只相信符合自己价值观的真相。

更严格地说,有时真相就在那里,是人们只相信自己的立场和价值观偏见,坚决不肯承认真相。

我终于发现,区分左和右,除了容易假冒伪劣的价值观方面的自由VS福利、大政府VS大市场之外(左派也常常宣称自己主张自由大于福利、市场大于政府),待人处世的方法论,才是检验左右派的试金石。

这块试金石,可以说无人能逃脱它的检验,就是那么灵验。

这个方法论试金石,包含三个方面的基本内容,形成稳定的三角形结构:

第一条,注重真相判断是非判断重于价值判断的,为右,反之则为左。有了真伪,才能讨论是非对错。没有真相和是非基础的价值判断,都是空中楼阁。

在此基础上,不以胜败论英雄,而以是非对错论英雄。

很多人一辈子空喊价值口号,在是非、真相判断面前屡屡一团浆糊不求甚解,这样的人,就是名右实左,口惠而实不至。

第二条,注重程序正义高于实质正义。不能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再高尚的目的都要遵守正义的、至少是约定的规则来行事。否则,便是左派。同样,只要是程序正义范围内的事情,不管最终结果如何,都必须被肯定——这才是右派。任何轻易否定他人程序正义范围内的正当权利和自由者,都是独裁专制色彩浓得化也化不开的左派。

第三条,坚持容忍比自由更重要的,为右。‘我“的自由比什么都更重要,“我”的判断才是唯一正确的,为左。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新世纪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7/1527833.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