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江峰: 243年前华盛顿预见了今天的川普与第三次劫难

「共和国之子」华盛顿243年前神奇经历预见当今美国第三次劫难。

【华盛顿奇迹中预见的第三次危难降临,会给我们所有人带来的冲击;无论美国多么在劫难逃,她也依然能够走过劫难。因为当人们认清了邪恶所在,重拾了在神的面前人应有的谦卑,世间一切的最终安排不是人,而是造物主。】——江峰

著名自媒体人士、时政分析评论家江峰在他的「江峰时刻」节目中讲述了美国国会图书馆纪录的243年前华盛顿的神奇预见,对当下美国面临大选舞弊导致的宪政危机及其深层原因的解析有所帮助。

未被作为正史但人们深信不疑的国父经历

1880年,美国《国家论坛报》刊登了一篇文章,叙述了发生在打铁谷一件神奇的事情。这件事情美国国会图书馆做了记录,这是发生在美国建国先父,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身上的奇迹,他预见了美国历史和未来三次最重大的危难时刻。这个经历,因为多少有些神秘科学的意味,所以长期以来并没有作为正史记载,但是国会图书馆的记录和华盛顿本人的威信,让人们对这个神秘故事深信不疑。

美国经历了独立战争,一群衣不蔽体、熬过北美寒冷冬天的大陆军,从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英国手中获得了奇蹟般的胜利,美国获得了独立。这是美国艰难的第一次;美国也经历了南北战争的血腥厮杀,重获新生,成为富裕而统一的、具备最完善的民主法治的共和国。

然而第三次国难,华盛顿看见了什么?

这个故事深刻详尽地描述了美国将蒙受的第三次,也是最大的一次灾难。美国历史当中每一次人们遇到几乎过不去的坎儿的时候都在想,我们是不是就在华盛顿预言的第三次危难当中了?两次世界大战、冷战,很幸运,美国每次都跨过了那道坎。

2020年,美国人再次感到了恐慌:中共病毒带来的死亡气息笼罩了世界,美国人还没有能够摘掉口罩顺畅地呼吸,就发现,被引以自豪的民主选举制度被操控了,人们想要说出心中的郁闷,讨回公平,又发现自己说话的权利被剥夺了,报纸、电视、社交平台像封住嘴的口罩一样堵住了民众言论的自由,我们感到从未有过的无奈;叛国者如过江之鲫打开国门,七十多年前宣称要沐浴在美国民主灯塔之光的中共,已经用来自华尔街的金钱、来自列宁党文化,在美国百年大报中买断夹页刊登社论,黑客入侵政府网站,廉价的“中国制造”盗版工具占满了美国中产阶级车库,中共的蓝海军,用前苏联柴油航母和从美国偷来的静音技术打造的核潜艇威胁著美国的国家安全。

独立战争面对的只有英国的龙虾兵,联邦内部则是同仇敌忾;南北战争面对的只有内部撕裂,外面的世界相对安静。如今,美国面临内外之敌的同时攻击,人类史上信仰与文明的积怨同时爆发,神魔大战。

美国面临第三次危难:自由世界堡垒受到内外黑恶势力的攻击

1880年《国家论坛报》的报导,国会图书馆记载的国父华盛顿的神迹,在此刻大有细细阅读的必要,我们在这里跟大家共享,这会让我们每一天,在真假消息、好坏消息的浮沉中,在兴奋和沮丧的心境变化中,保持清醒和信念;因为它可以让我们清楚当下的危难,绝不是善良人们解读的一次犯了错误的选举,而是对自由世界堡垒的内部爆破;我们如果如同过去几百年一样耐心等待另一个四年的到来,那么发生在圣彼得堡的“镇压反革命”,就会发生在曼哈顿旧金山;发生在东北辽河平原上的“三反五反”,就会发生在俄克拉荷马、南北达科塔……

我们要读懂华盛顿奇蹟中预见的第三次危难降临,会给我们所有人带来的冲击;我们更要读懂无论美国多么在劫难逃,她也依然能够走过劫难。因为我们认清了邪恶所在,我们重拾了在神的面前人应有的谦卑,因为世间一切的最终安排不是人,而是造物主。只要我们心中有光,就能度过无论是普通的美国人,还是勇敢而受尽委屈的川普总统当下面临的最黑暗的时刻。

最早记载国父华盛顿经历神迹揭示美国三次劫难

安东尼.谢尔曼,一名大陆军军人,根据他的养老金申请书,他1777年底在萨拉托加接受本尼迪克特·阿诺德的指挥,1778年蒙茅斯战役前在新泽西加入主力部队。根据记载,他是目前记载了华盛顿奇迹最早的人。让我们就用他的版本吧。

毫无疑问,人们听说过乔治·华盛顿去灌木丛中秘密地祈祷,从上帝那里得到帮助和安慰的故事,是天意让缺乏前膛枪就像缺乏冬衣和土豆一样的大陆军,安全地渡过了最黑暗的苦难日子。

有一天,安东尼·谢尔曼记得很清楚,那天虽然寒风从无叶的树上呼啸而过,但是太阳出来了,并带来一丝温暖的光芒。但是华盛顿将军几乎整个下午都独自呆在营帐里。当他出来的时候,谢尔曼发现华盛顿的脸色比平时更苍白了一些,他的心里似乎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黄昏时分,从祈祷中走回来的华盛顿,立刻召唤一个当班的勤务兵到他的宿舍,华盛顿用他独有的富有尊严的表情注视着他的同伴,讲述了那天发生的事情。

原来,华盛顿之所以心事重重,是因为在他的营帐里,出现了一位异常美丽的女性。下面,就是这位美丽的神秘女性带给华盛顿的奇迹幻影,华盛顿说:

今天下午,当我坐在这张桌子前准备发送命令时,似乎有什么东西打扰了我。抬起头来,我看到站在我对面的是一位异常美丽的女性。我非常惊讶,因为我已经下达了严格的命令,不许被打扰,所以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想到问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我重复问了两次、三次,甚至问了四次,她只是微微抬起眼睛,没有给我任何回答。

这时我感到奇怪的感觉在我身上蔓延。我本想站起来,但眼前这个人的目光炯炯有神,使我无法动弹。我再一次尝试着对她说话,但我发现,舌头动不了了,我已经麻痺了。

一种全新的、神秘的、有力的、不可抗拒的感觉占据了我。我所能做的,只是静静地、头脑空白地凝视着我的神秘访客。渐渐地,周围的气氛仿佛变得充满了感觉,而且光彩夺目。我周围的一切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神秘的来客本身变得比以前更有气质,在我的视线中更加清晰。我现在开始感觉到一个人的死亡,或者说体验到死亡的感觉。我没有思考,没有推理,没有移动,所有的一切都不可能。我只知道定定地、头脑空白地注视着她。

这时,我听到一个声音说:"共和国之子,看好了,学好了!"与此同时,神秘来访者向东伸出手臂,我就看到远处有一重重的白色蒸汽在一层一层地上升。美国的东边是哪儿呀?欧洲!我看到在欧洲和美洲之间,大西洋的波浪翻滚著。

"共和国之子",和之前一样,那个神秘的声音说:"看好了,学好了!"这时,我看到了一个黑乎乎的、阴暗的存在,像天使一样,站在或者说漂浮在半空中,在欧洲和美洲之间。她用两只手的空心从海里蘸出水来,用右手向美洲洒了一些,用左手向欧洲投了一些。海水所到之处,这些国家立刻升起了一片云彩,在大洋中汇合,它静止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向西移动,直到把美洲笼罩在它那阴暗的褶皱中。犀利的闪电时不时地在其中肆虐,我听到了美国人民闷闷不乐的呻吟和哭声。

天使从海里蘸了水,像以前一样洒了出去。然后,乌云又被拉回了大海,在其起伏的波浪中沉入了视野。美国,村镇和城市一个接一个地从乌云和黑暗中涌现出来,从大西洋到太平洋的整个陆地都被点缀起来。

这似乎就是美国经历的第一次磨难,他来自于欧洲;

紧接着那个神秘的声音说:"共和国之子,世纪末到来了,看好了,学好了!"这时,一个黑暗天使飞来,他的脸朝向南方,在非洲我看到了一个凶残的幽灵在升起,并接近我们的土地。它缓慢地飞过美国的每个城镇,所到之处,居民们开始拿起武器,彼此为敌。当我继续看时,我看到一个光明的天使,他额头上戴着一顶光明的冠冕,上面刻有「联邦」一词,他对着人间说:「记住你们是弟兄。」立刻,居民们扔下他们的武器,再次成为朋友,并围绕着美国的宪法与体制,团结一致。乌云散去了。

走过最险恶的第三次劫难:唯有“让共和国的每一个孩子,学会为他的上帝、他的土地和联邦而活”

但是很快,我第三次听到了那个神秘的声音,在黑暗中,天使把一个喇叭放在嘴边,吹了三声嘹亮的号角;她从海里取来水,洒向欧洲、亚洲和非洲。然后我的眼睛看到了可怕的一幕。从这些大陆中的每一个国家都出现了厚厚的黑云,很快就连成了一片,在这团云中,闪著暗红色的光。我看到成群的武装人员,他们随着云层的移动,从陆地上、从海上驶向美洲。我们的国家笼罩在一片乌云之中,我看到这些庞大的军队摧毁了整个县城,烧毁了我所看到兴起的村镇和城市。当我的耳朵听着大炮的雷鸣、刀剑的碰撞,以及数百万人在死战中的喊叫和呐喊时,我又听到那个神秘的声音说:"共和国的儿子,看好了,学好了!"当这个声音停止后,黑暗的阴暗天使又把他的号角放在嘴边,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可怕的爆炸声。

刹那间,一道如万丈光芒从我的上方照耀下来,将笼罩着美国的乌云刺成碎片;同一时刻,头顶上还闪耀着「联邦」二字的天使,一手拿着我们的国旗,一手拿着剑,从天而降,随行的还有白灵军团。这些人立即加入了美国居民的行列,我感觉到美国人几乎要被征服了,但他们立即又鼓起勇气,团结起支离破碎的队伍,重新开始战斗。

在冲突的恐惧声中,我听到那个神秘的声音说:"共和国之子,看好了,学好了!"当声音停止的时候,天使最后一次从海里汲水,洒向美国。顷刻间,乌云连同它带来的军队一起卷了回去,留下了胜利的土地上的居民!

我又一次看到了我以前见过的村庄、城镇和城市,而那位明亮的天使,把他带来的蔚蓝色的旗帜插在他们中间,大声地喊道:"只要星星还在,天空还继续降下露珠在地上,联邦就会长存。"天使从眉心取下那顶写着「联邦」(Union)二字的王冠,将它放在旗帜上,而人们则跪在地上,说:"阿门"。

这一幕立刻开始变淡和消融,华盛顿最后看到的只有他最初看到的那团升腾的、卷曲的水汽。华盛顿凝视著这位神秘来客,而这位异常美丽的神秘女人,以之前听到的同样的声音说:"共和国之子,你所看到的一切是这样诠释的,共和国将面临三大危险,最可怕的是第三次。来自欧洲、非洲甚至亚洲的黑暗力量侵袭美国,但在这场最大的冲突中,全世界联合起来都不能战胜它。为什么不可战胜?要记住,要让共和国的每一个孩子,学会为他的上帝、他的土地和联邦而活。"

随着这句话,幻像消失了。华盛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觉得自己清晰地看到了一个景象,在这个景像当中,华盛顿看到了美国的诞生、进步和最后的命运。

这就是独立战争时期,华盛顿留下的奇迹景象的故事。来自欧洲的乌云清晰地讲述当时美国的对手来自英国,美国人最后赢了;第二个景像当中,来自非洲的乌云代表着黑奴在美洲带来的制度与道德冲击,居民从拿起武器到放下武器,从彼此为敌到再次成为兄弟。很明显,1777年的华盛顿预见了美国内战、南北战争的爆发。第三次景像当中,美国将面临来自包括了亚洲在内的世界的侵略,但是美国在这场最大的攻击中,也不会被打败,我们要铭记的,就是“共和国的每一个孩子,要学会为他的上帝、他的土地和联邦而活”。

让我们明白地坚持下去,也要为川普祈祷,要告诉川普总统,他并不孤独,因为神与我们同在。在当下的世道,有理念、有坚守的人越多,声音越大,越好。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7/1527870.html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