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田云:川普总统炮轰推特 社媒审查危害深重

作者:
推特的两大封杀动作只有一个目的:阻挡选举舞弊证据被曝光。显然,社媒巨头的立场鲜明:压制言论自由,压制真相,配合欺诈者、破坏选举公正。

 

11月25日,推特暂停了宾州选举问题听证会发起人、宾州共和党参议员道格·马斯特里阿诺的个人账号。

对此,马斯特里阿诺通过他的官方账号反击:“此种审查在美国是不可接受的”,“推特暂停个人账号是要阻止我在官方账号上贴文——想让我们静音。”

11月26晚,川普总统发推说:“哇!推特封禁了非常受人尊敬的宾州参议员道格·马斯特里阿诺,就在他成功地领导了一场关于2020选举欺诈的听证会后。他们和假新闻串通一气,想让真相噤声。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共产国家才这么做!”

他还写道:“大科技公司和假新闻媒体联手压制(言论)。新闻自由不复存在……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拒绝报导2020大选以及有关亨特(·拜登)的真实消。”

不出所料,总统的这条推文又被贴上了红色标签:“关于选举欺诈的指控具有争议性。”

同在11月25日,著名律师西德尼‧鲍威尔在乔治亚州提起诉讼,指控“大规模选举欺诈”改变了该州2020年大选的结果。随后,她的网站(defendingtherepublic.org)被推特封锁。如果推特用户想要分享该网址链接或是发送网址,都会收到“再试一次”的提示。同时,页面下方还附有消息:“我们无法完成此请求,因为该链接已被Twitter或我们的合作伙伴确定为具有‘潜在危害’。”

推特的两大封杀动作只有一个目的:阻挡选举舞弊证据被曝光。显然,社媒巨头的立场鲜明:压制言论自由,压制真相,配合欺诈者、破坏选举公正。

目前,马斯特里阿诺参议员的账号及鲍威尔律师的网站在推特已经恢复正常,这很可能是推特迫于压力而改变做法。但是,事情没有完结。

推特需要回答以下问题

1.推特根据什么指鲍威尔律师的网站具有“潜在危害”,何为“潜在危害”?

2.推特的“合作伙伴”是谁?这个“伙伴”是否向推特下达封号和屏蔽贴文的指令?

3.推特为何在听证会后一度暂停马斯特里阿诺议员的个人账号?

4.11月7日早,川普总统发出数条质疑大选欺诈的推文,全部遭删除。推特当时提示称:“该推文中分享的部分或全部内容存在争议,可能对如何参与选举或其它公民程序产生误导。”

在总统发文前,11月4日和5日,在亚利桑那、密歇根、宾州、乔治亚和内华达州等地,大批民众前往当地选举中心抗议选举欺诈,许多人当场陈述亲历的舞弊现象。

推特必须解释,它凭什么声称总统的文字存在争议、可能对选举产生误导?事实上,一口咬定不存在选举欺诈,才是在误导和欺骗选民。

在宾州听证会上,朱利安尼律师谴责了科技公司和左派媒体,他说:“本次选举过程中,科技巨头、大网络、大公司实施了前所未有的言论审查,程度令人难以置信。他们只允许一方的声音出现,拒绝另一方的声音。他们好像是害怕美国人民了解事实。我们会弄清楚,他们是谁,在搞什么。”

赤裸裸的双重标准

10月28日,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代理局长马克·摩根(Mark Morgan)在推特上发布了一个美墨边境墙的视频,并附上文字:“每一英里边境墙都在帮助我们,阻止那些帮派成员、杀人犯、性侵犯者和毒品进入我们的国家。这是事实,边境墙是有用的。”

推特公司直接将其推文移除。并向摩根发送电子邮件,称其账户因“仇恨行为”(hateful conduct)被暂停。电邮写道:“你不可以因为种族、原国籍、性取向、性别、性别认同、宗教信仰、年龄、身体障碍或严重疾病,对其他人宣扬暴力或进行威胁、骚扰。”

摩根事后对保守派杂志《联邦党人》(the Federalist)表示,他过去从未因为在推特上谈论边境墙和边境人员维护国安的工作而遇到任何问题。他想知道为何推特在政策或是算法上掉转了方向。

说到“仇恨行为”,推特显然有双重标准。例如,11月7日,极左女记者詹妮弗‧鲁宾(Jennifer Rubin)在推特上声称:“任何提倡拒绝选举结果,或者要求不服从选民意志,或者制造无根据的指控舞弊的共和党人,今后绝不能在办公室任职、不能参加公司董事会,或者在校园中任教,或者被‘礼貌’的社会接纳。我们有一个名单。”

鲁宾此言是公然的威胁和煽动仇恨,针对庞大数量的保守派美国公民,只因他们不接受选举欺诈。推特为何放行她的推文?

推特转向的背后

自10月14日关闭《纽约邮报》账号以来,推特抡起了言论审查的大棒。从亨特“电脑门”丑闻到美墨边境墙,再到大选舞弊,推特忘记了自身信息平台的身,忽然扮演起裁判,开始评定新闻真假、是非对错,并因此屡屡关闭或暂停账号,妄加评语,令人震惊。可悲的是,它的标准不符合事实和道德原则,根本是在误导公众,左右舆论。

推特为什么忽然转向?11月19日,西德尼‧鲍威尔律师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到重要的一点,媒体机构背后存在着广泛的全球化利益。推特加入反川普阵营,置事实于不顾,正是为了利益。与谁结盟才能获得最大化的利益?

今年5月11日,推特宣布,谷歌前首席云端专家李飞飞(Fei-Fei Li)出任推特公司的独立董事。5月17日,“财经冷眼”在推特上发布评论视频,深度起底李飞飞与中共官方合作的背景,两天后,5月19日,“财经冷眼”的三个推特账号遭到封杀,备用推号也遭警告。当时,一位网友说:“真想不明白,在如今反共情绪日益增长的趋势下,推特为什么顶着风口浪尖,去任用一个很可能有红色背景的人?”

不到半年后,在美国大选期间,推特的表现回答了这个问题。推特并非冒险起用一个有争议的人,而是这一任命可以为推特带来利益,或者说,推特与“红色背景”早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现在来看,那个“红色背景”或许就是推特所称的“我们的伙伴”。因此,推特挺拜登、反川普也就顺理成章了。

社媒审查危害公众与国家

川普总统在11月26晚的推文里说,“为了国家安全,第230条必须被立即终止!!!”他所指的是《通讯规范法》里为推特、脸书社交媒体提供企业豁免权的第230条。

该条款使得社媒不会因为其平台上发布的内容或因其删除了部分内容而遭到起诉。推特、脸书等公司利用这把“保护伞”为所欲为,甚至走向了真相和道义的对立面。

回顾推特的一系列不公平操作,外界看到,当社媒放弃了客观、公正的准则,科技巨头的影响力正在带来深重的危害。

第一,屏蔽真相,混淆视听,剥夺民众的言论自由和知情权。曾遭推特封号的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代理局长马克·摩根说:“美国人民最终听不到真相,因为在推特公司,有人根据他们的理念按下按钮,阻止真相传出。”

第二,推特站在了煽动仇恨、涉嫌欺诈者一方,放行他们的观点和假消息,却打击追查和传播真相总统、官员和普通网民等真正的爱国者,这是扬恶抑善,是在侵蚀社会道德。

第三,亨特‧拜登利用其父的副总统职位,与中共和乌克兰官方勾兑,获得巨额利益。其中一些交易涉嫌危害美国国家安全,涉嫌卖国。另外,证据显示,本次大选舞弊可能被外国势力操纵,欺诈者涉嫌勾结外国势力、破坏选举。因此,推特袒护亨特,为乔‧拜登助选开道,压制揭露拜登丑闻和大选欺诈的真实情况,实乃为犯罪分子提供掩护,等同与之串谋危及美国国家安全。

综上所述,美国政府应针对推特公司的严重不当行为立即展开调查。那些见利忘义、甚至出卖美国利益的庞大机构不应再继逞狂,颠倒黑白。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9/1528509.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