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杨威:美国大选系统性舞弊 哪些人涉入?

作者:
这些钱从何而来,单靠拜登团队获得的公开捐款显然远远不够,拜登应该也不敢在竞选经费中列支舞弊的费用。这表明,民主党阵营内部至少有一个和数个秘密的资金来源,只由少数人操纵,才能确保选举舞弊的整体运作。那么,背后的大金主们都是谁?

2020年11月29日,民众们在日本东京发起挺川普游行。(新唐人

代表着美国正义的人们,仍然在大量曝光美国大选舞弊的证据,正义的人们也拒绝接受舞弊的选举结果,因为只有明知输掉选举的人才会这样舞弊、这样铤而走险。但参与舞弊的人也正在输掉选举、输掉未来。

目前所有的选举舞弊事实都表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是选举舞弊的受益者。在大选之前,民主党高层应该完全清楚,假如拜登与川普(特朗普)正当竞争,川普无疑将获胜,拜登没有胜算。假如这是一场公平的选举,也没有任何选举舞弊的现象发生,川普早已胜选,拜登只能认输。

正因为拜登在正当的选举中没有机会,民主党阵营才不得不策划了2020年的选举舞弊,企图用不正当手段获取美国总统的大位。这样简单的事实,仅靠造势、掩盖、抵赖、威胁等手段,是无法改变的。

2020美国大选的系统性舞弊

从目前已经曝光的选举舞弊证据看,包括了大量假选票、正常选票被丢失、投票机被操纵、过期选票被计算、计票过程躲避监督、计票数据被篡改、计票软件被操纵……

这些行为,并非偶发、简单错误,而是发生在投票、计票的全过程,数量之大远超人们的想像。民主党阵营实际无法赢得任何一个摇摆州,因此不得不在所有的摇摆州同步策划、执行舞弊操作。

这也表明,2020的大选舞弊是精心策划的群体性舞弊,至少有一个总的指挥系统,在各个摇摆州还至少都有一个当地的指挥机构,甚至在关键的各县,还有分属的指挥人员,统筹安排一系列的舞弊运作,参与的人数也具有相当的规模,否则无法完成多地同时的舞弊具体操作。

从11月3日凌晨发生的瞬间计票异常看,选举舞弊的策划中,精心选择了大多数人凌晨就寝后的时间点,各个摇摆州统一、同步操作,这不是一时的突发奇想,而是按计划进行。至于假选票、投票机和计票软件操纵或者假数据的运作,都需要充足的时间才能提前策划、实施。

此次总统大选的舞弊,应该至少在10月份已经开始,甚至更早。这同时也表明,民主党高层早已确切的知道,通过正常选举只会失败,才不得不启动了选举舞弊的运作。这无疑又再次牵涉到离谱的假民调。

系统性选举舞弊还包括哪些人

民主党阵营策划的选举舞弊,不仅包括了具体的选票舞弊操作,实际牵涉的范围更大。至少在10月份,民主党已经知道选举毫无胜算,也知道绝大多数民调显示的拜登大幅领先,全部都是假的。那么很显然,民主党早已操纵了大多数的假民调,大多数的民调机构、媒体都参与其中。

拜登在11月7日宣布“胜选”,各媒体一窝蜂的齐声附和,这也是配合选举舞弊的一部分。至少从10月到11月,各大媒体恐怕自始至终都是选举舞弊的参与者。

它们在选举前制造关于拜登虚假的民调优势,包括在各个摇摆州的优势,并掩盖拜登与中共的交易丑闻;选举之夜,它们假意公正地评说、分析选举可能的结果;之后它们又很快抛弃了客观公正的原则,“支持”拜登“胜选”。

选举舞弊证据大量曝光时,大多数媒体又假装无视,继续掩盖。大多数媒体也参与了这场舞弊的事实,已经无可辩驳,它们同样是民主党阵营舞弊体系的关键一环。这当然还包括了大型社交媒体,它们直接封号、删文、标注,以掩盖舞弊真相,同时制造拜登“胜选”的趋势。

2020美国大选舞弊策划的规模和范围,远比人们眼前看到的更可怕。

谁在策划选举舞弊

民主党阵营高层自然是此次舞弊的总指挥,因为民主党是这次选举舞弊的最大受益者。

中共政权或其它独裁政权当然参与了这次舞弊,但他们更多的可能是某些具体项目的谋划者、幕后协调者、委托操作者、执行者,比如印制假选票,制造问题投票机,设立问题计票软件,甚至创立假数据,出各种鬼主意,但需要隐秘行事,最主要的策划者应该是民主党阵营高层,最主要的完成者也只能是民主党人士,民主党才是最后想夺取总统大位的党派。

民主党内具体策划选举舞弊的一群人,也不可能信任外部的团体、个人和势力,为了获得期望的结果,他们自始至终需要掌控着全局。

民主党内有多少人参与了这次舞弊的策划、执行,随着司法调查,也将逐渐被一一曝光,社会主义的左派人士应该居多。这些人的最终目的,本就是要毁掉民主自由,走向中共式的威权政府,他们对选举舞弊应该也没有罪恶感,这些人应该也难以回头,只能等待法律的制裁。

其它民主党内的政客或人士,不管是默许、推波助澜,还是被蒙在鼓里,目前都面临艰难的选择。他们之前也明知会输掉美国总统大选,如见看到了选举舞弊的证据,也看到了拜登意外“胜选”的结果,却仍然没有人出来质疑。

他们当然知道,一旦情势反转,民主党的政治前途将随风而去,这使得他们不敢表态,至少现在还不敢与舞弊者切割,不敢与拜登切割。他们中的一些人可能或多或少的知道背后的真相,但他们对党派和个人政治前途的忧虑,阻碍了他们内心正义的一面。他们应该也知道,他们每一个人很快都不得不做出选择。

舞弊背后的大金主

民主党阵营策划了如此大规模的舞弊,参与的人员如此之多,当然也需要大量的资金来维持运作。参与的左派人士本就为了一己私利,更不可能在选举舞弊中冒险做义工,私下的金钱交易、补偿等,数额不可能小。

订购、印制、运输假选票需要钱;雇用大批人士填写、收集、邮寄假选票需要钱;指使人偷窃、故意弄丢选票需要钱;收买计票人员和组织者需要钱;支付投票机造假、问题软件需要钱;协调媒体包括社交媒体起哄造势、掩盖真相、攻击川普需要钱;指使人威胁、恐吓吹哨者还需要钱;指使人上街实施暴力更需要钱……

这些钱从何而来,单靠拜登团队获得的公开捐款显然远远不够,拜登应该也不敢在竞选经费中列支舞弊的费用。这表明,民主党阵营内部至少有一个和数个秘密的资金来源,只由少数人操纵,才能确保选举舞弊的整体运作。那么,背后的大金主们都是谁?

在美国国内,一些支持民主党的富翁们可能私下提供了大笔资金。这些钱不是通过公开募捐,而是私下赠与,这些金主们自然需要知道钱的最后去向,应该不会一掷千金后不闻不问。因此,这些背后的金主很可能同样知道舞弊的真相,也同样是法律制裁的对象。

美国之外,中共政权或其它几个独裁政权最可能变相提供资金,钱不会直接汇款给民主党人,最可能采取的就是拜登家族生意的模式,那么有多少民主党人牵涉其中?这已经是叛国罪。

目前的舞弊证据,还主要集中在总统选举,那么参议院众议院的选举中,民主党阵营会干净吗?眼看争夺参议院无望,众议院席位丢失,事先知道实情的民主党阵营应该不会坐以待毙。再下一步,参议院、众议院的选举彻查同样势在必行,也许又会令人目瞪口呆。

2020美国大选舞弊牵涉之广、范围之大,令人触目惊心。这场惊心动魄的正邪大战不但遍及美国,也延伸到美国之外。邪恶如此猖狂,也应该令所有正义之士猛醒,更不可掉以轻心,需要全力反击、除恶务尽,才能真正力挽狂澜,才能找回美国人的正义与良知,美国和自由世界才能在川普团队的领导下,最终完成击垮中共政权的使命!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01/1529174.html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