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王赫:川普的双重身份及其可能选择

作者:
开国至今,总统特有职权解决了一些重大分歧。华盛顿总统在18世纪90年代初单方面宣布对英法之战保持中立,尽管《宪法》中完全没有授权他这样做的明文规定。杰斐逊总统1803年从法国手中购买了路易斯安那地区,虽然《宪法》中并无明文规定联邦政府有权收购领土。杰斐逊总统坚持行使了将内阁成员免职之权,树立了总统在行政部门中的无上权威,尽管《宪法》对免职权毫无规定。林肯总统行使的权力之大,以至被称为“宪政独裁”。

学者表示,川普目前采取明、暗“两线作战”

2020大选舞弊之规模巨大和明目张胆,以及主流媒体的视而不见、封锁审查,标志着美国已处于危急状态中。这绝不是对某个人、某个党派的打击,而是在摧毁美利坚合众国的制度根基(选举制)和道德根基(诚实、正直),美国宪政已岌岌可危。

拒绝舞弊结果,彻查大选舞弊,捍卫宪政,是任何一个爱国者的唯一选择。

川普现有双重身份,即是美国在职总统,又是下届总统竞选人。但不管哪种身份,都意味着川普已站在了捍卫美国宪政的最前线,是第一捍卫者。

从总统竞选人角度出发,川普阵营有三条战线可以开打。

第一条战线,是常规的司法诉讼,从有争议的各州法院打到联邦巡回法院,直至联邦最高法院

第二条战线,是在有争议的州议会,通过召开公听会,揭穿所在州的大选舞弊,否定虚假的选举结果,由该州议会投票选择该州的选举人。这两条战线现在鏖战中。

第三条战线,还在酝酿,是在国会。美国国会拥有最终决定权,可以接受哪些州选举人投票,拒绝哪些。具体方案,如国会众议员莫‧布鲁克斯(Mo Brooks)所说,当国会在1月6日认证选举结果时,各州按照字母顺序进行提交,在任何时候,如果有一名众议院议员和一名参议员联合提出反对,那么其它州的提交就会被叫停。随即,参众两院各自开展两个小时辩论,然后分别进行现场投票,以决定接受或拒绝一个州的选举人投票提交。

如果舞弊严重的州的投票提交被否决,最后,根据联邦宪法第12修正案,众议院将决定谁是总统,而参议院将决定谁是副总统。众议院决定总统人选时,与平时的议员投票不同,由各州代表团来投票。各州代表团各拥有一张选票,赢得多数州代表团票数的人将会成为总统。在50个州代表团中,共和党控制至少26个,因此对川普获得多数票、赢得连任有利。

但从在职总统角度出发,川普完全可以以自己对《宪法》的解读为依据,动用总统特有职权(prerogative power)。美国宪政传统,总统凭借着这些权力,可以单方面采取行动,解决一些严重的政治争端或处理危机,事后才向国会和美国人民说明理由。这既显示了他们行使权力的合法性,也显示了他们的决策的权威性。

开国至今,总统特有职权解决了一些重大分歧。华盛顿总统在18世纪90年代初单方面宣布对英法之战保持中立,尽管《宪法》中完全没有授权他这样做的明文规定。杰斐逊总统1803年从法国手中购买了路易斯安那地区,虽然《宪法》中并无明文规定联邦政府有权收购领土。杰斐逊总统坚持行使了将内阁成员免职之权,树立了总统在行政部门中的无上权威,尽管《宪法》对免职权毫无规定。林肯总统行使的权力之大,以至被称为“宪政独裁”。而1933年3月4日,罗斯福在总统宣誓就职的当天,更是要求国会赋予总统“如同遭遇外敌入侵时一样大的行政权力”,大胆表明其领导国家和政府的决心。

2020大选舞弊致使美国出于危急状态,川普总统行使宪法赋予的总统特有职权,是完全必要的。

12月2日,川普总统在其所称的“这可能会是我所发表的最重要演说”中,明确表示:“身为总统,我的最高职责是捍卫美国的法律和《宪法》,这也是为什么我决心保护我们的选举系统,这个系统现在面临系统性攻击。”

美国选举系统遭受“系统性攻击”,这是前所未有的,危害性甚至超过日本偷袭珍珠港。现在,川普总统果断采取有效紧急行动,捍卫美国宪政,已经迫在眉睫了,一如《大纪元》特稿——“拨乱反正宪法赋予总统特别权力”——所说。

虽有“深层政府”的破坏,但或许川普政府内部已掌握了一些关键证据。例如,有消息说,美军特种部队已在德国法兰克福,缴获一批与大选严重舞弊有关的服务器,并与美国中央情报局交火,还有人员伤亡。从目前披露的情况看,“法兰克福服务器”涉及美国中央情报局、中共、伊朗塞尔维亚、列支敦士登等。如果不是空穴来风,这将有利于川普总统采取断然措施。

美国社会各界,对川普总统果断采取有效紧急行动,也早有建言和期待。

例如,12月1日,民间组织“我们人民大会”(WTPC)在《华盛顿时报》刊登了一幅整版广告,提到林肯总统在南北战争期间为拯救联盟所做出的非凡行动,并比较当今正在分裂美国的“内战”,呼吁川普总统要像林肯总统那样行使其总统特别权力。

又如,美国前空军中将托马斯·麦金纳尼(Thomas McInerney)认为,为应对总统大选期间发生的试图偷窃选举的叛国行为,可以执行“五步计划”: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川普总统2018年就已颁发此总统令);实施反暴动法(预防和制止Antifa和BLM组织会在美国主要城市制造大规模混乱);宣布戒严(就人口而言,戒严令与应对中共病毒疫情的封锁,没有太大不同);采取一些辅助行动,包括暂停《人身保护令》;启动军事法庭审判。

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建非常之功。川普总统身系美国国运,顺天应人,此其时也。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07/1531372.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