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何清涟:联邦大法官——美国宪政的最后守护人

作者:
随着对舞弊现象越来越广泛的揭露,川普代表的大半个美国越来越来越愤怒。12月1日,美国茶党党魁扎维斯托夫斯基(Thomas R.Zawistowski)发表We the People Convention的讲话,要求川普总统颁布全国戒严令,在军队监督下一人一票干净安全的重选总统,这种呼声在中小媒体与网站上出现得越来越多,中西部地区的选民,不少已经开始考虑行使第二修正案的权利,武装保卫自己的政治权利。面对美国这座分裂成两半、火苗正在蹿升的房子,联邦高法的大法官们确实应该履行自身肩负的护宪责任了。

参议院10月25日投票,为大法官提名人巴雷特的确认扫清障碍。图为2020年10月12日,美国华盛顿特区,参议院举行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第一天确认听证会,提名人巴雷特正在发言

全美国都在关心美国高法的动静,一些社会名流例如Fox的名主持人马克·列文(Mark Levin)于12月6日公开发言催促最高法院出来解决大选中出现的严重问题。此刻最受关注的是宾夕法尼亚州共和党议员麦克·凯利(Mike Kelly)等二人诉该州77号法案(Act77)违宪的一个案子,事关邮寄选票。由于2020大选已经成了守护美国价值还是毁灭美国价值、坚守美国还是去美国化的政治斗争,基层司法更是被严重扭曲,对于基层法官来说,司法公正让位于为党派政治利益服务,使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美国人对高法公正判案抱有很高期待

宾州共和党议员麦克·凯利(Mike Kelly)、共和党议会候选人肖恩‧帕内尔(Sean Parnell)等曾就该州的竞选诚信问题对该州的77号法案(Act77)的合宪性提出质疑并诉讼至该州联邦法院,宾州联邦法院法官麦卡洛(Patricia McCullough)要求州政府停止该州选举认证结果,并要求在举行选举相关听证会前该州不得采取认证措施。宾州最高法院的命令推翻了麦卡洛的裁决宾州最高法院的理由非常牵强,说原告提告的时间太晚了。凯利议员等将案子提交到联邦最高法院,要求高法下达紧急命令,撤销宾州的选举认证,并禁止州长把选举结果递交国会。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此前下达的要求,是让宾州政府12月9日上午提交材料,引发了不少担心,认为这个日子超出了法律规定的时间安全港窗口。如今改为12月8日,舆论认为这是阿利托大法官的关键之举,因为原定的截止日期未能将此案纳入“安全港”窗口内进行干预。

此案涉及到2020大选舞弊案高发的邮寄选票。在大选之前的10月上旬,我就专门写过《美国选举怪像:邮寄选票定乾坤?》,谈过邮寄选票之弊,且都是已经发生过的案例。有关大选舞弊,六个摇摆州当中除了威斯康辛还未开听证会之外,从11月28日开始,宾州、密西根、亚利桑那、乔治亚、内华达州连续召开了六场听证会(密西根12月2-3日共开两场),数百位宣誓证人、非常扎实可靠的证据,揭露的舞弊与选票欺诈现象,有如人类选举史上舞弊、欺诈展览大全,选举过程中明目张胆地操控、事后对证人的威胁黑恶堪比中国村委会选举,只要不带偏见地听完这几场听证会,任何尚存公义之心的人都会认为,美国司法系统应该阻止美国历史上这场最大的选举偷窃。但是,在地方司法系统已经严重党派化的美国,面对这些有不少证据支持的案子,都以各种技术理由否定,有的法官甚至不肯接收材料。https://hereistheevidence.com目前已经收集到923个证人的证词,覆盖了1,218,281张选票,却遭到了31个以上法庭的拒绝,不让引入证据听证。根据美联社的统计,在特朗普竞选活动及其全国范围的盟友提起的大约50起案件中,有30多起遭到拒绝或撤销。

荒谬的判决不断出现在这轮有关大选舞弊的判词当中。加州州法院对州长纽森利用紧急状态法扩大邮寄选票的判例就是一例,该法官认为州长纽森滥用紧急状态法扩大邮寄选票范围确实违宪,判纽森今后永不得再使用此法做同样事情,但保留选举结果。类似的判决还出现在最近内华达州、密西根州的判决中,这些判决都未否认选举舞弊确实存在,但都以一些技术性的理由予以否决。美国地区法官蒂莫西·巴顿(Timothy C. Batten)在经过大约一小时的听证会后裁定,“原告寻求的救济措施,本法院不能给予,”原告要求不承认认证是选举官司寻求的“最不寻常的救济措施”,远超过他的权力,允许这个案子成立将等同于“司法积极主义”。

人们因此将希望寄托在最高法院尤其是几位被视为保守派的大法官身上。

大法官制度设置的初心:最后一道护宪墙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Associate Justices of 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为美国最高法院中除美国首席大法官以外的成员,目前的数量依据1869年司法法规定为8人。

大法官在美国的政治地位相当特殊,是唯一享有终身职位的高级公职。依据美国宪法第三条规定,最高法院与下级法院之法官忠于职守者皆受保障,按期领受俸金,继续服务期中并不得减少之。这意谓着,大法官一旦经任命后,除非其去世、辞职、自愿退休或遭到众议院弹劾及参议院定罪才会被撤销职务,否则属于“终身职”。自1789年最高法院成立以来,共有103人担任过大法官。

高院大法官终身制度的设置,就是将守护宪法的重任交托给他们,希望他们成为守护宪政的最后一道结实的墙。我在美国居留20多年中的前十余年,美国人对许多政治人物的批评都非常尖锐,但对高院的大法官崇敬有加,因为这是法律精英中的精英,无论是品望还是专业能力,以及历史纪录,都表明他们值得这份尊敬。这种情况直到近年最高院法官的专业精神因政治立场受到影响之后,风评发生了变化。左派们对法官的热爱完全根据他们的政治需要而非法官的专业精神,金斯伯格法官2016年对总统候选人川普发表不适当的评论,后来自己也知道错了,道歉后收回,但左派们却为之欢呼,将这段话当作他们的圣谕到处传播;但保守派大法官们极少的公开讲话,都会被他们恶意揣度。

大法官有维护宪政的职责与能力

高院的大法官当中,除了金丝伯格是媒体明星,其余大都罕言寡语。今年美国大选,将高院几位保守派法官推向了万众瞩目的位置,其一言一行都被左派媒体过分解读,予以苛评,最先中招的是阿利托大法官。

今年11月13日晚——请注意这是在大选十天之后,各种选举舞弊的信息正在不断冒出来,阿利托大法官在联邦党人学会年度大会致辞,在讲话中数次提及freedom of religions和freedom of speech的重要性,严厉谴责了一些民主党国会议员干涉司法的举动,“让我们回到一些基本的东西上,最高法院是由宪法创建的,不是由国会创建的,在宪法下,最高法院履行合众国的司法权,国会无权干涉。”并强调高等法院的责任是要保证言论自由不会变成次等的自由,他还提到第二修正案的持枪权,并更举2020年6月15日,美国最高法院以6票对3票的结果裁决LGBTQ员工同样受到1964年《民权法案》(CivilRights Act,TITLE VII)第七章的保护,该条文禁止雇主因多种原因歧视员工。投反对票的三位大法官是保守派阿利托、托马斯和卡瓦诺,因此他们成了左派攻击的靶子。对此,他讲述了一个同行的亲述:一个军政权国家的高院法官曾因一项判决不合军政府的意,军政府将坦克开到法官的窗口进行恫吓,并借此表达了自己的决心:“法官的职责就是不能就原则妥协,也不能为他们背离原则所做的事情找任何借口。我有信心,我们这个最高法院在今后的数年里面不会这样做”,言下之意是表示:即使坦克的大炮口对着他的窗口,他也决不屈服。

这篇年度致辞发表之后,引发民主党极端不满,纷纷发表文章批评。最有代表性的是民主党人士、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前首席监督律师Elliot Mincberg,他于11月20日以非常粗鲁的语言在The Hill上发表了一篇对Alito大法官演说的评论,认为可以用诸如超党派、煽动性、异常政治性、倾向性和司法意义上的川普集会之类的短语来描绘这篇讲话。他还进一步指出:更为不祥的是,这是Alito向极右翼诉讼人的邀请,表明他们迫不及待地希望利用法院增强的右翼多数派的优势开展诸如推翻LGBTQ和生殖权利之类的项目——当然,也包括即将到来的大选舞弊诉讼。然后威胁说要立法为大法官们设定新的道德标准——在此前,联邦法院就成为左派的攻击目标,Pack The Court是他们持续发起的攻击之一。

目前,随着对舞弊现象越来越广泛的揭露,川普代表的大半个美国越来越来越愤怒。12月1日,美国茶党党魁扎维斯托夫斯基(Thomas R.Zawistowski)发表We the People Convention的讲话,要求川普总统颁布全国戒严令,在军队监督下一人一票干净安全的重选总统,这种呼声在中小媒体与网站上出现得越来越多,中西部地区的选民,不少已经开始考虑行使第二修正案的权利,武装保卫自己的政治权利。面对美国这座分裂成两半、火苗正在蹿升的房子,联邦高法的大法官们确实应该履行自身肩负的护宪责任了。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08/1531753.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