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大陆学者:赢得堂堂正正 输得明明白白

—厘清真相 还大选双方以公道

作者:
赵士林教授强调:“总之,赢要赢得堂堂正正,输要输得明明白白。在大量质疑的情况下,依照法律程序调查是民主选举的题中应有之义。如果对方赢得合法,就应认输并向对方祝贺。如果对方赢得蹊跷,就有权力有义务有责任质疑追究,这不仅是为自己讨公道,也是为民主竞选求正义。”

2020年12月2日,美国密歇根州,川普总统法律团队负责人朱利安尼与证人出席了密歇根州众议院举行的选举听证会。(LeiChen/新唐人

围绕着美国大选,川普阵营和拜登阵营爆发了美国历史上仅次于南北战争的对峙。与之呼应,中国自由派阵营也产生了空前的分裂。以法学界、历史学界一些自由派学者为主,和其他一些自由派人士,围绕着支持拜登还是支持川普,尤其是大选存在不存在舞弊,爆发了激烈的争论。

作为局中人,大陆学者、中央民族大学65岁退休教授赵士林对此深感痛心,同时也深感中国自由派对很多问题的认识,需要重新厘清和深刻反思。为此,他于日前特意撰写了《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分裂》一文。

赵士林教授是挺川的。他在文章中说:“坦率地讲,自由派知识界几位最有代表性的人物,特别是法学界、历史学界几位朋友那么坚定地反川挺拜,令我深感意外。我一向敬佩他们的学识和智慧,了解到他们对大选的态度后,我一度怀疑我自己对大选的看法。但反反复复看了他们的阐释,我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这里且不谈其他问题,仅就大选舞弊问题略陈己见,同时也就教于这几位朋友。”

接下来,围绕着大选是否存在舞弊,赵士林教授在文中提出了五大问题,并就这些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第一,关于拜登曲线

赵士林教授认为,有朋友否认拜登曲线的存在,认为是一种捏造,理由是没有任何权威媒体报导。这里且不谈所谓权威媒体究竟系何媒体、信誉如何,对川普的态度如何,仅就拜登曲线的存在与否做一点辨析。所谓拜登曲线是对大选之夜拜登选票突然直线上升的一种几何表述,这种表述出自民间挺川人士,有强烈的质疑和嘲讽意味。“权威媒体”如果指的是那些“主流媒体”,当然不会报导。他们不报导的岂止拜登曲线,所有有利于川普的消息他们何尝报导过一条?拜登曲线是否存在,要看大选之夜拜登选票是否直线上升。据报导,威斯康星州凌晨3:42,拜登选票突然大涨143,379,形成spike,川普则只有25,163。这个数据迄今没有人否认。我只举了威斯康星州的例子,其他摇摆州都出现了同样的情况。迄今为止,还没有人否认这些摇摆州选票突然出现直线上升,不过挺川派认为诡异,反川派认为正常。诡异也好,正常也罢,这种数据是否支持拜登曲线?

第二,关于午夜突然停止计票

赵士林教授的看法是,朱利安尼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质疑,六个摇摆州午夜突然同时停止计票,如果不是事先互相协调是不可能的。姑且把朱利安尼的结论放在一边,仅就午夜突然停止计票来说,迄今为止,还没有人否认摇摆州午夜突然同时停止计票,不过挺川派认为不正常,反川派认为正常。例如有的朋友就说那是到点下班了,还有朋友说有的州是因为水管爆了。但最新爆出的视频告诉我们,无论是下班了还是水管爆了,都没有妨碍计票人员离开后,仍有几个人坚守岗位,在没有监票人员在场的情况下,从桌底拉出数箱选票(据说这都严重违规)连续扫描数小时。具有关专家分析,这几个小时的扫描至少就输入了五万张左右的选票。这也有助于朋友们理解拜登曲线吧?

第三,关于听证会

赵士林教授说:有朋友说听证会是,1.共和党单方面组织和参加;2.在十分简陋寒碜随意的场所;3.自娱自乐的闹剧;4.作证都无需宣誓;5.没有任何法律效力。

我要请教这些朋友的是:1.有视频清清楚楚地显示,一位民主党女议员在听证会不断干扰证人,被主席敲锤制止,怎能说共和党单方面组织和参加?另,听证会都是公开开放的。如果说只有共和党单方面参加,是应该指责共和党搞听证会调查大选舞弊呢,还是应该指责民主党对厘清大选真相没有热情?2.简陋寒碜随意的场所也可以成为贬低听证会的理由?那不正好表明了听证会组织者的清廉节俭珍视纳税人的钱吗?3.那么多的人冒着被威胁被迫害的危险出来作证,且不论其证言的法律效力如何,至少也体现了公民的责任心吧?怎忍心以自娱自乐的闹剧视之?看一位女证人的陈词,当民主党人质疑她说谎时,她答道:“你如果要我再说一遍,我可以再说一遍。说出来是一样的。如果是谎言,前后说的会改变。因为谎言需使用很强的记忆。但如果这是事实,你可以在午夜叫醒我来问我。我的描述还是一样的。”这番话可谓入情入理,义正辞严,听众都不免为她鼓掌。能说她是为了自娱自乐?4.听证会的作证无需宣誓?一位在美国执业的律师告诉我们,听证会上的证人都签署了affidavit under oath(宣誓书),如果撒谎就是伪证罪。顺便提及,脸书推特总裁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参议员质询的时候一再让他们签署宣誓书,他们都没有答应。5.至于法律效力,我的看法是,无论在哪里,无论什么形式,只要讲的是真相,总归会有法律效力。看看宾州听证会以及接下来的其他几个州的听证会,可以说是刷新了美国和世界对大选的认识,真的是没有法律效力,胜于法律效力。

第四,关于舞弊指控

关于舞弊指控,挺川者和反川者针锋相对。挺川者认为,今次美国大选的舞弊行径刚刚露出冰山一角,已经令人瞠目结舌,叹为观止。不断冒出水面的舞弊行径,大规模的有组织的舞弊行径,花样翻新的舞弊行径,挖空心思的舞弊行径,令美国民主遭遇空前逆袭,陷入空前危机。

反川者则坚持认为,大选公平合法,充分体现了民意,没有舞弊行为或至少没有大规模的足以影响选举结果的舞弊行为。舞弊指控没有证据,全是谣言。他们的根据是美国的制度设计决定了不可能产生大规模的舞弊行为。

对此,赵士林教授的看法是:首先要指出,舞弊案例呈火山爆发式涌现。其中肯定不乏真假难辨的案例,甚至不排除有钓鱼式故意混淆真假制造混乱搅局者。对于挺川者来说,当然要把舞弊指控实锤化,获得司法认证。对于反川者来说,合乎逻辑的做法应该是,如果你说舞弊没有证据,就应该支持有关机构对提出舞弊质疑的证据展开调查,来证实你的看法,来证实那不是证据,而不是一口咬定没证据来抹平人家提出的证据。

由此,赵士林教授对一些朋友谈到舞弊指控就两个字“谣言”加三个字“没证据”的态度极不理解。他质疑道:何以如此不假思索干脆果决?制度保险论难道是颠扑不破不容怀疑的宇宙真理?难道不容置疑?好的制度固然非常宝贵,但制度难道不会有漏洞?制度难道不会被扭曲?制度难道不会被人钻空子?

他还说,这里要提请那几位朋友注意,就目前有关舞弊爆料的情况看,从网络情报专家到专业数学家,从现场监票人员到邮局职工,从大选工作的技术专业人员到运输选票的卡车司机,从政府公务员到信息安全专家,那么多的承担法律责任的证人证言,那么多冒着被威胁被迫害风险的证人证言,都丝毫不能打动你们?都丝毫不能引起你们对大选舞弊的关注和警觉?都丝毫不能引起你们调查的兴趣?竟然能够那样武断地得出大选没有舞弊的结论?

‪愚意以为,不管支持川普,还是支持拜登;不管观点有何分歧,政见如何对立,各方理应就一个问题达成共识:调查舞弊指控。没有任何理由反对调查。这是对川普负责,也是对拜登负责。更重要的是对美国民主负责,对美国的立国之本负责。如果舞弊不成立,川普输则心服口服,拜登赢则堂堂正正。如果存在舞弊,就应一查到底。

现在最重要的工作不是逻辑分析,也不是雄文论证。而是面对大量证人证言爆出的大量材料,进行分析调查,所谓卑之勿甚高论。对这些爆料,既不能一概斥之以谣言,也不能不加分析调查地信以为真。问题是有人根本不顾不断涌出的舞弊爆料(今天川普推特又提供了有关邮寄选票舞弊的新证据)一口一个没证据是谣言,这种态度显然不利于厘清真相。

哪一方也不应陷入狂热偏执非理性。最重要的就是面对舞弊爆料,去伪存真,厘清事实,敲定证据,诉诸法律,还大选双方一个公道,还美国人民一个公道。

想一想,如果靠恶劣嚣张的舞弊“赢”得大选,那么舞弊者入主白宫之日,岂不就是民主灭亡之时?

赵士林教授认为,关于舞弊,还应关注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宾州州务卿擅自发布行政令,以疫情为由扩大邮寄选票范围,这是行使他本来无权行使的立法权,超越了州务卿的权限,越俎代庖,侵犯了本来由州议会拥有的立法权,从而破坏了美国三权分立的立国之本。宾州议会共和党人已经为此提起诉讼,因此才有法官紧急叫停选票认证。该案值得关注的是舞弊指控升格为法理指控,性质严重多了。

但居然有朋友认为:即便州务卿越了权,当初为什么不举报?如今输了来举报,如果赢了呢,还举报吗?这位朋友的逻辑显然和法治思维格格不入。以输赢和举报与否而不以行为自身的性质作为判断依据,法律尊严何在?这种逻辑显然阻碍了对大选舞弊的追究,威胁到大选的公正性,践踏了法律甚至宪法的尊严。

最后,赵士林教授强调:“总之,赢要赢得堂堂正正,输要输得明明白白。在大量质疑的情况下,依照法律程序调查是民主选举的题中应有之义。如果对方赢得合法,就应认输并向对方祝贺。如果对方赢得蹊跷,就有权力有义务有责任质疑追究,这不仅是为自己讨公道,也是为民主竞选求正义。”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09/1532140.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