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港前立法会议员抵华府寻庇护 宣布与家人脱离关系

香港前立法会议员梁颂恒自上周四(3日)被传离港赴美后,行踪成谜。本台联络到梁颂恒,确认他本人身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准备寻求政治庇护。他又宣布与家人脱离关係,并退出创立的政党青年新政。梁颂恒称,在香港一直被可疑人士跟踪,感觉《港区国安法》实施后,能够发声的空间愈来愈窄,所以出走美国,冀推动更多制裁中共的措施,以及为香港年轻抗争者,争取赴美机会。

更正启事:片中1:35应为「积极考虑参选筹组中的影子议会」(最后更新:10:08 AM EST2020年12月11日)

香港前立法会议员梁颂恒自上周四(3日)被传离港赴美后,行踪成谜。本台联络到梁颂恒,确认他本人身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准备寻求政治庇护。他又宣布与家人脱离关係,并退出创立的政党青年新政。梁颂恒称,在香港一直被可疑人士跟踪,感觉《港区国安法》实施后,能够发声的空间愈来愈窄,所以出走美国,冀推动更多制裁中共的措施,以及为香港年轻抗争者,争取赴美机会。

本台专访到香港前立法会议员梁颂恒,他现时身处美国首都华盛顿,准备提出政治庇护申请,并透过本台发表简短声明。

梁颂恒说:我梁颂恒在这里谨此声明,会和家人断绝一切关系以及在这裡辞去青年新政——即是我创立的政党——的一切职务。

梁颂恒说,生活暂时安好,不用担心自身安全,「在华府我觉得对比在香港已经安全太多了」。他说,在港期间一直被不明人士跟踪,住所楼下常有可疑人物出没。他指,《国安法》下香港已没发声空间,令他萌生出走念头。

梁颂恒说:亦都在《国安法》之后的环境下,我觉得我在香港发声的能力差不多已经失去了,即使有些事一开始我够胆说,但在香港传媒的环境下,他们都未必能够写。在这两个原因之下,我就决定不如离开吧,若离开我亦希望做些事,在这些前题下就决定不如来美国,来到华盛顿,看看能否推动一些措施,有机会扭转到现时香港日益沉沦的政治现况。

香港前立法会议员梁颂恒在自由亚洲电台的华盛顿总部接受本台专访,宣布准备向美国提出政治庇护申请。(霍亮乔摄)

他透露日后希望主力推动美国制裁中共,以及为香港年轻抗争者争取赴美机会。认为华府「之前的制裁(中港)措施,以及对香港的支援,是美国两党共识,希望最后无论谁人当选美国总统,美国政府都能够继续维持现行的对华政策,甚至需要想更多办法,迫令中国要重返谈判桌。」另外又表示会积极考虑参选海外港人筹组中的「影子议会」。

梁颂恒透露自已于11月29日离开香港,经洛杉矶转机,于上周一(11月30日)抵达华盛顿,整个过程非常保密,连家人都不知道,事前亦有心理准备,未必一定能逃离香港,但认为「如果他们会在机场拘捕我,那么他们在香港都会拘捕我,只是时间问题,不能顾虑太多」,又回忆当时离境的过程,不算有太多阻滞。

梁颂恒说:我在起飞前3、4小时才买机票,确保事情尽量保密。在机场见到很多很奇怪的人,好明显他不是一个出游的装束,是香港人的样子,中年男性,戴着耳机,大家都可能想像到什么事。我去自动柜位尝试扫瞄护照,但是它拒绝让我通过,那么我唯有走到人手柜位,一般望一望就放行,但那个海关人员盯了我两、三分钟。

目前,香港已经有三位曾获民意授权的年青前立法会议员出走,包括了罗冠聪和许智峯。对于许智峯流亡英国后,全家在香港的银行账户迅速被冻结,梁颂恒质疑做法是否合法,并批评此举破坏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形象。被问到他会否担心自己出现同样问题,梁颂恒笑指「我本人没有这个需要」。

梁颂恒说:我在2016年选举完之后,当局已经逐间银行关掉我的户口,所以我已经没有户口4年之多。

记者问:那么,你就好似林郑般用现金?

梁颂恒说:对,没错,不过我没有她那么有钱。

梁颂恆透露,透过海外港人组织「避风驿」协助,他已经与在地的港人团体取得联繫,已落脚华府10日。2020年的圣诞,他将在美国渡过。

对于踏上政治庇护之路,可能今生不能回家?梁颂恆回答,他会用一个正面的角度去想,「我希望有一日能够回到香港,我希望回到一个属于香港人的香港」。梁颂恆说,「回家」亦是他此行的目标。

梁颂恆在2015年创办青年新政,次年参选立法会选举,成功当选后,在立法会就职宣誓仪式期间引发宣誓风波,其后被控衝击立法会会议室,判一项参与非法集结罪成,高等法院今年9月驳回其上诉,须即时入狱4周,至今年9月底刑满出狱。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12/1533078.html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