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灯灭!美国最高法驳回德州选举诉讼!全美可能进入内战准备模式…

—灯灭!美国最高法驳回德州选举诉讼!川普公开唾骂了他亲自提拔的“法学精英”…全美进入内战准备模式…

2020年12月11日,川普亲自提名了3位大法官的美国“最高法”,再次在大选的议题上“背叛”了他!这让川普和共和党支持者们感到绝望和愤怒,这位全球第一网红立即上推特唾骂了这些“卑鄙无耻之徒”…

真纸牌屋系列的作者从去年底开始

隐隐感觉到

也许他正在扮演修昔底德的角色

当年修昔底德着手记录雅典正发生的事情时

并没有想到他所写的只言片语

最终会成为数千年后

人类研究古希腊民主社会走向灭亡的重要史料

当下的记录也许会让后世困惑不已

但依然会有智者可以看懂

德克萨斯论坛报11日报道截图

国会山报12日报道截图

本文为花园秘境经典美剧之剧情解读

真·纸牌屋第四季第十二集(12)

作为难以预知未来的凡人,我们一直是以谦卑的语调在记录当下发生的事,然而,正是由于这样的文风,引来了一些极端分子的唾骂。留言区中出现了“你完全错误!美国最高法必然会主持正义…”“你对大法官的陈述不负责任”一类的辱骂加预判。不过,这样的观点立即被打脸,而咱们依然不忍心对这些读者追加伤害,因为他们正陷入绝望之中。

自从去年南希·佩洛西可以成功利用子虚乌有的陈述,来针对本届总统发起“弹劾进程”开始,我们对《真纸牌屋》第四季剧本的规划,已经采用“帝国的黄昏”这个基调了。太多的政要只在乎“政治正确”而无视世间最基本的公义,而华盛顿腐败沼泽早就淹没了整个立法、司法和行政领域。这是不争的事实。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2020岁末的动荡就会以民主党人的“彻底胜利”收场,因为全美共和党人已无路可退。

1

美国最高法驳回德州诉讼

北京时间本周六、美东时间本周五,美国最高法院迅速驳回了一个风险很大的案件,即德克萨斯州针对战场州选举舞弊的诉讼,该诉讼已成为全美共和党人屏住呼吸共同期待的唯一“和平解决的机会”。

在几句简短的判决中,高等法院表示,出于

程序原因

,它不会考虑接受此案,因为,

德克萨斯州缺乏提起此类诉讼的资格

德克萨斯州法院在周五晚上以另一种未经司法判决的方式进行了选举。

最高法的精英们果然很会玩政治,试图两不得罪,在判词中告诉德州人民:“德州还没有表现出司法上可被认定利益,与在另一个州进行选举的相关联。”(这话用平民听得懂的意思就是:别的州选举有没有舞弊,关你什么事?哪怕其他州全都腐烂了也轮不到你德州来申诉…)

随着美国选举人团产生总统的最后期限迅速临近,最高法的这项裁决,可能彻底终结了总统川普通过合法的诉讼方式推翻选举计票结果的所有希望。

全美瞩目的是,德克萨斯州本周起诉了乔治亚州、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辛州的选举结果,理由是,这些州实施了与疫情紧急状况有关的选举程序变更,德克萨斯州声称,这种变更是违反宪法的,它使选举的全局结果变得十分可疑。这些战场州在答辩状中反驳说,德克萨斯州没有资格指责其他州的选举程序

显然,法律界的专家们立即发布评论说,如果德克萨斯州胜诉,则该案将开创一个危险的先例,允许各州相互干预对方的事务,并允许法院推翻已确定的、经各州官府证实的选举结果。所以,在法学专家们眼里,重要的并非某些州有没有作弊,重要的是必须维护“各州的独立主权”和合众国的权力架构。

让我们说清楚,”宾夕法尼亚州的律师在该州的答辩状中写道:“德克萨斯州邀请最高法院来推翻我们州人民的投票结果,试图选出他们喜欢的下一任美国总统。我们必须坚决拒绝这种浮士德式的邀请。

是的,德克萨斯州的诉讼,很大程度上依赖于那些针对摇摆州选举舞弊的指控。然而,这些州的选举官员和美国司法部长比尔·巴尔都表示,“没有证据表明选举舞弊规模之大可能会影响选举结果”。(请注意,这里司法部长和各州官府谈到了一个“量”的概念,也就是说,他们并不否认有很多舞弊事件发生,而他们却认为所有这些作弊事件难以掀翻大选计票结果)

德克萨斯发动的这场官司,很快发展成了全国蓝州和红州的分界线——对共和党人来说,也是关于他们对川普忠诚的考验。昨天,有的共和党主导的州府却拒绝在此案中完全站在川普一边;爱达荷州司法部长劳伦斯·瓦斯登说:“法律上正确的决定可能不是政治上方便的决定。”然而,哪怕如此,绝大多数共和党州选择加入了德克萨斯的阵营。

本月以来,川普本人,以及全国的共和党人,似乎都把希望寄托在德克萨斯州赢得诉讼上,川普甚至宣布他本人要成为原告之一。在一系列的推特中,总统称之为“大事件”,后来又说,“它太大了,所有标准都符合(重大历史事件的门槛)。”

到本周四晚上为止,这场巨大的跨州党争,已经吸引了几乎每个州的参与,每一方都有十多个甚至二十个参选者,还有100多名美国众议院议员的卷入,其中包括十多名德克萨斯州共和党人。乔迪·阿林顿、布莱恩·巴宾、凯文·布莱迪、迈克尔·伯吉斯、迈克尔·克劳德、迈克·科纳威、丹·克伦肖、比尔·弗洛雷斯、路易·戈默特、兰斯·古登、肯尼·马尔坎特、兰迪·韦伯、罗杰·威廉姆斯和罗恩·赖特都成了该案的核心角色……

如果,最高法庭审理了此案,美国参议员特德·克鲁兹说,他会在川普的邀请下进去参与辩论。

但美国前德克萨斯州总检察长、德克萨斯州最高法院法官约翰·科宁曾表示,他对此案的逻辑,只能表达出“不信服”。

法庭观察人士说,从一开始,这个案子就会遥遥无期。川普曾暗示,他希望目前包括他任命的三名大法官在内的最高法院,能让选举朝有利于他自己的方向发展,但大法官们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兴趣,做这种事。美国的大法官是终身制的,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美国的立法权、行政权甚至第四权媒体没有办法制衡大法官,而总统永远是“流水的”,转瞬即退休,请问他们凭什么要帮川普?

本周早些时候,法院驳回了宾夕法尼亚州共和党人的一个类似诉讼要求,他们试图挑战拜登在这个战场州的胜利。(看见判决顺序了么?大法官们首相是驳回了宾州本地共和党人的诉讼请求,压制他们甚至不需要给出像样的理由;然后,大法官们又驳回了德州对这些州的诉讼,理由是:外人无权干涉这些州的内部事务…)

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和克拉伦斯·托马斯表示,他们将允许德克萨斯州提起诉讼,但表示“不会给予其他救济”。川普的任命者中没有一人表示,他们认为这起诉讼有任何价值

华盛顿的法律专家称,这场诉讼是危险的,其目的是前所未有的。“是垃圾,但却是危险的垃圾,”华盛顿选举法专家里克·哈森如是说。而曾担任德克萨斯州司法部长的肯·帕克斯顿(Ken Paxton)及其曾经的副手德克萨斯州共和党众议员奇普·罗伊(Chip Roy)称此案“是对联邦制的危险违反”,“几乎肯定会失败”。

这起案件对川普来说是一件喜事,川普曾希望法庭能给他一个胜利。他的竞选团队在全国范围内提起了几十起诉讼,虽然律师团中的律师们都是全美最知名的一些法律人,但屡屡失败、处处受挫。最高法试图受理此案的小道消息,曾让诸多他的支持者兴奋不已,然而,现在得来的却是这个结果。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星系花园秘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13/1533630.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