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王赫:知耻近乎勇 国难当头最高法院应有担当

作者:
这和今天的情形何其相似!12月12日,川普总统在回应联邦最高法院驳回德州诉案的裁决时如是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可耻的司法不公。美国人民被欺骗了,我们的国家蒙受耻辱。我们甚至连上法庭的机会都没有!”

2020年12月12日中午,数十万美国民众再次聚集在首都华盛顿,抗议大选舞弊和欺诈,图为在美国国家广场举行集会。(亦平/大纪元

12月11日美西时间下午4点,联邦最高法院驳回了德州诉四摇摆州大选违规案。这激起了许多美国人的失望和愤怒,也再次削弱了联邦最高法院自己的权威。

尽管如此,笔者以为,我们不应放弃推动联邦最高法院直面现实的努力,相反,这更显得重要和迫切。

为什么?用川普总统回应联邦最高法院裁决的话说,就是“我们刚刚开始战斗”。例如,我们看到,就在联邦最高法院驳回德州诉讼3个小时之后,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大律师向联邦最高法院提交了关于乔治亚州和密歇根州的紧急诉案,当晚11点又提交了关于亚利桑那州的紧急诉案,对威斯康星州的紧急诉讼也很快跟进。

鲍威尔的诉案独立于德州诉案。因此,在联邦最高法院这条战线上的战斗并未结束。先期失利,并不全是坏事,这能让我们更准确的评估形势,知己知彼,去争取最终的胜利。

之前,笔者在“担起历史责任,联邦最高法院!”一文中就曾指出,“直面2020大选舞弊,对联邦最高法院来说,也是有其困难的。这个困难,主要的不是因为案情的复杂,也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来自联邦最高法院自身,即‘自由派’思想对回归美国传统价值观的阻击。”

“但,正面因素可以被减损,却从未在美国法律系统中缺席。”这次的联邦最高法院裁决中,我们不是也看到了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和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提出的异议了吗?

笔者以为,美国各界人士、美国人民对联邦最高法院这次裁决的反应及其强度,会对联邦最高法院的下次审案——是否受理鲍威尔紧急诉案,产生重大影响。

既然我们都知道2020大选关系着美国的命运,那么,我们怎能将大选结果的决定权拱手相让于联邦最高法院的9个大法官呢?而仅仅9个大法官又怎能承担得起这个历史重担呢?这副历史重担,应该是全体美国人民和9个大法官共同承担。

更准确地讲,用刚被川普总统特赦的弗林将军(Lt. General Michael Flynn)12日上午在华盛顿DC最高法院前发表的热情洋溢的演讲中的话说,“法院不会决定谁是下一届美国总统,是我们人民决定!”在“我们人民决定”的过程中,联邦最高法院的职责,在于确保大选过程的合法性和大选结果的准确性和公正性。

因此,我们人民,有权要求联邦最高法院履行职责,而不是逃避现实。

如何认识2020大选舞弊的现实,我们以史为鉴,且与三个历史事件相比较。

其一,就危害性和影响性而言,2020大选舞弊事件远远超过1970年代的“水门事件”。“水门事件”导致尼克森1974年辞去总统职务;难道46年后的今天,我们竟然允许某人能够通过大选舞弊上台?!

其二,2000年布什诉戈尔案,是联邦最高法院首次介入大选。2000诉案只是对大选结果有争议,双方都没有指控对方舞弊,没有质疑选举过程的合法性。2020大选舞弊事件则性质完全不同,这是对美国宪政秩序的挑战,是宪政生死之战。联邦最高法院能够介入2000年大选案,就更有理由受理2020年大选诉案。

其三,1857年黑人奴隶斯科特诉桑福德案,被公认为联邦最高法院历史上最糟糕的判决。当时,联邦最高法院以以7:2的票数判决黑人奴隶斯科特败诉。判决称即便“自由的黑人”也不是美国宪法中所指的“公民”,所以斯科特无权在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这起诉讼是3年后爆发南北战争的一根导火索。历史的教训太惨痛了。

2020年大选舞弊事件表明,今日美国的危机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政治伦理沦丧、政治极化、社会撕裂,“深层政府”和国外势力相勾结,社会主义因素全面渗透美国社会,美国已在危急中。包括联邦最高法院的9位大法官在内,应该没人希望美国再次陷入内战,那么,相应地,每个人包括9位大法官,都该各自承担自己的责任,挽狂澜于既倒。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联邦最高法院1857年的那次判决,如果单纯从法律角度看,坦尼大法官对这个问题的判决无可厚非。奴隶制虽然是南方从历史继承下来的一种罪恶制度,但这种制度在立国时并没有被法律废除。

此外,坦尼大法官虽然在法律上维护南方奴隶制,但在内心深处,他认为奴隶制是一种不道德的制度,应当以渐进性的方式逐步废除。坦尼本人不但无偿解放了自己名下的全部黑奴,而且在金钱上资助那些得到自由后因年高体弱而难以维生的奴隶。就此而论,坦尼的个人品行,无论在当时和现在都堪称令人钦佩。

但是,如果从政治角度看,坦尼大法官的判决荒唐得令人难以置信,它宣告,奴隶制向联邦领地和新州蔓延扩张名正言顺。这个判决不仅从宪法高度维护了奴隶制,堵塞了以法律手段解决南方奴隶制问题的道路,而且坚定了南方蓄奴州依法捍卫奴隶制的决心,使1861年执政的林肯总统处于“违法乱纪”的被动地位,对南北战争的爆发起到推波助澜的恶劣作用。

针对该判决,当时的人义正词严地宣称:“如果联邦最高法院的这项决定成为法律,奴隶制度将不只是蓄奴州所称的特有制度,而是一种联邦制度,是所有州的共同传统和耻辱。”

这和今天的情形何其相似!12月12日,川普总统在回应联邦最高法院驳回德州诉案的裁决时如是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可耻的司法不公。美国人民被欺骗了,我们的国家蒙受耻辱。我们甚至连上法庭的机会都没有!”

当年那个判决,不仅使联邦最高法院威信扫地,也使坦尼大法官的个人形象坍塌了,更促使美国掉进了内战的陷阱里。

历史的教训必须汲取,警钟长鸣!

如今,当来自全美和世界各地的旅游者参观美国最高法院时,通常是先观看一部长度约10分钟左右的录像短片,介绍最高法院历史,其中特别提到1857年斯科特案判决的重大失误,自扬家丑,警告世人。

仅此,是远远不够的。

今天,历史为联邦最高法院提供了一次洗刷历史耻辱的最好机会,也是挽救美国宪政的最好机会,那就是——直面2020大选舞弊!

大家知道,美国的宪政,是汲取了全世界的文化精华的。例如,在联邦最高法院里,就有两处孔子像。孔子流传千古的金玉良言中,有一句是:“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愿9位大法官省思之!

这次前所未有的大选舞弊,已经把美国的宪政基础和民主自由推到了悬崖边上。美国正面临一场影响深远的危机。如果最高法院不能作出正确的裁决,美国很可能再次出现分裂甚至内战的局面。事实上,大批的美国民众对大选舞弊充满了愤怒,正准备为捍卫正义、捍卫宪法而战。

川普总统已经表示,捍卫宪法是他最高的职责,并誓言挑战2020大选舞弊,承诺“永不放弃”,因为,“如果不把2020年的大选舞弊排除,那我们就没有国家了”。

国难当头,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应有同样的担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对其它相关上诉案,希望大法官们拿出勇气,承担起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14/1533904.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