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隐秘战线:情报总监在悄悄忙这件事!重磅报告牵动万人心【阿波罗网编译】

作者:
阿波罗网记者李文波编译综合报道,在这次美国总统大选中,无数海外华人凭着在中国大陆几十年的生活经历,凭着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深刻认识,在这个是历史的关键时刻,坚决支持川普总统。 最近,旅美学者、历史学家、作家李江琳就在关注着美国总统大选中一条静悄悄的战线,也就是国家情报总监这条线。

阿波罗网记者李文波编译综合报道,在这次美国总统大选中,无数海外华人凭着在中国大陆几十年的生活经历,凭着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深刻认识,在这个是历史的关键时刻,坚决支持川普总统。

最近,旅美学者、历史学家、作家李江琳就在关注着美国总统大选中一条静悄悄的战线,也就是国家情报总监这条线。

近日,李江琳女士在推文中表示,“这条线扑簌迷离,而且“说来话长”。长话短说,既然2018年的 EO13848(编者注:《关于在美国大选中发生外国干涉时实施某些制裁的行政命令》)行政令我已经贴过了,现在给出国家情报总监(DNI)这条线的大致框架。“

现任国家情报总监是川普提名的共和党人约翰·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2020年5月26日宣誓就职,之前担任了5年的德克萨斯州的联邦众议员。

图: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

国家情报总监属内阁层级,直接受美国总统的指挥、管理与控制,为美国总统在国家安全的情报事务上的提供咨询,统领包括17个组织的美国情报体系。

2020年5月26日拉特克里夫宣誓就职之后,在忙活什么?经过查证后,历史学家李江琳认为国家情报总监,“基本上在忙活跟今年大选中外国干预有关的事情。”

她列出了有几个“关键点”:

首先,拉特克里夫在8月28日把对国会的选举安全简报,从面对面的汇报,改成书面汇报。(原档链接:READ: DNI John Ratcliffe's letter to Congress on election security briefings - CNNPolitics

信件的措辞相当委婉:“为了确保国家情报总监办(ODNl)与国会在选举活动方面保持清晰一致,ODNI将在通往大选的阶段中,通过书面情报让国会全面了解当前的情况。“

那么为什么取消现场汇报呢?

李江琳认为:“书面报告意味着1.情报总监会因为当场受到问询,不得不透露某些信息;2.佩罗西等人对大选安全相关的情报了解多少,可以想象……。

她接着转发了美联社2020年8月31日的报道,拉特克里夫与川普总统共同宣称,国会泄密是停止选举安全简报的原因。(Ratcliffe joins Trump in claiming congressional leaks are reason to halt election security briefings - MarketWatch

文章认为:民主党人就是想尽办法迫使川普政府,继续在国会进行现场的外国干预大选的情报简报,但情报总监拉特克里夫表示,过去面对面进行的“全体众议院工作人员”简报,会在短时间内导致有政治目的“泄密”。 

这位历史学家风趣地评论说:“网上可以查到佩罗西、亚当西弗等人的反应,‘暴跳如雷’可能夸张了点儿,‘强烈不满’是肯定的。“

如果说以上都是9月份之前,国家情报总监拉特克里夫在大选前埋下的伏笔,大选后的情报总监的动作,用李江琳的话说就是:“直接跳到12月3号,风向突变!中(共)国是头号敌人!“。

国家情报总监拉特克里夫12月3日在华尔街日报上发出檄文,中(共)国是美国国家安全的头等威胁。(China Is National Security Threat No. 1 - WSJ

文章开场就说:”作为国家情报局局长,我被赋予了比总统以外的美国政府中的任何其他成员知道更多的情报……如果我能从这个独特的角度向美国人民传达一件事,那就是中(共)国对当今的美国构成了最大的威胁,也是自二战以来对全世界民主与自由构成的最大威胁。“

拉特克里夫透露,他手上的情报显示是“中(共)国打算在经济,军事和技术上统治美国和地球其它地区中国许多重大的公共事业公司和知名公司,只不过是中共活动的门面伪装。”

情报总监写道:“情报很明确:中共在经济上“抢夺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复制了美国的技术,然后在全球市场上取代美国公司。”“美国政府估计,中(共)国每年因知识产权盗窃给美国造成的损失高达5,000亿美元,即每个美国家庭损失4,000至6,000美元。”

另外拉特克里夫还写道:“中(共)国还窃取敏感的美国国防技术。美国情报显示,中(共)国甚至对解放军成员进行人体实验,希望发展出具有生物增强能力的士兵。北京在追求能力方面,没有道德界限。”

拉特克里夫在文章里表示说,中共的情报部门利用华为这样的科技公司,通过5G基础设施收集情报和用户隐私。“中(共)国还压制威胁美国网络,以输出共产意识形态的内容,并且正在发展对美国本土的网络进攻能力。”

另外他也提到了中共对美国国会议员进行的针对性活动,是俄罗斯进行的6倍,伊朗的12倍。他举了个例子:“今年,中(共)国进行了大规模的影响力运动,包括针对数十名国会议员和国会助手。具体的例子可以是:中资公司在美国开厂,雇佣数千名美国人。有一天,中国公司的代表与工会负责人取得了联系,中方代表说,当地国会议员在违背中国利益的立法上立场强硬,工会领袖必须敦促议员改变立场,不然工厂和工作岗位就会很快消失。工会领袖联系了当地的议员说,如果不改变立场,工会成员不会支持她的连任。工会领导人对自己说,这么做是在保护工会成员。但是在这一刻,他是在替中共说话,这位女议员也正在受到中共的伤害。”

在文章的最后,拉特克里夫认为,“世界正在两种完全不兼容的意识形态之间的选择……在情报机构内部,一场健康的辩论和思维转变已经在进行中。冷战时期才华横溢的情报分析人员和操作人员,关注的是苏联。本世纪初,反恐成为情报界首要的考虑因素。今天中(共)国会成为美国今后主要的国家安全重点。中(共)国认为,没有中(共)国处于顶尖位置的全球新秩序是历史的畸变,中(共)国正在做准备,与美国做无底线的对抗,华盛顿也应该做好准备。这是我们千载难逢的挑战,美国人打败了法西斯,推倒了铁幕,在中(共)国取代美国成为主导超级大国的努力中,美国也需要做出反应,历史将会对此做出评判。情报很明确,我们的回应也必须很明确。“

 文章发表后,拉特克里夫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中表示,评论文章是对美国人民的“情报更新“,只有中共,才是美国最大的国家安全威胁。这篇评论文章可以说是与白宫的语调保持了高度的一致。

拉特克利夫在接受福克斯主播玛丽亚·巴蒂罗莫(Maria Bartiromo)的采访时说,川普(特朗普)法律团队所提出的大选欺诈问题必须在法庭上被审理。

值得关注的是,就是在这个采访中,拉特克里夫说过”我们看看会不会有一个拜登政府“。

拉特克里夫列举了这次大选中的一些选举欺诈问题,比如有邮政司机说,他们把二十多万张选票从纽约运送到宾夕法尼亚州;数万张据说是邮寄过来的选票,但选票上却没有任何折痕;投票数量比发布的选票数量还多;监控录像显示,选举员工在没有监票员监视的情况下拉出多个手提箱,这种现象令人质疑。

“这些都是需要调查的选举舞弊问题,而且有很多,这并非只是一个人或一组人的问题,是在全国范围内发生的问题。”拉特克利夫说。

12月3日哥伦比亚新闻网发文称,拉特克里夫说拜登获得与特朗普“同样的情报”,再次警告了中(共)国的威胁。

国家情报总监对CBS新闻说:“拜登拿到的是同样的情报。”“拜登正在从我的办公室获取完整的总统安全通报,现在乔·拜登和贺锦丽都能拿到通报,他们正在接收全部机密的通报。”李江琳发推评论道:“拜登跟川总得到相同的情报?很多人想必会有‘常规理解’,可是我就想那俩听情报简报时会不会如坐针毡……?“

12月9日太空新闻(SpaceNews)报道,情报总监拉特克里夫表示太空部队会成为美国情报界的新成员。国家情报总监办的一位发言人告诉太空新闻,拉特克里夫正在“与太空部队的领导层一起评估太空部队成为美国情报界第18名成员的潜力。我们预计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就这一创造历史的机会做出决定。”拉特克里夫说,他的办公室也正在与太空部队合作,计划建立一个新的国家太空情报中心,该中心将专注于中(共)国和俄罗斯的技术情报。

美国政府共有18个情报机构,全部在情报总监拉特克里夫的掌控之下……

这18个情报机构是:国家情报总监办、中情局(CIA)、国防情报局(DIA)、联邦调查局(FBI)、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NGA)、全国侦察办(NRO)、美国国安局(NSA)、缉毒署(DEA)、能源部(DOE)、国土安全部(DHS)、国务院(DOS)、财政部(USDTT)、陆军(US.ARMY)、海军(USN)、海军陆战队(USMC)、空军(USAF)、海岸警卫队(USCG)。

从国家情报总监所拉特克里夫发布的消息来看,中共干预美国大选的证据美国已经掌握的很多了,针对中共和俄罗斯在太空存在的实力,美国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国家情报总监属内阁层级,直接受美国总统的指挥,拉特克里夫从上任以来的多次公众露面的语调,可以说是与白宫保持了高度的一致。按照川普总统2018年13848号行政令,美国大选日之后45天之内国家情报总监需要提交总统,国务卿,财政部长,国防部长,总检察长和国土安全部长,是否有外国势力插手美国大选的评估报告,和相关的支持信息。

这样一个受白宫领导,上任情报总监以来和白宫步调一致的拉特克里夫,会在大选日之后45天,提交一份怎样的评估报告呢?

如果国家情报总监发布报告,认为中共干涉美国的大选,川普就可以动用紧急状态法,对涉及大选舞弊的行为进行有无外国势力干扰的调查。检察长和国土安全部长在收到情报总监的评估和信息后的45天内,会与相关机构负责人、州和州政府协商,最后向总统,国务卿,财政部长和国防部长提交另一份评估报告。

这个时候查的就是,选举基础设施有没有外国干扰,影响程度有多大,涉及投票和计票,还有投票的计算机系统。也要调查针对政治组织、竞选或候选人相关活动方面有没有外国势力插手,包括通过未经授权的方式获取、披露信息,或者威胁披露或篡改信息或数据。

基本上是到了明年的2月份,外国干预美国大选的调查必须有个结果。

既然情报总监透露了太空军的情报部门的加入,那么在今后的调查过程中,他是不是会给我们爆出来自太空的猛料,也是不得而知……。

李江琳学者是这样评论的:“各位把最近发生的一些看似莫名其妙的报导,比方说左媒突然报导拜登家族的贪腐,CIA发言人辟谣女局长的神隐,亚利桑那州听证会的专家发言,拜登说要是跟那女人意见不合他就不干了,诸如此类都放进这个框架里看看。我突然有个以前就隐约存在的怀疑:人家老拜登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

而阿波罗网刚刚报道了国家情报总监的最新动态,周六,他刚刚陪同川普总统等人,一起参加了在西点军校举行的陆军-海军橄榄球赛。

相关新闻《欢声雷动!无数美军士兵力挺川普 高喊USA 川普随行者有一特殊人物

而就在周日,弗林将军和鲍威尔律师,不约而同发声,鲍威尔表示,11月3日美国大选因涉及外国干预争议,“已足以触发”川普(特朗普)总统在2018年发布的外国干预选举制裁行政令。

鲍威尔指出,根据2018年9月的行政命令,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总监)约翰‧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只剩下几天的时间可以向总统提交报告了。 

她表示,如果拉特克里夫下达执行命令,“这将会让这个国家每一个愿意看清真相和事实的公民都大吃一惊。”

弗林将军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表示,”本周五国家情报总监(DNI)还需要提交外国干涉美国大选的报告,如果他履行职责,我认为他很有能力做到这一点,情报部门会提供清晰的外国渗透的评估。如果我是国家情报总监,我会建议美国总统触发2018年颁布的13848行政令,还会建议任命一名特别顾问来研究所有这一切。“

那么周五,国家情报总监会这样做吗?无数的人都在问着这一个问题。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阿波罗网记者李文波编译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14/1533930.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