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震撼大戏 关键时刻 川普宣布...共和党党鞭:拜登尚未当选

林伍德:若法庭拒受理大选舞弊,川普应该宣布戒严令 | 川普应效仿林肯,上演美国震撼大戏

2020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舞弊昭然若揭,资本、媒体和深层政府助纣为虐证据确凿,现行司法体系无法维护公平正义,呼吁川普总统效法林肯的呼声日渐高涨。现在美国面临的险境和南北战争时有什么区别?动用军队全国戒严能占领道义的制高点吗?

川普总统和众院共和党党鞭接受采访时都表示,法律挑战仍在进行。

林伍德大律师表示,若法庭拒受理他提出的乔州大选舞弊诉讼,川普总统应该宣布戒严令。

选举人团投票前夕,川普宣布法律战并未结束

选举人团投票前夕,川普宣布法律战并未结束。川普在周日上午播出的福克斯新闻节目中说,即使最高法院驳回了德克萨斯州针对几个摇摆州的选举提出的案件,他仍有其它法律挑战在进行。

图:川普12月12日参加西点军校陆军-海军足球比赛。

川普说,广泛的选举舞弊剥夺他的第二任期。“我们已经证明了选举舞弊,但是没有一个法官有勇气,包括最高法院。我对他们太失望了。”川普说,“没有法官,包括美国最高法院,有勇气审理此案”。

但川普表示,他将继续挑战选举结果。“不,这还没有结束。我们将继续前进。我们在地方有许多案件”。

林伍德:若法庭拒受理大选舞弊,川普应该宣布戒严令

在美国最高法院11日周五拒绝受理德州提诉四大摇摆州案后,川普法律团队的著名律师、林伍德律师次日周六12日接受新闻极限(News MaxTV)采访时表示,他希望他在最高法院对于乔治亚州州务卿拉芬斯伯格(Brad Raffensperger)的诉状,能够得到法庭的听审,但是如果法庭继续拒绝听审大选舞弊相关的案件,他认为川普总统可能会需要宣布戒严。

他说,“我的案子的前提非常简单,我认为11月3日的(乔治亚州的)大选是非法的和违宪的,因为在那次大选中的缺席选票的投票程序是州务卿拉芬斯伯格根据其于2020年3月份与民主党人在幕后交易中制定的,他们因此改变了缺席选票的投票程序;然而(根据乔治亚州的宪法),不经过州立法机构的允许,州政府是无权改变联邦大选的选举程序的。因此那次选举是非法的,随后的重读选票是非法的,而他们计划于1月5日举行的二次大选也是非法的。”

他继而表示,“我认为这个案子是站得住脚的,我希望高院能够受理此案。”

林伍德律师介绍说,他是作为乔治亚州的选民提诉此案的。

林伍德律师还介绍道,最高法院驳回德州总检察官帕克斯顿(Ke Paxton)针对四大摇摆州的诉状,并非是由于该案站不住脚,而是由于最高法院认为该诉状的法律依据不足。

林伍德律师还说,“如果美国最高法院不采取行动,一些关心美国法治状况的人必须采取行动,那就是川普总统。如果最高法院不采取行动,我想总统应该宣布戒严,并应该推迟选举人团的表决。因为我们不能给允许这个国家,推选国家领袖的大选中出现大规模的欺诈和非法行为,这个国家必须拥有一个值得人信任的选举,而且选举人团应该在我们解决这些问题后,再投票推选下一届总统。”

众院GOP党鞭:法律战仍在进行,拜登尚未当选

众议院共和党党鞭史蒂夫·斯卡利塞(Steve Scalise)周日(12月13日)表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仍不是当选总统,因为在关键战场州的大选欺诈法律挑战仍在进行,最终会有一个结论。

斯卡利塞还表示,尽管选举人团12月14日将进行投票,但他仍继续支持川普团队挑战大选结果。

图为美国联邦众议院共和党党鞭史蒂夫·斯卡利塞

在周日的采访中,福克斯节目福克斯周日新闻(Fox News Sunday)的左派主持人克里斯·华莱士(Chris Wallace)多次督促斯卡利塞承认拜登为当选总统,但斯卡利塞表示,川普总统通过在法律程序挑战大选结果,而没有做任何不合法的事情。他说,大选要允许有法律挑战。布什诉戈尔期间,最高法院最终解决此案。

斯卡利塞说,“最终将会有一个结论,但现在我认为,如果你只是不考虑这样一个事实,即数百万人想知道为什么在一些州–佛罗里达州、德克萨斯州等大州–他们在(大选夜)当晚10点之前就有了结果,然后在其他州则需要几天和几周,在这几天和几周里,你看到了大规模的选票波动,这就会种下很多不信任的种子。这必须得到解决。

斯卡利塞还说,“让法律程序发挥作用。如果你想恢复数百万人的信任,而这些人仍然对所发生的事情感到非常沮丧和愤怒,你就必须让这个整个(法律)系统发挥作用。1月20日将有一位总统宣誓就职。但让我们让这个法律程序自己发挥作用。”

川普应效仿林肯,上演美国震撼大戏

日前,华裔评论人士刘忠良发表文章,指出现在历史给了川普(特朗普)像林肯时代一样的伟大历史机遇。接下来,人们将会看到美国的真正震撼大戏上演!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周五(12月11日)拒绝受理德克萨斯州,针对四个关键州2020年大选结果的诉讼。此外,川普团队及支持者发起的几十次诉讼,仅赢一场,除了少数正在进行的诉讼,其他绝大多数均被驳回。

大选的大规模舞弊,媒体集体不公正,司法又不给正义,美国人民的怒火越来越高。现在,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呼吁川普采取特别行动,包括戒严、抓捕舞弊者、重新选举、成为战时总统等。美国民兵组织也在准备,“我们人民大会”再次呼吁戒严和重新选举。

12月1日,美国右派组织“我们人民大会”在《华盛顿时报》上刊登宣言声称,这次大选舞弊是“一个明显、公然和巨大的叛乱案件”,需要行使特别的权力来维护美国。该宣言强烈呼吁,川普应当像林肯在南北战争时期一样实施戒严,让军队监督全国重新投票。该宣言还列举了林肯的做法,为他们呼吁川普进行反叛乱作证明。

●林肯下令关闭数百家反对他的北方报纸,并逮捕其所有者和编辑。

●林肯下令逮捕俄亥俄州国会议员克莱门特.瓦兰迪加姆,罪名是公开反对他。

●美国首席大法官罗杰・塔尼裁定,林肯非法中止人身保护令,违反了美国宪法。林肯听了这番话,签署了逮捕令,逮捕了美国首席大法官。

●林肯下令在马里兰州逮捕数千人,罪名是“涉嫌同情南方”,包括下令逮捕来自马里兰州的国会议员亨利・梅。这些人未经审判就被逮捕并关押在军事监狱,其中一些人被关押了数年。

该宣言认为:“尽管至今仍有人在为这些措施争论,但没有人不同意林肯是职责所在,他使用总统权力是为拯救共和国。纵观历史,即使前总统奥巴马都认为林肯可能是我们最伟大的总统,但在当时他采取这些行动时,很少有人会同意。当时和现在一样,需要一位有勇气有决心的总统来维护联邦。当前,美国所面临的国际和国内(极左)威胁,比林肯当年以及整个历史上所面临的威胁还要严重得多,其中包括内战。”

刘忠良指出,现行美国宪政法律体系无法解决选举舞弊。

因为司法判案是按照“无罪推定”的原则,对证据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因此,这次民主党的大规模选举舞弊,绝大部分舞弊是无法通过司法方式解决的!就像有1万人参与作弊,至多只能依法定罪几百人。就像有一千万张虚假选票,至多只能依法确定一百万张违法。这样的法律结果,有什么公正和正义可言呢?

还有,被销毁或被遗弃的支持川普和共和党的选票就根本无法再统计,怎么可能通过司法方式要回正义呢?即便是抓捕了一些参与舞弊的民主党底层小虾米,但操纵舞弊的民主党高层却是选举舞弊的受益者。如此结果,美国司法能给川普正义吗?根本不能!

根据2018年9月12日颁布的行政令,针对这次大选舞弊和国外势力干涉美国大选,川普可以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然后再援引《反叛乱法》,用军队大规模逮捕叛国者。

接下来是美国至暗时刻,也是美国黎明前的黑暗。不是川普要选择如此,而是历史逼迫川普如此。就像1861年,不是林肯先宣布开战,而是对手先宣布开战。这次民主党和资本、媒体、深层政府的卑劣手段,就是率先宣布“开战”!而川普,如林肯一样是选择“迎战”!

刘忠良认为,美国已经把总统权力关进笼子里,但没有把资本、媒体、深层政府的权力关进笼子里,导致他们通过选举舞弊进行“政变”。接下来,历史已经给川普机遇,把资本、媒体、深层政府的权力也关进笼子里!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14/1534019.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