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李怡:选择错了也不后悔

作者:

除非有惊人巨变,否则美国大选应该尘埃落定了。一些反川普的论者,洋洋得意地讽骂这几个月来支持川普的香港人,一是说支持他是认为他必胜;二是说香港人不是美国人,没有投票权,也不是居住在美国,对美国现实政治经济社会一无所知;三是认为香港人被中共压迫得太厉害,所以看到一个反共的强人出来,就当他是救世主。

人与人的感受是很难相通的。每一个人都有足够勇气去忍受发生在别人身上的痛苦。没有经历过自己所爱的地方的急速沦落,没有日夜为争取自由而奋斗,或为抗争者揪心、流泪的人,不会明白香港许多人支持川普,不是因为他会赢,因为他可以“救港”,而是基于一种对正义的追求。

三个月前,9月7日,我写的第一篇谈美国大选的文章题目是〈真心希望我看错〉,结论是:“基于民主党操控了华尔街主流媒体,这次大选我不看好川普。但我真是从脑到心,都希望自己看错。”接下来我的多篇文章,都重复这看法。我不是因为他会赢才支持他,相反我一直认为他会输。三个多月来不断涌现的事实,显示美国从政府、商界、媒体到社交媒体,未必约定却共同呈现的现象,就是不顾事实、不顾专业道德的一致反川普,不管用甚么手段,都要把他拉下来。我所了解到许多年轻人之所以支持川普,也不是认为他必胜,而是因为他有实际行动,而不是口头上说了20多年的“要求中国遵守国际规则”。

我们不是美国人,不是居于美国,也没有投票权。但如果认为只有生活在美国才可以评论美国的事情的话,那么不是正与中国外长王毅质问加拿大记者“你去过中国吗”同一思路吗?几十年来,对中国的深入报道、研究、分析,都是在中国以外的人作出的。19世纪论述美国的权威经典是法国政治学者托克维尔写出来的。苏东坡的诗“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意思是要知道庐山真面目,还是与庐山保持距离好些。在美国,每天受左胶媒体洗脑,倘若还有些利益牵扯,许多人都未必能保持客观、公正,更不要说对历史的深远视野,尤其是对极权政治的邪恶有深切了解了。

香港人不是傻瓜,我们不会不知道所有国家的对外施政都有本国的利益考虑,我们不敢期望哪个国家、哪个领袖会做香港人的救世主。川普对香港的制裁政策,不仅伤害中国也伤害美国,制裁高官实际上也祸及香港经济,受拖累的也包括香港市民。而川普的制裁中港高官措施也会激发中港共对香港抗争者的压制更严酷。相反,拜登的“亲中”或许还可以换来中港共治港手段的某程度的缓和。受压迫者如果只是利益取向,他不会反抗压迫,而只会屈服于强权,乞求安稳生活。

这几个月,我写了许多关于美国的事。写了五月花精神,美国秩序的根基,写了这是一场自由与平等之战,美国立国精神的传承和面临卑鄙邪恶的金钱美色的全面攻击。美国的制度虽好,但在一些拉美国家复制就产生贪腐衰败的政治。因为制度是要靠有德行的人去实现的。孔子说,“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周朝的礼乐,是一种仪式体现的制度文明,这种文明是要靠人的德行去实现的。如果德行没有了,制度的存在也徒具形式,没有意义了。

香港人是看透了没有制衡的权力如何欺骗、毒害着文明社会,如何瞬间变脸,如何得寸进尺,如何欺善怕恶。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我们期望正义力量的出现。即使选择错了也不会后悔。因为“义”所追求的不是成败得失,而是是非对错。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19/1535697.html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