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古立:马云献宝未能甩难

作者:

蚂蚁金服原定在11月5日在香港及上海同步上市、集资340亿美元,计划在最后一刻遭腰斩。个中细节陆续曝光。《华尔街日报》披露,监管当局在11月2日「约谈」马云及蚂蚁高层,其间马云跪地求饶,表示只要国家有需要,蚂蚁的平台都可以拿走。国家可不领情,依然拒绝让蚂蚁上市。向国家献宝之举似曾相识,所预示的后果却令人深以为忧。

早成国家囊中之物

忆昔中共掌权之初,没收过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之财产后,「社会主义改造」经济升级,开始所谓「公私合营」、磨刀霍霍向着私人企业。识时务的资本家,纷纷向国家贡献资产。当中最为瞩目的是荣毅仁家族,在1956年献出56家面粉、纺织企业。献宝之举可没有为资本家买来护身符。荣毅仁固然在文革祸及自身,遭断指、盲眼,儿子荣智健则下放寒苦之地的东北,犹幸最终能托庇于港英,享过一段风光日子。

论国力,开国之初的中共固然不能和今天相提并论,较诸粗暴的「社会主义改造」,掠夺资产的花款则层出不穷;但一如既往,即使献宝亦不见的能甩难。《华尔街日报》指自10月24日金融峰会后,马云已再没有公开露面。众所周知,「约谈」在中国从来另有所指;马云的麻烦恐怕未了,其境况令人不安。

事实上此亦非马云首次要给国家献宝。2011年「支付宝」尚是阿里巴巴的旗下资产,未发展为蚂蚁金服;马云不惜冒着窃取股东利益之指控,因「维护国家金融信息安全」之名,强行将之剥离阿里巴巴,据为己有。当时他扬言:「只要国家需要,随时准备把支付宝献给国家。」那一回马云作势献宝夺得了第三方支付牌照,让「支付宝」坐大为蚂蚁金服。这一回故技重施,却未能帮蚂蚁过关,何也?

《华尔街日报》引述美国智囊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指出:「中国政府实际上已经国有化蚂蚁的部分金融基础设施,譬如银行间赖以支付交收的网联清算有限公司即是其一。」这家清算公司现由央行管控,即是国家的囊中之物,马云根本没有不献宝的余地。类似的做法不难陆续有来。

社会主义改造再临

或曰中央在2018年接管安邦保险集团,前此则强迫首富王健林的大连万达集团、陈峰的海航集团出售数以百亿美元计的资产,国有化蚂蚁的金融基础设施有何稀奇?无论是安邦或海航,皆透过在国内借贷在海外作纽约华尔道夫酒店、德意志银行般的大型收购,以致负债累累。强迫出售资产有助管控国内的信贷风险。然而蚂蚁通过了所有上市审查关卡,其财政状况理应稳妥。腰斩上市,显然是另有所图。

一个说法是马云在10月24日在金融峰会出言不逊,指中国金融体制的最大风险是没有体制,触怒了今上,因而闯祸。不过,中共以「强化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为来年的八大经济工作重点之一,与扩大内需、解决城市住房等重头戏并列。偏偏蚂蚁非但规模庞大,且牵涉金融,有「资本无序扩张」之虞,也就在劫难逃了。

反垄断的对象当然不止于蚂蚁而已,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网企皆为矛头指向。毋庸讳言,官家若非筑起保护围墙,不容谷歌、面书则外资染指中国市场,即使百度、微信依旧快速发展,又何来本事垄断市场。及至网企受保护而坐大,不是祭出所谓反垄断法侍候,便是攫取其资产制止其集资扩张。蔑视产权如斯,与掌权之初的社会主义改造经济何异?

斗完一个首富王健林再斗另一个首富马云。让一些人先富起来的邓小平泉下有知,能闭目否?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24/1537515.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