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周晓辉:习近平普京通话不寻常 北京高层分裂加剧

作者:
习近平还希望中俄关系“不受国际风云变幻影响,不受任何其他因素干扰”,两国通过加强战略合作,“能够有效抵御打压分化两国的任何图谋”,并“为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更大贡献”。习背后的潜台词是担心俄罗斯靠拢美国,习所承受的来自美国的压力可见一斑。

中共红朝摇摇欲坠,党内四分五裂,人人都想在红船沉没前自保

据中共官媒报导,12月28日晚,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了电话。在电话中,两人“互致新年问候,并祝中俄两国人民新年愉快”。如果与2016年至2019年这四年的中俄首脑新年问候的新闻对比,今年的问候颇不寻常。不寻常在于以下几点:

一、问候方式不同。前四年习近平与普京都是互致新年贺电,然而,今年却是通电话,而且从报导看,习近平并非是应约而打,这意味着电话是北京一方主动邀约俄方。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或者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在此时通电话?目的何在?

二、问候时间不同。前四年双方都是在新年前夕,即12月31日互致新年贺电,但今年却一反常态,居然提前了三天问候。如此的迫不及待,又是为了什么?

三、中俄首脑问候了,但双方总理问候的新闻却不见。前四年,紧随中俄首脑互致新年贺电报导的是中俄总理的互致新年贺电,但是,今年习近平和普京通电话后,中共总理李克强同俄罗斯总理米舒斯京的贺电却不见诸于媒体,这是否意味着两国总理的贺电还是照常时间发送,不正常的惟有两国首脑的问候?

四、问候内容有所不同。

2019年12月底,习近平在贺电中信心满满的回顾了中俄友好,称“中俄关系迈入新时代”,双方“签署并发表两国关于加强当代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彰显中俄共同维护全球战略稳定的坚定决心”,同时展望2020年,表示愿通普京“保持密切交往”,“为中俄各自发展振兴助力增势”。与之相对的是,普京的调门要低的多,即承认双方在各领域互利合作,希望“俄中全方位合作及两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建设性协作将不断迈上新台阶”。

而此前三年的贺电,尽管表述不同,但大致内容、主旨与2019年的类似,即对过去的合作满意,对未来期待。

不过,在世界动荡的今年,习近平与普京的通话内容就明显有些不同了。首先,习表达了对中共所处国际环境的担忧,称2020是“极不平凡的一年”,“疫情大流行对人类生命安全形成空前挑战,对世界经济造成严重冲击”,潜台词是中共也受到了巨大冲击,因此可以说正处于“危难时刻”。

其次,习表达了在此危难时刻与俄罗斯关系的重要性,回顾了一年中双方的合作和支持。随后,习强调未来要在《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基础上,“在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上推进双方合作”,中共要做的是“构建新发展格局”,“为中俄合作提供更广阔发展机遇”,“双方要加强发展战略对接,壮大合作新业态、新动能”。

习近平还希望中俄关系“不受国际风云变幻影响,不受任何其他因素干扰”,两国通过加强战略合作,“能够有效抵御打压分化两国的任何图谋”,并“为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更大贡献”。习背后的潜台词是担心俄罗斯靠拢美国,习所承受的来自美国的压力可见一斑。

对于习近平的示好和建议,普京则回以太极手法,举重若轻,既承认今年俄中关系稳步发展,又同意在新的一年“继续发挥战略引领作用,确保俄中关系在新的一年里得到新的发展”,并表示“愿同中方继续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的问题上相互坚定支持,密切在国际事务中的战略协调与合作,为维护全球战略稳定作出贡献”。

不过,普京的回应应该与习的期望有差距,毕竟普京对于习提的“危难时刻”、“新型国际关系”、“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及暗示的远离美国之意,不置一词。事实上,脱胎于苏联的俄罗斯对于中共的邪恶是最为了解了,也最清楚该如何与虎谋皮,而从近两年来美俄间,尤其是川普和普京的互动看,普京更愿意相信谁是不言而喻的。但是,如果可以从中共身上谋取最大利益,普京并不介意与其维持表面的“好伙伴”关系,而在涉及根本利益方面,俄罗斯是绝不会为中共陪葬的。

中俄首脑通话传递出如此的不寻常,背后的原因和目的何在?或许,习近平提前与普京致新年问候的原因,与海外曝出的习近平进行脑动脉血管瘤介入治疗有关。通话可以证明习安好,证明海外曝出的是“谣言”。

是不是“谣言”,笔者不得而知,但能够曝出显然并不简单。据报,这与习近期精神压力过大有关,而这巨大的压力正是来自美国,川普的一系列有针对性的制裁已经让中共陷入恐慌中,这也就难怪习近平在刚刚召开的中共中央民主生活会上提到“在这泰山压顶的危难时刻”。

说不简单,是因为中共高层的健康问题是其最高机密。如今这机密曝光,除了透露出习危机四伏外,更透露出中共高层分裂加剧。因为知晓习的健康问题之人,一定是习周边之人和中共党内高层。这其中有人故意将消息透出,除了警告之意外,更可能是中共反习力量在为未来的行动做试探。

习近平两届任期内,虽然通过反腐拿下了不少江派大员,并不断要求和敲打高官们增强四个意识,做到两个维护,但迄今为止,习依旧没有获得中共党内江派、左派、改革派、中间派的真心支持,暗流仍不断涌动。尤其是美国的连续制裁,包括限制中共高官、党员和家属签证,触动了在海外藏有资产、家人移民海外的中共大员们的切身利益,他们内心自然是相当不满的,都想在红船沉没前自保,自保方式之一就是将中共高层的秘密传递到海外。试想,如果一驾六匹马的马车的马都朝着不同的方向使劲,结果只能是马车四分五裂,而这正是中共高层分裂的真实写照。

对于党内的分裂,习并非无感。不久前的民主生活会,习近平要求政治局成员“批评和自我批评”,维护“习核心”,学懂习思想,就是其意图控制党内纷争,维持其自身权力的又一体现。只是泰山压顶下,面临着党内的分裂和民间的“三退”大潮,中共除了毁灭,还有办法移走泰山吗?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30/1539795.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