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谢田:川普能帮马云躲过中共这一劫吗?

作者:
在这场对民企的屠杀中,打倒的不仅仅是马云,从天堂跌入地狱需要多久?现在的马云最有体会。中共的政治打压,并非针对马云个人。他未必逃得过这一劫;即使马逃过此劫,中国民营资本家群体也逃不过这一劫

图为马云2017年1月9日在川普大厦与川普会面后面对记者。

2020年最后两天的时候,接受《政经最前线》的一个访谈,与主持人张宏林先生探讨的话题是“中国议题:中国为何向马云开战?”张宏林先生指出,在中国,马云是成功的代名词,这位英语老师出身的互联网企业家是中国最富有的人,他创立了阿里巴巴,一个与亚马逊旗鼓相当的竞争对手。川普2016年当选总统后,马云是他见的第一个中国名人,而对于中国雄心勃勃的年轻人来说,“马爸爸”的故事是他们效仿的对象。但几乎是一夜之间,中国的公众情绪突然变了,“马爸爸”成了中国的过街老鼠!

张宏林先生观察深刻、履历深厚,他是台湾公民监督国会联盟的执行长,还是许多非政府组织的负责人,他发现中国一位作家列出了马云的“十宗罪”之后,越来越多的大陆人在关于马云的报导下面的留言中,居然引用了马克思的话:“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的确是令人毛骨悚然。因为中共的打压,中国科技业股票连续呈现卖压,四个巨头失去的市值就接近2000亿美元。美国总统川普签署9000亿美元的疫情纾困法案,带动美股大涨,但对于阿里巴巴美股的助益却不大,所以张宏林先生的问题是,川普能救马云吗?

怎么说呢,川普第一任期的政策,是美国第一,让美国再度强大。如果川普继续第二任期,也会继续这一策略。但川普的策略里面,恐怕没有帮助中国的公司的愿望。中国公司,尤其是跟中共高层中共军方、或者涉嫌窃取美国技术的公司,不但不会因为美国的经济发展收益,还会受到打击。记得川普2016年大选当选后不久、就任之前,在2017年1月,曾经与世界许多商业钜子会面,共商提振美国经济、促进美国就业、和让制造业回流美国的方法。马云当时是唯一一位会见川普的大陆人士,比中共的外交官还抢先了一步。记得当时马云曾经夸下海口,说他的公司会帮助美国创造一百万个就业机会,让人们大吃一惊。

但是呢,马云先生的这一承诺,很快就被他自己收回去了,在美中贸易战开打之后,他公开表示收回这一承诺。从商者,信誉第一,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知道川普还记不记得马云的这个承诺,反正美中贸易战开打之后,制造业回流美国,已经在美国产生了数百万的就业机会。一旦瘟疫带来的衰退过去,美国经济会产生更多的就业。从笔者的角度看,三年前就看不出中国一个拷贝了亚马逊的电商,是怎么样能够帮助美国制造那么多的就业机会的。但不管怎么说,马云需要帮助是真,他和其他的中国私营企业家们,面对着嗜血和贪婪的中共政权的一大劫难,这一大劫,比1950年代中共发起的“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中共军方鹰派代表人物戴旭,据说在指控马云危及国家安全,这可是一个非常令人震惊的危险讯号,意味着中共可以用这样的罪名,直接剥夺马的全部资产。人们知道,马云旗下的蚂蚁集团,正在考虑将其最赚钱的金融业务纳入一家控股公司,以应付中共官方的苛求。但蚂蚁集团如果被迫舍弃其金融业务,会立即损失一半的营收,不光是马云和阿里巴巴受损,全球的许多投资人都会大大的出血。

张宏林先生还注意到,中共在推出这些针对互联网公司大佬的掠夺政策之际,还在民间和媒体上刻意宣传、煽动,利用中国人的仇富情结。这种利用人们狭隘的、自私的仇富心理、仇富情结的做法,并不是中共第一次使用了。中共在其共产主义革命、剥夺中国地主和农民的财产的时候,也用了同样的伎俩。而现在利用所谓的金融监管、反垄断法,来压制和侵蚀民间资本,与民争利,中饱中共既得利益集团的私囊,也是50年代中共推行的“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掠夺城市工商业者的财产的重演。其背后的原因,就是中共已经破产了、没钱了,中共上下资金枯竭、外汇枯竭、经济陷入严重衰退、复苏无力,所以才杀鸡取蛋、对民企开打。

中共12月的政治局会议,首度将“反垄断”定为2021年起的工作重点,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更宣布,2021年将修订“反垄断法”。对个体的经济、公司企业来说,争取利益、利润的最大化,市场份额的最大化,乃至最后大到一家独大,具有垄断性的地位,其实是事业成功的象征。但一个寡头的垄断,即便是通过合法途径达成的,都会影响消费者的权益,所以美国社会130年前就出现了反垄断法,来遏制垄断行为保护消费者。但中共政权则恰恰是没有资格谈论、实施反垄断法的!

中国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中共在政治权力上的垄断,中共的专制独裁,是中国人民所有苦难的根源。中共的国企,作为中共既得利益集团的小金库、私家银行,它们首先是在获取垄断的高额利润,它有什么资格谈论“反垄断”?中国在互联网领域取消垄断,其实非常简单,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放开互联网市场,让谷歌、亚马逊、电子湾进入中国就行!当然,中国的这些民企,它们也依赖与中共,它们在中共的保护伞之下,没有西方企业的竞争,从西方学到、模仿到技术,所以才得以壮大。它们的短板,它们草创之初中共资本的注入,都是中共抓在手里的小辫子,所以他们面对中共的紧逼,又担负着自己的原罪,就很难施展手脚。

旅美作家“一剑飘尘”认为,在这场对民企的屠杀中,打倒的不仅仅是马云,从天堂跌入地狱需要多久?现在的马云最有体会。中共的政治打压,并非针对马云个人。他未必逃得过这一劫;即使马逃过此劫,中国民营资本家群体也逃不过这一劫。的确是这样,这场中共在囊中羞涩、黔驴技穷之际发起的新“共产”运动,必将把全部私人资本洗劫一空而后快。

川普究竟能不能救马云呢?张宏林先生提出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川普和马云现在还有多大的交集还很难预料。但人们说,自助者天助之,就看他和中共的关系的本质、对中共的态度是什么了。是虚与委蛇,还是与狼共舞?是借船出海,还是同舟共济?说是针对马云,其实这其实是对所有的中国民营企业家的一个问题,他们全都面临这样的选择!

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讲席教授)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02/1540983.html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