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情报总监报告姗姗来迟 曝内幕:隐瞒中共对大选影响以避免支持川普【阿波罗网编译】

作者:
一位位高级情报官员对《华盛顿观察》说:“分析监察员认为拉特克里夫不是政治人物,拉特克里夫很诚实的说,中共影响美国大选的情报由于政治原因而受到压制。”拉特克里夫在信中表示,“我阅遍美国政府拥有的中共所有的最敏感情报,我不认为情报共同体分析师表达的多数观点,能完全准确的反映出中国政府对2020年美国联邦大选的影响。“

阿波罗网记者李文波编译,美国媒体华盛顿观察》1月7日报道,美国情报机构督察认为,情报机构在评估外国对2020年美国大选中的影响力中,存在政治化情报评估问题,分析师不赞成川普政府的政策,隐瞒了有关中中共干预大选的信息。

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ODNI)的分析监察员、资深情报官员祖拉夫(Barry Zulauf),在周四(1月7日)向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发布了长达14页的报告,《华盛顿观察》也拿到了这份报告。

周四,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也向国会提交了对2020年大选中外国影响的评估。这份原本预计在12月提交的报告,因为高级情报官员就中共在大选中的角色意见不一致而推迟,当然也有国家情报总拉特克里夫要在最终分析中纳入更多观点的因素。一位熟悉2020年评估程序制定过程的消息人士告诉《华盛顿观察》,推迟向国会提交评估的另一个考量是,在周三之后提交报告能免于,报告在国会认证选举团票的辩论中被利用。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在提交报告的同时,还签署了一份三页的保密信,《华盛顿观察》也拿到了这封信。

情报督察认为情报分析应独立于政治

情报督察祖拉夫透露,针对中共进行分析的人员似乎不愿意将中共的行动评估为不当影响或干预,分析师也不愿提出对中共的分析,因为他们不同意川普政府的政策。实际上,我不希望我们的情报分析支持或反对某些政策,这种行为违反了情报分析标准,情报分析应该独立于政治

针对这种情况,拉特克里夫在信中接纳了祖拉夫的建议,包括“加强情报总监办公室和各情报机构的直接沟通,加强各机构间上下层的直接沟通;强调分析的完整性;并重申分析必须力求客观,避免政策和执行上的政治化。”

8月份的情报评估表明,俄罗斯和乌克兰都反对拜登,唯有中共希望川普下台。

拉特克里夫在信中表示,“我阅遍美国政府拥有的中共所有的最敏感情报,我不认为情报共同体分析师表达的多数观点,能完全准确的反映出中共政府对2020年美国联邦大选的影响。“

拉特克里夫在信中解释说:“俄罗斯和中共采取同类的行动,虽然都会得到评估,但是会以不同的方式传达给决策者,就可能导致人们误以为俄罗斯试图影响选举,但中共没有这样做的印象。”

8月份的一份情报评估也警告说,俄罗斯“正在采取一系列措施摧毁拜登”,并指出乌克兰国会议员安德里·德卡赫(Andrii Derkach)正在努力破坏拜登。而伊朗则试图在2020年之前“破坏”川普并分裂国家。报告称“我们评估,中共更喜欢川普总统……不会连任”,并且中共2020年11月之前“一直在扩大影响力”,报告“认识到所有这些努力”可能会影响选举。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介绍,德卡赫就是揭发拜登家族和乌克兰腐败力量勾结的当地议员。阿波罗网曾视频报道,美民主党高层威胁未遂 乌克兰议员突曝拜登猛料 【阿波罗网编译报道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TLykuhRmVU&feature=emb_title 文章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30/1539724.html】

拉特克里夫不同意对中共的既定分析路线,坚持加入少数派的观点

监察员说,拉特克里夫“不同意关于对中共的既定分析路线”,并引用拉特克里夫的话就是,坚持认为“中共的行动旨在影响选举。”

分析监察总结说,“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必须确保,不同的观点,即便是少数观点,也要得到表达。”监察员说:“最终,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坚持把关于中共的材料放入,也意识到情报分析人员的反对意见。”

监察员透露,两名国家情报人员在10月写了一份“国家情报替代分析备忘录”,“表达了对潜在的中共对选举活动影响的替代观点”,而且强调“这些替代观点面临着相当大的,有组织的反对压力。”监察员补充说,“在我和拉特克里夫的讨论中,国家情报总监拉特克里夫同意替代分析备忘录中所表达的对中共干预大选的关注。”

拉特克里夫认为报告中对中共影响的评估达不到标准

一位位高级情报官员对《华盛顿观察》说:“分析监察员认为拉特克里夫不是政治人物,拉特克里夫很诚实的说,中共影响美国大选的情报由于政治原因而受到压制。”

拉特克里夫表示,“这次对中共影响选举的情报评估多数观点达不到标准”,而且“对中共选举干预工作的其他观点,没有得到应该程度的接受。”还在保密阶段的情报评估“给人一种错误的印象”,那就是,网络方面的国家情报官员“是对中共持少数派观点的唯一分析师“。

拉特克里夫继续说,“1962年的一份国家情报评估指出,苏联不太可能在古巴投放导弹。当时的中央情报局局长约翰·麦康恩(John McCone)强烈不同意分析师的意见,下令U-2飞机进行侦察,发现事实上已经部署了导弹。基于所有可用的情报资源,适用一贯的定义,独立于政治考虑或不当压力,本着同样的精神,我要表达自己的声音,支持少数派的观点,中共影响了2020年美国联邦大选。”

这位川普的情报总监,在12月接受《华盛顿观察》采访时,透露了情报界内部的辩论,“有些情报分析师是从冷战时代的观点,习惯于分析俄罗斯,或者在过去的20年中,在反恐方面有经验。现在不是说他们没经验,而是说我们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中共。我们需要将更多的重点放在中共。”

https://www.washingtonexaminer.com/news/intelligence-analysts-downplayed-election-interference-trump-inspector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阿波罗网记者李文波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08/1543408.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