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华玉:谁是戈培尔?

作者:

戈培尔别墅位。(Getty Images)

据媒体报导,拜登在攻击议员霍利和克鲁兹时提到了纳粹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霍利议员对此予以回应,要求拜登收回这些“变态的言论”。

戈培尔是纳粹的宣传部长,控制着当时德国所有的媒体和出版。克鲁兹控制哪个媒体?连Fox News都在转身,他又能控制哪个媒体?现在的社交平台其实是出版商,连川普都能封杀,是克鲁兹能控制得了的吗?现在的所谓主流媒体和社交平台,到底是和哪一个政党同流?说到选举舞弊,即使不提那些具体案例,就是这些主流媒体和社交平台对川普的妖魔化和封杀,和对拜登家族的保护,就已经是在影响选举了。他们的做法是否可以和戈培尔做个比较?记得此前克鲁兹曾经在国会质问推特的那位留着胡子、睡眼朦胧的CEO,说到底是谁(the hell)选举了你,让你审查言论?这些平台封杀一位民选的总统,其实是在侵蚀支持他的选民的权益。

2020年12月初,“真相工程”Project Veritas曝光CNN晨会内容。在12月1日晚放出来的第二份录音中,CNN总裁Jeff Zucker对他的编辑团队指示:对川普的任何事不能当“正常人”来报导,要报导川普的“不稳定行为”、“他的绝望”、“他病了”、“他输了”,而且“他的行为随着时间越来越疯狂”。请问这种行为是否可以和戈培尔做个比较?当然我不愿意对任何人扣帽子,但是有些人上纲上线成了习惯。CNN的一个主播就曾因为把川普比作希特勒以色列要求道歉。

说到纳粹,全名是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马克思和纳粹都打着社会主义旗号,只不过希特勒觉得马克思版本的社会主义太傻缺,当然希特勒版本的社会主义也很邪恶。他们都是一党霸占媒体为其宣传,以灌输和恐吓推行集体主义,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共从马克思的社会主义转型为纳粹式的社会主义是如此的自然。当然中共的贪污腐败是纳粹望尘莫及的。而如今充斥西方的新马克思主义不过是把阶级换成种族而已。这也就是为什么安提法(反法西斯)的做法和法西斯是如此的类似,简直是可笑的镜像映射。这和川普等倡导的恰恰是背道而驰的。川普提倡小政府、低税收,反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这也是那些左派媒体痛恨他的原因。

作事情,手段比目的重要,不能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媒体应该全面的报道事实。如果媒体花三年时间炒作通俄门,不了了之后连个道歉都没有。在选举前又竭力抹黑一位候选人,保护另一候选人,请问这是不是等于充当宣传机器?历史上只有共产党和纳粹有宣传机器和宣传部长,请问那样的媒体该如何自处?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0/1543988.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